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其实很想上学,他说想上学,但是去不了啊,皮肤没有,一碰就出血。李瑞春的爷爷李文昌说。

  2018年11月30日,应该是李瑞春在课堂里读4年级的日子,可这一切在2018年1月27日改变了。

  还在年节里的初十一,丽江市永胜县鲁地拉镇东红村委会皮拉海小组中午的阳光开始有点暖,看到旁边的包谷堆着起了火,9岁的李瑞春首先想到的是灭火,这一举动却导致他全身85%烧伤,住院6个月零3天后,如今两个伤口流脓,近在眼前的两个手术……还有后续的康复、植皮,天文数字般的费用,压在了爷爷奶奶身上。

  皮肤没有了 一碰就出血

  提到改变一家人生活的1月27日,李文昌心有余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放下碗筷说出去玩的孙子,会在瞬间变成“火球”,过大年、放鞭炮、天天都有好吃的,还有小伙伴一起玩,那段时间是村里孩子每年最高兴的时候。

  孩子吃饭总比大人快,这一天也没有例外。“旁边苞谷堆起火了,有个娃娃掉进去了,格是你家呢?”李文昌和妻子还在吃着饭,村民里的放养人就匆忙跑了过来。这时离9岁的孙子李瑞春放下碗筷没几分钟。李文昌的心咯噔一下,随即向屋外跑去。

  “爷爷!爷爷!”当李文昌快跑到起火包谷堆时,一个黑乎乎看不出模样的孩子哭着朝自己跑了过来。“不是孩子口中喊着爷爷,根本就不敢认这是他家的孩子,好好的一下子就烧没样了。”李文昌说,当时自己整个人都是懵的,孩子衣服没了,身上黑黑的……都不知道那天是怎么过来的。

  “是个好孩子。”电话里李文昌重复着。可能家里的情况也和别人家不太一样,孩子从小就很听话,很会为大人着想,如果当时走开,也不会被火烧成这样。

  李文昌说,当天李瑞春吃完饭出去玩,看到包谷堆着火,于是就去扑火,没想火越来越大,在往后撤去喊人救火的时候,孩子一着急被绊倒,跌进了熊熊燃烧着的火堆中。

  李瑞春被送去昆医附二院住院治疗,这一住就待了6个月零3天,前几天去复查,现在身上还有两个地方流脓,没有好皮肤,一碰就出血。

  钱哪里来?孩子的路很艰难

  住院6个月零3天,至目前在医疗上的花费近77万,再加上在昆明期间家里看护人员的开销,来回折腾的各种费用,李文昌家里的积蓄早就用空了,虽然医保也报了,目前家里还差着十余万的外债。

  “好心人还是多呢,昨前天丽江读本帮忙报道了,家里确实已经负担不起这些费用,到现在为止微信已经有700多次的记录,好心人给捐了13万多。”李文昌说,11月21日带着孩子又到昆明复查,现在还需要进行两次手术,每次手术费用在3万余元,总共七八万的费用,家里已无力,能借的亲戚早已经借过了,现在有那么多的好心人帮助,眼前的难关算是度过了,但以后不知道该怎么样?

  李文昌手里有一本账,自己已经53岁,孩子现在才9岁,做完先期的这些手术,如果要恢复好,肯定还需要辅助一些康复训练,还有面临着的植皮,这些钱从哪里来?

  “孩子这样了,只要有能力,我会尽一切办法给孩子最好的。”李文昌说,家里现在太难了,孩子也太难了,也不知道还能陪孩子走多远。

  爷爷奶奶是家里最亲的人

  难,是摆在李文昌一家人面前的问题。除了摆在眼前的各种治疗费用,孩子的家庭并不完整。

  爷爷(李文昌)、奶奶、李瑞春,组成了一个断代的家庭。不久前,李文昌的女儿因婚变,带着3岁多的孩子回了家,一大家子的重担全部压在李文昌一人身上。

  据了解,李瑞春的爸爸在他出生两个月的时候患病去世,妈妈在他3岁的时候选择了改嫁,李瑞春的童年生活绝大部分是和爷爷奶奶在一起。

  “娃娃妈妈改嫁得不远,从家里走过去也就是十多分钟,虽然她改嫁了,也没有不管孩子。受伤后,只要需要都会轮流看护。”李文昌说,李瑞春的母亲在孩子受伤后借来了6万多元,这几日李瑞春在妈妈家住着,方便照顾。

  李文昌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鲁地拉镇东红村委会监督委员会主任。这些年一直很忙,要脱贫,有做不完的事情。

  李文昌在村里一个月有1400多元的收入,家里还种着玉米,养着猪、喂着鸡,全年收入有27000元左右,孩子没受伤之前在村里算过得不错。而李瑞春的妈妈家是建档立卡户。

  “娃娃太受罪了,我村里的工作也丢不开,有时只能送到他妈妈那边去。那边也很难,条件还不如我们,他妈妈改嫁后,又生了个男孩。”

没被烧伤前的李瑞春没被烧伤前的李瑞春

  一心想着回学校读书

  在李文昌发来的图片中,有一张受伤之前的图片,孩子白白净净,长得很清秀。而现在,他全身满是伤疤,已经看不出以前的模样。

  曾经爱笑、爱说的孩子,现在已经不怎么说话了,唯一不变的是,李瑞春想早点回去上学,他喜欢读书。

  “孩子现在就想回去学校读书,但是去不成啊,现在还有两处流脓,最早要等做完眼前的两个手术后才能回学校。”李文昌说,孩子的爸爸以前也很喜欢看书,读书,这一点很像他爸爸。

  变的不仅仅是李瑞春的性格,村里的孩子对李瑞春也“怕”了起来,现在基本没有孩子敢来看他。

  李文昌很愁,以前如果不送孩子去上学,或者去晚一点,他都会哭。每次考试都能考班级前几名,现在虽然说想早点回学校,但不知道当李瑞春重回学校后能不能坚持下来。

  李文昌以前不知道孙子长大后想做什么,现在想知道 ,他却不说了。孩子偶尔会照镜子,但他很少哭,就是不说话了。(春城晚报记者 木晓雯 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