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点钟的阳光洒在翠湖上,昆明阴沉的天1月31日放晴。从封闭的翠湖东门看进去,几个保安正把鸥粮从尼龙袋子里倒出来,一群红嘴鸥已落在旁边“虎视眈眈”。九点开始,一桶桶鸥粮洒向道路和水边,迅速“惊起一滩鸥鹭”。

  为了疫情防控,昆明景区闭门谢客,其中包括观鸥景点。1月25日翠湖公园停止开放,第二天大观公园等市内景区暂时关门,第三天滇池大坝停止开放。此外,捞渔河湿地公园、大渔公园、海埂公园和云南民族村等都已闭门谢客。随之,所有这些地方没了游客投喂鸥粮,昆明人的老朋友——红嘴鸥饿着了吗?还是市民问:今年没人喂,明年海鸥会不会来的少?

  “请市民放心,近期我们有专门的海鸥投喂员会加大投喂量,让靠岸觅食的海鸥有吃的”,昆明市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也告诫:“健康是第一位的,市民不要聚集喂鸥增加传染风险”。其实在去年的红嘴鸥保护工作会上,昆明市林业和草原局就提出,2019年10月底至2020年4月初,每天两次对红嘴鸥62个觅食点组织投喂。昆明市政府专门拨款30万元,用于保护红嘴鸥。

  翠湖公园管理办公室主任吴敬芳介绍,平时公园每天向海鸥投食50公斤鸥粮,闭园后,每天的鸥粮投放量增加到250多公斤。她说:“上午九点和下午三点左右,在海鸥飞来后和飞走前,我们在聚集的地方投食,250多公斤鸥粮刚刚好,多了也是浪费。”她告诉记者,翠湖公园这些年从来没闭园过,今年虽然闭园了,但公园里的保安、保洁、绿化一切如常,“郁金香还在开放,10个护鸥队员还在工作”。

  市林业和草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现在每天上下午两次对海埂大坝、环西桥、大观楼、翠湖公园、民族村、海埂公园、官渡古镇等红嘴鸥62个觅食点组织投喂;每天数量分别是:海埂大坝280公斤、翠湖公园200公斤、民族村20公斤、海埂公园125公斤、官渡古镇100公斤,晋宁400公斤,福海20公斤。

  自1985年以来,红嘴鸥每年冬季都如约而至从未间断,给春城增添了一道靓丽风景,人鸥和谐美昆明。今年的特殊情况,会影响明年海鸥数量吗?“红嘴鸥是野生候鸟,自己能找到吃的,滇池能满足红嘴鸥觅食”,昆明鸟类协会副秘书长王智斌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红嘴之所以到滇池越冬,主要是这里的气候、食物适合它们生活,没人投喂依然会活得好。”

  尽管如此,昆明许多市民还是牵挂着红嘴鸥的饥饱。老李每年都在环西桥边定点卖鸥粮,附近一共有四个点。他告诉记者,或许是观鸥点封闭了,大观河上的环西桥又是开放式的,来自己这里买鸥粮的市民也不少,“多的时候一天卖五六百元”。正说着一位大妈来买鸥粮,要了两纸袋鸥粮五元钱。“我是下岗职工,来看看海鸥,少喂点也是个心意”,她热情的说:“要不要分你一袋?”

  老李的鸥粮没涨价,他严肃的说,“人少也要让海鸥吃好,咱做这个生意要有良心”。

  记者又驱车来到海埂大坝,发现大坝的各个入口都已封闭,路边不许停车,基本没人了。陈师傅在大坝下面租了个小商铺,这几天商铺按要求歇业。他一早骑上电动车又来到这里,打开门拿出几块面包,在大坝下面喂了喂海鸥。喂完他转过身拍拍手,说:“生意暂时没了,可心里还是挂着海鸥”。(图/文徐元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