(原标题:“夫妻档”企业家 蒙冤被羁押56天  向水富市人民检察院申请 分别获国家赔偿17692.64元)

  2017年4月14日

  蒙冤羁押,这是他们灰暗的日子,一辈子也难以忘记。

  2017年6月9日

  不予起诉,这是他们重见天日的日子,一辈子值得纪念。

  2019年9月11日

  赔偿决定,这是证明他们清白的日子,成为一生的回忆。

  2020年7月16日

  获得赔偿,这是迟到的正义的日子,洗刷了他们的冤屈。

  67岁的刘幕昭和55岁的李平,是四川省宜宾市的企业家。自从投资在昭通水富开办水厂后,却因“股权纠纷”导致官司不断,股东之间反目成仇,没赚到钱不说,还引来了牢狱之灾。2017年,两人曾被列为上网追逃人员,被水富警方抓捕羁押。事发56天后,案件终于水落石出,二人走出看守所。2020年7月16日,水富市检察院就羁押刘幕昭、李平56天的行为,兑现了分别赔偿17692.64元的决定。从被抓捕羁押,再到获释,直至获得国家赔偿,3年多的时间里,刘幕昭和李平的命运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感谢检察院还了我们清白!”刘幕昭和李平异口同声的感叹,历时3年多,他们终于获得了国家赔偿金,算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之身。

  2014年到水富投资水厂成为命运转折点

  水富市公安局以刘幕昭、李平涉嫌职务侵占立案侦查

  在四川宜宾,刘幕昭和李平是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2012年,他们开始在宜宾经商办企业,创办了四川西南半壁文物有限公司。虽离异多年,但因女儿的缘故,两人仍是生意上的伙伴。

  到水富投资水厂,成为了他们两人命运的转折点。2014年上半年,刘幕昭经朋友介绍,投资上千万控股了水富市(原为水富县)天溪矿泉水公司(后更名为云南乌蒙山矿泉水有限公司)。刘幕昭出任董事长,李平任法定代表人。

  自从投资水厂后,“夫妻档”企业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入了这个烂泥潭。

  一切都来得非常突然。首先是股东之间的纠纷,其次是经营上的瓶颈,投资的水厂,成为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在经济利益的划分中,刘幕昭和李平与股东之间的内部纠纷由来已久,彼此之间均有诉讼,四处告状。反目成仇后,刘幕昭和李平将股东余某起诉到了水富县法院。

  因涉“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你告我我告你,股东之间打起了拉锯战。2016年10月19日,公司股东以刘幕昭、李平构成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为由,向水富市(原为水富县)公安局报案。

  2016年12月1日,水富市公安局以刘幕昭、李平涉嫌职务侵占立案侦查。刘幕昭和李平一边忙于经营,一边忙于应付各种纠纷和官司。尽管如此,在两人的苦心经营下,企业和产品均有了起色。

  经水富市(原为水富县)检察院查明:2014年3月至2016年8月期间,刘幕昭、李平在经营云南乌蒙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过程中,因股权多次转让、股权登记、资金使用等事宜与其他股东发生纠纷。

  2015年2月2日,刘幕昭以600万元价格将乌蒙山矿泉水公司30%的股权,转让给了深圳一家公司。这次转让,成为了水厂股东之间反目的导火索。

  转让股权签订后,深圳公司按约支付了首笔款项200万元。在这次股权转让中,由于深圳的这家公司的股东之间意见不和,闹得不可开交。因此,刘幕昭、李平拒绝办理工商注册信息变更,也拒绝向深圳的这家公司其他股东移交公章。为此,这家公司还将水厂告上法庭,要求将30%股权变更至公司某人的名下。

  由此,600万元转让股权成了祸端。一边是水厂股东之间的利益分配,闹得跟仇人似的;一边是深圳这家公司内部的矛盾,转嫁到了水厂股权转让的问题上来,弄得刘幕昭和李平身心疲惫。

  2017年曾被列为网逃人员 在家中被警方抓获

  之后分别羁押于水富县看守所和永善县看守所

  刘幕昭和李平说,他们至今一直想不通,他们两人怎么就成了警方上网追逃人员。就是因为这,才有了后来被羁押的56天的事情。

  虽然过去了3年多,刘幕昭和李平对被警方抓捕的情形,仍记忆犹新。2017年4月14日晚上11点多,正在宜宾市某小区家中准备休息的刘幕昭、李平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辖区派出所民警。

  李平回忆,民警当时告诉他们,说他们已被水富市(原为水富县)公安局列为网逃人员,派出所接到匿名电话报警后,才前来抓捕的。当晚,他们被带到辖区派出所等候水富警方前来处置。

  刘幕昭、李平怎么也想不通,怎么自己就成网逃人员了?经民警查询,2017年4月13日,二人确被水富警方上网列为追逃人员。

  刘幕昭和李平一夜之间成为网上追逃对象,最初涉嫌罪名是职务侵占罪。次日凌晨,水富警方将二人抓捕到水富市公安局突审。

  同年4月15日,刘幕昭、李平被水富警方刑事拘留,分别羁押于水富县看守所和永善县看守所。

  刘幕昭、李平与乌蒙山矿泉水公司股东之间的内部纠纷由来已久,彼此之间均有诉讼。但是,刘幕昭、李平二人没想到自己会成为“网逃人员”。

  水富警方给二人的罪名,是涉嫌职务侵占罪。但是接下来的侦查及移送审查起诉,可谓是一波三折。

  “我们是2017年4月13日被水富警方‘上网’的‘逃犯’,而4月14日整整一天,我们都在水富法院,期间没有任何警方人员前来调查。而且警方有我们电话,在上网‘追逃’前,也无人联系我们。”李平至今无法理解水富警方白天不在水富法院抓捕他们,而是到深夜后由“群众报警”抓人。

  被羁押56天后两人终于获释

  “相信法律一定会还自己公道!”

  2017年5月4日,水富市法院向水富市公安局“移送案件”:李平、刘幕昭拒不交出前述公章的行为已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故移送水富市公安局立刑事案件侦查。

  而此时,刘幕昭和李平已被水富市公安局“抓获”整整20天。李平说,在刚被羁押期间,她实在是想不通,质疑水富警方以刑事手段插手企业经济和合同纠纷,她感到紧张又恐惧。

  水富警方于2017年5月10日以两人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立案侦查。5月14日,水富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提请检察院“批捕”;5月20日,水富市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决定批准逮捕。

  水富市检察院决定对刘幕昭、李平批准逮捕时,两人已被水富警方刑事拘留35天。

  刘幕昭、李平被批捕19天后,即2017年6月9日,水富市检察院发现批准逮捕决定不当,遂撤销原批准逮捕决定,同日将两人释放。此时,刘幕昭、李平已被羁押了整整56天。

  一夜之间被水富警方网上通缉,在被羁押56天的时间中,其涉嫌的罪名从职务侵占罪转移到了挪用资金罪,水富公安局最后给他们戴上了拒不执行法院裁定罪的帽子。

  “相信法律一定会还自己公道!”刘幕昭说,在被羁押期间,他一直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打气加油,重燃信心。

  李平说,在被羁押期间,她犹如五雷轰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2018年

  向水富市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

  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后,到水富讨要说法

  2018年1月16日,水富警方侦查终结,再次以刘幕昭、李平涉嫌挪用资金罪、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向水富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同年2月9日,水富市检察院第一次退回补充侦查,公安机关于6月11日补查重报。

  2018年7月16日,水富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刘幕昭、李平不起诉。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书后,对方也向昭通市检察院提出了申诉。负责接待的昭通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在办公室对刘幕昭、李平二人说:在依法治国、依法办案的今天,任何带病的案件,不要想过检察院这一关!

  在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后,刘幕昭、李平一次又一次的往返水富讨要说法。

  2018年8月20日,刘幕昭、李平以被错误羁押56天为由,向水富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国家赔偿。

  昭通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申诉复查决定后,2019年7月15日,水富市检察院分别受理了刘幕昭、李平申请国家赔偿一案,并于7月18日决定立案办理。

  水富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检察院对赔偿请求人刘幕昭、李平采用逮捕措施后,又对其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赔偿请求人刘幕昭、李平提出的请求赔偿被羁押56天赔偿金理由成立,水富市人民检察院予以支持。

  2020年

  “夫妻档”企业家获得国家赔偿金

  “赔偿款虽然不多,但检察院还了我们清白。”

  2019年9月11日,水富市检察院决定向刘幕昭、李平分别支付赔偿金17692.64元。

  2019年9月12日,这是让刘幕昭、李平一辈子值得纪念的日子。

  当天上午9时,负责办理该案的水富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向蒙冤羁押56天的刘幕昭、李平二人宣读了刑事赔偿决定书。

  顿时,两人泪流满面。拿着这纸刑事赔偿决定书,两人分别在水富市检察院门口留影作为见证。

  获得清白之身后,两人无以言表,把照片在朋友圈转发出去,第一时间告知身边的亲戚朋友。大家都为他们感到高兴,纷纷点赞。

  据办理此案不予起诉的检察官介绍,这是水富市检察院历史上第一起国家赔偿案件。

  刘幕昭、李平称,整个被人陷害和虚假诉讼过程中,多亏检察院守住了法律的底线,让这起人为做出来的虚假案件水落石出,二人得以重见天日,各自走出水富市、永善县看守所。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感谢检察院证明了我们清白。”近日,刘幕昭、李平说,他们在2020年7月16日已经收到上述赔偿款,赔偿款虽然不多,但检察院还了他们清白。刘幕昭、李平说,他们向坚守法律底线、主持公平正义的检察官们,由衷的道一声谢谢!

  律师说法

  “迟到的正义仍然是正义”

  国家赔偿是指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因行使职权给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的人身权或财产权造成损害,依法应给予的赔偿。国家赔偿由侵权的国家机关履行赔偿义务。

  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说,申请国家赔偿,只有在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才有依照《国家赔偿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陈维镖说,申请国家赔偿的情况,可以分为行政赔偿和刑事赔偿。最主要考虑的问题首先就是案件是属于民事还是行政或者是刑事案件的范畴,因为每一类的赔偿标准都有所不同。

  陈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过程中,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就刘幕昭和李平案而言,他们本身的案件溯源,属于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公民采取拘留措施的条款,而且其后检察机关决定不予起诉,符合《国家赔偿法》规定,所以当事人有权提出国家赔偿诉求,检察机关也根据有关条款,由此才依法做出赔偿。“迟到的公正仍然是公正,迟到的正义仍然是正义!只是当事者会在公正和正义到来之前蒙受冤屈或损失”。陈律师说,国家赔偿这是法制进程的进步,就刘幕昭和李平案而言,这也是迟到的正义。

  本报记者 夏体雷 文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