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

  在全国上下共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战役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是临床医生护士,不治疗病患,但他们同样奋战在防控最前沿,他们就是疾控工作者。第一时间到现场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密切接触者进行排查追踪、零距离接触病毒样本进行检测化验以及疫区消毒……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他们是英勇无畏的“隐形战士”。

  早晨8点,段丽忠打开门走出隔离实验室,因为有新的样本需要检测,昨晚他们几乎又是一个通宵,卸下厚厚的隔离服,清洗完一身的汗水后,他终于能坐下来跟我们聊一会儿。

  保山市疾控中心新型肺炎实验室检测组第一小组组长段丽忠说:“我们分了三组人,每组值24个小时,保证实验室随时有人,保证送检标本随到随检。要尽可能快地出检测结果,因为后期还要根据检测结果,去做判断和开展疫情防控。”

  段丽忠告诉我们,一进实验室,基本都要呆上7、8个小时,有时候中途又有新样本就要十几个小时,期间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为了节省数量有限的防护服,也为了避免尴尬,他们甚至要使用成人纸尿裤。

  段丽忠介绍说:“口罩长时间使用会呼出水汽,吸附在口罩上时间长了你会觉得呼吸不顺畅,穿着防护服特别闷热,相当于进了一个大棚里面一样的感受,一直在出汗,我们减少喝水,再加上穿着防护服排汗比较多的情况下,我们小便还会少一点。”

  采访中我们意外得知,段丽忠医生刚刚当上爸爸,疫情发生时,还在休陪产假的他立刻返回了24小时值守的实验室。

  段丽忠说:“我孩子是1月9号出生的,我记得1月17、18号中心给我打电话说有疫情,当时我接到电话就直接来单位了。”

  和段丽忠医生一样,同在实验室的杨秀红医生家里也有一个1岁多的小女儿,为了解除她的后顾之忧,体贴的丈夫带着孩子回了腾冲老家。

  保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肺炎实验室检测组第二小组组长杨秀红:“电话里孩子还是会哭 ,一直在找妈妈,孩子还没离开过我。”

  长时间穿着闷热的防护服,在隔离实验室里一呆就是7、8个小时,不仅仅是对体力的考验,更是对精神和思想上的考验,时刻与病毒零距离接触,哪怕暴露的风险只有万分之一,也是难以承受的心理压力。不过幸好,即便是黑夜,也有星光照耀。

  杨秀红说:“我发了我们穿防护服的照片在微信朋友圈,第二天早上出来,大概是凌晨5点左右, 我爱人也转发了我穿防护服的朋友圈,他说他会永远支持我 ,我很感动。”

  半个月来,这些疾控工作者基本是24小时坚守岗位。刚刚结束采访,新的病毒样本又送到了,杨秀红立即换上防护服重新进到了实验室。

  杨秀红表示:“无论它(病毒)有多久,我们就能坚持多久,因为这个就是我们的任务和使命。”(保山电视台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