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云南小伙八年跨越九省寻亲 流浪了8年 终于回来了)

  与其他走失的孩子不同,钱家坤是自己离家的。

  钱家坤不记得离家时具体是哪年?只记得自己出走了很多年……

  后来,那个原本认为不是“家”的家成了他日思夜想的地方。

  11月25日中午,一列从河南驶来的列车缓缓开进昆明火车站。钱家坤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昆明火车站,要不是看见身着红色马甲的宝贝回家网志愿者,他都有些认不出父亲来。

  父子见面,沉默了半晌,才“勉强”说了几句话。

  思绪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

  懵懂少年

  以为远方才是“家”

  大概8年前,自小随着母亲在江苏打工的钱家坤,因为户口问题不能继续在当地上学,而被送回了云南。

  母亲将他送到昆明火车站,交给他的父亲后便乘坐当天的火车返回江苏。从此杳无音讯……那年,钱家坤大概12岁。

  在嘈杂的车站,还来不及哭闹便被父亲带回云南宣威老家,将他托付给了爷爷照看。

  对于钱家坤来说,这里的家是陌生的,一草一木都不熟悉,这里没有他童年的任何回忆,他的童年足迹留在了江苏泗洪。

  生活环境的突变让他无所适从,一段温而不热的父爱让他越发不喜欢这里。也不愿意安静地待在那间孤独的小屋里。

  他想妈妈,不懂大人之间的秘密,更不明白妈妈和爸爸为何分别在两个地方。他开始逃课、叛逆……

  只要坐上火车

  就能找到妈妈

  终于有一天,他趁父亲不备,偷偷拿走了父亲口袋的一些零钱,逃出了家门,想要回“家”,回到妈妈的身边。

  钱家坤认为只要能坐上火车就能找到远在江苏的妈妈。离家后,他一直走啊走,走了不知道几天几夜,来到了贵州。

  在贵州呆了几天,他终于爬上了一辆货运列车。上过3年学的钱家坤清晰地记得江苏泗洪是他和妈妈居住的地方,门前的河沟、离家不远的那口小井、宽阔的乡间小道……

  他窃喜从此可以回到妈妈身边,回到熟悉的小伙伴当中。想着想着,他美滋滋地躺在充满异味的车厢内睡着了。

  无数次在铁道线上迂回

  拾荒为生被流浪者欺负

  火车翻山越岭,钱家坤又累又饿睁开双眼,在一个无名小站跳下了车厢。

  口袋里的钱花光后,重新爬上另外一列火车继续前行。

  他在铁道线上无数次迂回,靠拾荒为生,晚上夜宿车站、天桥下、公园和隧洞里,还经常被其他流浪者欺负。

  大概6年前,他乘坐着一辆火车在河南安阳下了车,便没再走了。

  一户人家见流浪在外的钱家坤无家可归,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家,收留了他。但一心想找妈妈的钱家坤很快便离开了那家人,找了一份工作,自食其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钱家坤意识到寻找妈妈之艰难,首先不知道妈妈具体的位置不说,就连想回到云南老家都很困难,因为他记不得云南的家在哪里?

  流浪数年

  不知今夕是何年

  父亲钱树毕是个粗心的父亲,不仅记不得儿子离家时是哪年?甚至不记得儿子是哪年出生的。

  只大概记得,儿子失踪那年似乎是12岁左右,现在应该是20岁……

  而钱家坤在外流浪了多年,过得也是不知今夕是何年?钱家坤说,自己离家时,大概10多岁了。

  这么多年的漂泊,让他忘了很多东西,包括那个不太熟的家。

  这些年,他大概流浪了八九个省,小时候靠拾荒为生,大了靠打工为生。虽然早就忘了家的温暖是啥样,可他就是想家。

  “下地干活回来,就不见他了,到处找都找不到。”钱树华说,儿子失踪后,他找遍了宣威后,也曾去贵州找,但两人似乎是错过了,没有相遇。这些年,四处漂泊打工,就是为了去找儿子。包括江苏、上海、广州等地他都去过。

  真见到儿子时

  却是相对无言

  今年四月份,钱家坤看电视得知可以通过宝贝回家网寻亲,立即就去登记,很快志愿者联系他,并带他去公安部门采集DNA血样,没想到本月19号就接到志愿者的电话,称DNA比对上了。

  “那些年,孩子丢了根本就不知道报警的。”钱树华说,在外漂泊多年没有找到儿子,没想到回到云南在昆明打工,却意外接到通知,说找到疑似的儿子。

  儿子乘坐的火车12时20分才抵达,可钱树华却早早地来了,笑容满面地在火车站门口张望着出口。

  木讷的男子,没想到真见到儿子时,却是相对无言。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钱家坤走出昆明火车站,率先看到的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是在志愿者的指引下,他才认出父亲。两人眉眼间有些相似,可却因为口音问题,交流起来十分困难。

  “就让他跟着我在昆明打工吧,不过要先回家办个身份证。”钱树华目前在昆明做搬运工,如果可以,他想带着儿子一起打工。

  “不走了,好不容易才找到家。”钱家坤告诉晚报记者,这次回来,就打算留下。行李都带回来了,为了这次的见面,他专门买了新衣服。

  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

  “我想过去抱抱他……”钱家坤被众人簇拥着,外围却又一名情绪激动女子,不时地抹着泪。记者上前询问才得知,她是钱家坤的小姨杨美芳,她昨天晚上才听说侄子找到了。

  “本来想过后再来看他,和他相认,可我忍不住啊!”杨美芳说,当年姐姐和姐夫感情还不错,但因为两个家庭之间不睦,导致两人失和。

  随后姐姐带着不满两岁的钱家坤去了江苏打工,后来,因为学籍问题,姐姐将小坤送回昆明。

  大概也就1年多时间,小坤便走失了。

  那时候,他们没敢第一时间告诉姐姐小坤丢了。过了好几年,才将这个消息告诉姐姐,姐姐知道后很伤心。

  作为小坤的小姨,这些年她在外打工时,也会四处寻找,这些年在昆明做生意,看到年龄相仿的男孩,她也会多看几眼,就想着会不会突然在人群中发现小坤。

  杨美芳越说越激动,碍于姐夫与姐姐之间的矛盾,她不敢第一时间上前拥抱小坤。

  后来在记者的劝说下,她如愿上前用力地抱着侄儿子,潸然泪下。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何瑾  翟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