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查封被执行人的厂房和设备,干警通过各种手段寻找“老赖”滕某的下落。可滕某不仅不露面,还私下将查封的财产进行处置。12月21日,禄劝法院审理后,以滕某犯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输了官司玩消失 “老赖”擅自处置查封设备

  叶某与滕某、梅某、昆明某矿业公司(滕某是法定代表人)因股权转让纠纷诉至法院。2016年12月16日,云南省高院就案件作出终审判决:由滕某、梅某支付叶某股权转让款1500万元,并由昆明某矿业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生效后,因腾某、梅某及昆明某矿业公司没有主动履行义务,叶某向昆明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因为滕某的矿业公司在禄劝县辖区内,昆明中院将案件指定给禄劝县法院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干警多次登门,都没有找到滕某,只有滕某的儿子出面与执行干警交流。

  执行干警不断想办法寻找滕某下落,而滕某就是不露面,却私下将矿业公司的高压电力设施转给禄劝另一家矿业公司,并到供电局办理了用电业务手续。同时,尽管其矿业公司已被法院查封,但滕某却私下让公司员工恢复生产。

  叶某等人向禄劝法院申请,请求将查封的财产以物抵债。

  涉嫌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 “老赖”被抓

  2018年5月4日,禄劝法院召集叶某等人到实地进行厂矿及财产移交,而在厂内上班的许某等60多名工人以必须先解决员工的工资为由,拒绝清场配合执行,还声称:他们在厂里恢复生产,是经滕某许可的,双方之间还签订了协议。因为滕某的长期不露面不到法院,私下又将矿业公司的厂房及设备交给工人们生产使用,导致法院查封的财产无法移交。

  禄劝法院认为:滕某擅自处置法院查封的财产,其行为涉嫌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于是,法院将滕某涉嫌犯罪行为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10月17日,滕某在昆明火车站被铁路公安抓获,并将其移交给禄劝公安处理。随后,公安机关对滕某刑事拘留,并送到看守所关押。

  禄劝首例 “老赖”非法处置查封财产获缓刑

  11月8日,执行干警到滕某的矿业公司,将查封财产移交给叶某等人以物抵债。

  禄劝县检察院指控:滕某的行为构成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

  12月21日,禄劝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法庭上,滕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都没有异议。

  禄劝法院审理认为,滕某在明知昆明某矿业公司的工厂设备已被法院查封的情况下,以未工人支付工资为由,擅自交员工自行经营,期限长达5年,并将已被法院查封的高压电力设施转让给其他矿业公司,导致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不能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应依法惩处。案发后,滕某的家属积极配合法院,使滕某的案件顺利执行终结,保障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滕某自愿认罪、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于是,禄劝法院当庭作出一审判决:滕某犯非法处置查封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宣判后,滕某表示:他服从法院的判决,不再上诉。

  据悉,这是禄劝法院审理首例老赖非法处置查封财产构成的犯罪案件。

  法官说法

  擅自处理法院查封财产构成犯罪

  庭审结束后,审理本案的审判长禄劝县法院刑庭厅长袁嘉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非法处置被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行为,不少当事人认为,处理自己的财产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会涉及到犯罪。实际上,法院一旦依法对当事人的财产采取了查封的强制措施,即具法律效力,没有经法院依法定程序解除查封,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处置,否则可能触犯刑法,构成犯罪。(柏立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