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就业压力的不断加大,每一个毕业季的来临,都让孩子和家长们陷入苦苦的煎熬。家长们为了孩子的工作问题心急如焚、煞费苦心,而越是在这个时候,众多家长就越容易轻信“只要肯花钱就能找到好工作”这个“金字招牌”,从而上当受骗。近日,昆明的何先生向记者反映,家里为孩子的工作花费不少,结果浪费了家里的财力物力不说,还耽误了孩子的宝贵机会。

  花7.5万、10万 想能进长水机场当安检……

  2017年8月,何先生得知昆明某教育咨询公司正在招生,只需花七八万元,就能帮孩子推荐到昆明机场的安检部门工作,而且是正式员工的岗位。

  何先生一家经过盘算,想着如果花费这笔钱就能让孩子得到一份机场安检员的工作,比较值得。于是在2017年8月28日和该公司正式签订协议。

  何先生介绍,协议签订后,第一次付了3.75万元,孩子按照该教育咨询公司的安排,2017年9月1日由昆明飞往重庆,次日参加面试(后来得知是获得实习培训资格),当天通知面试通过并返回昆明。2017年9月5日,何先生支付尾款3.75万元,孩子两天后前往南宁参加培训实习(实习期间无实习工资,产生的一切生活费用自行承担)。

  “当初该公司承诺的是只要孩子培训完之后考取了相关的证件,便能安排孩子回长水机场工作。可2018年5月孩子就考取了相应的证件,该公司却在最后的就业安置上出了问题,孩子的工作迟迟得不到安置。”

  和何先生一起为孩子报名的还有何先生的侄女婿和另一位家长。何先生说,侄女婿家的培训费也是7.5万元,另一家则花了10万元。

  工作黄了 钱没了 孩子整天闲着……

  何先生说,他多次向该公司讨要说法,“对方说他们已经把相应的钱款支付给第三方合作公司,但第三方合作公司项目负责人联系不上了。”

  何先生左思右想,觉得可能被骗了,于是提出退款并索赔的要求。何先生说,他和教育咨询公司协商后,对方声称会在2018年的11月退还家长相关费用。“但直到现在,孩子的工作没有着落,费用偿还事宜也一拖再拖。”

  何先生说,孩子2017年6月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才把原工作辞了,专心接受各类面试和培训。“结果却成了这样,现在孩子没了工作整天在家闲着。”

  商家说肯定会还钱 不过得分批还 而且有多少还多少……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该教育咨询公司的相关负责人祁先生。祁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主要从事的业务就业信息推荐。按照协议,他们是主要负责联系和协调孩子的面试及培训工作,保证孩子最后进入协议的就业岗位。

  “但我们公司是就业推荐的服务性工作,而面试、培训的相关工作是我们委托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来负责的。客观上来讲,我们委托的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在前半段的面试和培训工作上都做得挺好。孩子的相关证件也考到了,就差最后的就业安置,却在节骨眼上出了问题。”祁先生说,“家长提出返还培训费,我们也正在和第三方合作公司交涉,希望第三方公司能把这笔钱退给我们,这样我们也才有钱退还给家长。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第三方公司不把钱还给我们的话,我们只能自行承担,但只能分批次偿还,有多少还多少。总之,我们会尽快尽力处理好此事。”

  听听警方怎么说?

  发觉上当受骗 向这些部门求助

  对于类似事件,警方已多次做过提示:皮包公司、黑中介、骗子公司的存在,使众多着急找工作的同学防不胜防,寻找工作应该实际按照该公司、单位的正常招聘程序进行面试和应聘。找工作一旦发觉上当受骗,要及时向招聘单位所在地的人事局、劳动监察大队或公安派出所报案,寻求法律保护。

  由于劳务诈骗往往涉及公安、工商、劳动、人事等部门,求职者应该根据情况选择最有效的投诉部门。若被投诉对象为合法机构,求职者可以找劳动部门;若被投诉方为无证无照经营的职介公司,求职者可以同时投诉到工商、劳动部门;若求职受骗情况特别严重,诈骗金额大,可以到公安部门进行报案。

  法律问题再说细点

  用人单位收押金就算违法了

  据记者了解,合法职业中介机构持有《职业介绍许可证》《营业执照》《收费许可证》等合法证照。如遇到无证或证照不全的“黑职介”,应及时向相关劳动部门或工商部门反映。劳动部门可根据有关管理条例进行处罚,所收职介费可退还受骗者。如果职介机构收取一定职介费用后“立马消失”的,则属于明显欺诈行为。

  职介中心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所列待遇、薪金、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的,求职者应向劳动部门反映,请求查处。劳动部门可处罚职介中心,并将相关费用退还求职者。求职者的损失,还应按有关规定予以赔偿。

  用人单位以收取培训费、押金、保证金、担保金作为录用条件的,其行为违反了劳动法的相关规定。求职者可以拒绝交纳,并向当地劳动部门反映。如果其情节触犯了刑法,应由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刘嘉  何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