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因车祸身亡,留下年幼女儿跟随母亲生活,而肇事方却无赔偿能力;小伙因工受伤公司却不愿赔偿,公司名下也无可执行财产……7月24日,官渡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将77万余元司法救助金交到了12名申请人的手上,国家司法救助是一件“民心工程”“温暖工程”,对检察机关来讲,更是一项“正义工程”。

  父亲不幸车祸身亡 年幼女儿领到9万元司法救助

  2014年11月22日,在云砖路牛街二社大型停车场路口,邹某驾驶一辆重型自卸货车撞上了骑电动车的宋某,导致搭乘电动车的方先生及顾先生倒地后被碾压,顾先生当场死亡,而方先生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交警部门责任认定,邹某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宋某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2015年7月9日,经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决,邹某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

  对于赔偿问题,方先生的家属将肇事方告上法庭,2016年5月2日,官渡法院判决,邹某及昆明某汽车有限公司赔偿方先生的父亲、母亲、妻子、女儿经济损失26万余元,宋某赔偿方先生亲属12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方先生的亲属向官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经执行,因邹某、宋某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昆明某汽车有限公司也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因此判决的38万余元赔偿无法执行。

  方先生是家里顶梁柱,他的意外死亡,也使整个家庭支离破碎。方先生的女儿还很年幼,为了继续生活,他的妻子带着女儿重新嫁人,再婚后又生一个女儿,一家人靠着现任丈夫一人在外打工的收入维持生活。

  小方的妈妈崔女士代女儿向官渡区检察院提出国家司法救助申请,希望能为女儿小方争取将来的抚养费。在核实了申请人的家庭困难情况之后,官渡区检察院向小方发放了9万元司法救助金。

  因工受伤老板无力赔偿 小哥领到9万元司法救助金

  在发放现场,朱先生领到了9万元司法救助金。

  2014年7月9日,朱先生在一次吊装工作中受伤,经鉴定,受伤程度达7级伤残。2017年3月8日,官渡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由公司赔偿朱先生各项经济损失19万余元。但公司却迟迟没有赔偿。

  朱先生只好向官渡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经法院执行,该公司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所以判决赔偿的19万余元无法执行。

  朱先生受了重伤后,无法再从事重体力劳动,现在在昆明送外卖,每月2000元的收入,除了自己的生活费之外,其中还有一大部分都是用于给爷爷奶奶看病买药。朱先生从小就由爷爷奶奶抚养,如今,爷爷奶奶年事已高,需要朱先生赡养。现在,他和爷爷、奶奶住的房子属于危房,却一直无力修缮。

  官渡区检察院在实地调查了朱先生的家庭情况之后,综合判定,朱先生家庭生活特别困难,向朱先生发放了9万元的司法救助金。

  深入救助家庭传递温暖 8年司法救助金额达608万

  在此次司法救助的12件案件中,刑事案件有5件,其中故意伤害2件、交通肇事2件、盗窃1件。而民事案件有7件,其中交通事故民事侵权4件、民事诉讼纠纷3件,进一步加大了对民事诉讼受害人的救助力度,增加了对涉法涉诉信访矛盾的化解工作。

  这12起案件均是由于被告人无赔偿能力,判决无法执行,致使被害人无法通过诉讼得到赔偿,因案致贫,因案返贫。有的救助申请人因案受伤后,为支付住院治疗费欠债,或者因丧失劳动能力,家庭失去经济来源,无力抚养儿女和赡养老人,甚至生活难以为继。

  为了把每一笔救助金送到最需要帮助的救助对象手中,官渡区检察院控申部门工作人员兵分两路,辗转云贵两省沾益、鲁甸、师宗等县区的多个偏远山村,分别深入到10余个救助对象家庭,实地开展调查核实工作,获取了家庭成员、居住情况、生活情况以及伤病恢复等实际情况,为实施精准救助提供了客观真实基础依据。同时,也传递了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彰显了检察机关的司法公正。

  近年来,官渡区检察院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作用,助力精准扶贫,大力开展国家司法救助工作,努力化解社会矛盾,促进全区社会和谐稳定。2011年至2018年,该院共办理国家司法救助案件130余件,救助金额608万余元。( 林舒佳  杨露 叶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