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的变化总是那么突然,立夏一过,小城昌宁应声进入绿肥红瘦的夏天。初夏的风,像极了婴儿的手,温润柔软,轻轻抚过,一切就会变得欢呼雀跃。

  夏日在无声无息中走来,草木温润,阳光和暖,本来应该是一片绿意盎然的世界。但滇西小城昌宁似乎不那么幸运,刚刚摆脱春红外围内困的“袭扰”,又陷入了金黄色的“包围”之中。

  站在小城所在的右甸坝边任何一个角落眺望,城镇村庄被淹没于金黄色中。行走在阡陌有序的田园之间,初熟的麦子泛着阵阵清香,随微风沁入心脾,让人一阵心旷神怡,也让浓浓的乡愁在心海荡漾起阵阵浪花。

  与其他许多地方相比,昌宁城市和村庄、公园和田园没有明确的界限,在同一条路走着走着,就已经从城市道路走成了田间道路,人也从城区一下子穿越到了泛着泥土芳香的田园。

  这,得益于昌宁人骨子里的田园情。为了吃饱饭,昌宁人将田园视为珍宝,一代接一代地保护和建设农田,而人则选择了“有靠山且视野开阔”的山脚甚至半山腰居住。独特的“风水学”,为今天留下了人沿山脚居、业在坝中兴的山水田园风光。

  随着农业科技的兴起,吃饱的问题已不再是问题,但昌宁人的田园情却初衷未改。无论是城市建设还是乡村规划,都始终把保护田园作为思维的底线,最大限度地保护田园风光,“城乡一体、田城相融”的基本风貌始终没变。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用“昌宁只有一个公园,这个公园就是昌宁”实践,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绘成了一幅画,写成了一首诗,唱成了一首歌。

  “昌宁的山水田园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大公园,我们只是在自然景观的基础上做些提升完善而已。”如负责实施右甸河流域核心区治理项目的一位负责人所说,田园在昌宁的城市发展中,始终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组团,城北、城中、城南的三个公园,都是田园文章、山水文章的集中体现。

  城南星河田野,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农田公园,走在游道上,只需跨过道边绿树,就能走进种满作物的农田。入夏,田里的大麦、小麦、油菜染上了成熟的金黄,将本该为主色的绿淹没于其间。行走在这样的田园里,人总会很放松,想明白许多平时难以明白的事:要想活得快乐,凡事就得想得通、放得下、稳得住、笑得开,因为人生路本就清清浅浅,无需把自己弄得太复杂,只需简简单单一切随缘。

  说右甸坝被金黄色“淹没”,其实也不准确,因为有一条“线”,就没有被“淹”。这就是在坝中蜿蜒穿行的右甸河。天堂山潺潺而来的右甸河如同叶的主脉居坝中,十余条大大小小的溪流如支脉连着四面环山,串成山坝之间、城乡之间的联络线。已知的人居历史表明,就是这潺潺之水,吸引了先民在此生活,兴起了徐霞客“来往稠人中”的小城,滋润出了杨升庵“远梦似曾经此地,游子恍疑是故乡”的乡愁家园 。

  除右甸河外,星河田野农田公园里也有一条“玉带”。这里在保留大片田野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新的设施和景观,最吸引人的是绵亘于田野中的那条“运河”,早晚满河霞影,白天白云蓝天,夜晚星光点点,虽尚未有小船游弋,却已让人留连不已。

  夕阳西下,柔软的阳光轻抚着金色的农田。微风里,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似乎又回到了赤脚走在田埂上的快乐时光,儿时偷烤麦穗的香气从心底泛起,心中不禁感慨:幸好有这片农田,让心中的乡愁始终有可以皈依的家园。(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