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看,因高速公路收费模式切换而引发的阵痛确实存在。这既包括近日来全国高速路多地入口发生ETC识别系统故障而引发的拥堵,也包括因扣费系统故障引发的天价过路费质疑。

  新京报评论:这显示,高速公路收费模式切换不仅是个政策变化问题,同时也是个高难度的技术问题。要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就要在技术上实现对海量运行车辆的精准识别,以及对巨量收费数据的实时结算。考虑到中国地域之大、车辆之多,这在技术上对收费系统是个严峻考验。

  事实上,当年12306运营之初,即曾有不堪海量用户涌入而导致系统崩溃的前车之鉴,此次高速公路收费模式切换当避免重蹈覆辙,尤其春运客流高峰在即的关头。

  但相较于技术问题,车主尤其是货车车主,更关心的是新的高速通行收费标准下,他们的支出到底是多了还是少了。这其中争议最大的,是按轴收费改革。在此之前,货车过路都是计重收费,而改革之后则变为按车型大小收费,各地收费标准以按里程加权平均的车货总质量为重要依据制定,原则是实现“两个确保”:确保货车通行费总体负担不增加;确保同一收费车型在标准状态下的应交通行费不大于计重收费时的费额。但一些车主在实际拿到收费单据后,认为费用比以前增加了。

  部分货车车主对过路费不减反涨的抱怨,是否反映出了主管部门之前对费率调整方案的测算与实际有所出入,从而导致“两个确保”原则没有全部落实,显然值得细究。尽管尚无定论,但也不妨予以重视,因为这事关减税降费的改革初衷。从技术上而言,中国高速公路全网系统投入使用之后,有关部门已经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精准掌握车主的实际通行费负担,在此基础上对收费方案进行再调整和优化,很有必要。

  综观本次高速收费制度改革,其实际是在减税降费和便民利民的前提下,以高科技为特色的一次双赢式改革,目标是全社会效率上的总体提高,而不是什么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博弈,更不是以创收为目标。

  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是交通运输部门还是广大车主之间,在利益上实际是一致的,面对分歧,交通运输部门不妨积极展开深入调查研究,以真实数据为基础,切实落实改革初衷,对收费标准等不断调适优化;而万千车主也请保持宽容态度,留些空间,不妨先让系统“跑”起来,给真实数据一些必要的积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