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昆明多家学校禁止学生手机、平板进课堂 省外已有相关法规 你咋看?)

  9月21日,山东省人大常委会通过《山东省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条例》,自2018年11月1日起施行。该“条例”第24条规定:“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发现学生将上述个人电子产品带入学校的,实行统一保管。”

  据了解,这是我国首部为促进学生体质健康而立的省级地方性法规。

  连日来,春城晚报、晚报客户端记者走访了昆明多家中小学,不少学校都有规定:不准学生带手机、平板电脑进入校园,更不能带进课堂,部分学校在上课期间还屏蔽了学生的电话手表信号,学生只有在放学或者课间才能使用电话手表。

  记者走访

  学校大多不准学生带手机进校园

  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我省虽然没有立法规定,但昆明不少学校均规定:不准许中小学生带手机、平板电脑进校园,更不能带进课堂。

  滇池度假区实验学校

  学生依赖电子产品就少了思考环节

  昆明市滇池度假区实验学校刘老师告诉晚报记者:“学校有明确规定,不允许学生携带手机和平板电脑进入校园。学生和家长很也配合学校的规定,为了方便学生和家长联系,大部分的学生都戴有电话手表。学生放学后,学生可以与家长通过电话手表联系。”

  刘老师说,学生在校园里本职就是学习,如果带手机或者平板电话进校园,可能会影响到孩子学习的专注度,她历来就反对中小学生携带手机和平板电脑进课堂。

  刘老师还认为,学生经常把电子产品带进学校,会让孩子对电子产品产生一定程度的依赖,遇到一些问题,孩子会用电子产品进行查询,少了去思考的环节。

  “我们学校不允许学生携带手机和平板电脑进校园,老师还专门用一张纸打印出来,就贴在教室里。”该校四年级同学小王说,她有时候除了上网查资料,平时都不怎么玩手机和平板电脑,回到家里,父母也管得严,不准许玩手机。

  小王说:“我们班有34个同学,有2/3以上的同学都戴有电话手表。上课时间,电话手表也是被屏蔽的,只有下课时间或者放学时间,同学们才可以使用。”

  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衡水实验中学

  学生联系家长要找班主任

  晚报记者在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衡水实验中学采访时了解到,该校属于完全封闭式教育,学校规定不准许学生带手机进校园。

  周一到周五,学生只能凭借假条和老师在门卫那里签字才可以出校门。

  如果学生需要联系家长的,要找班主任老师,让老师联系家长。

  昆五中

  不准学生带手机进校园

  昆五中七年级张同学说:班主任在班上就明确过,不准学生带手机进校园,学校也有这方面的规定。他觉得,带手机进校园,联系家长可能是方便了,但容易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影响学习。

  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学校竞技体校

  带的手机由老师统一保管

  云南体育运动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学校竞技体校里有中学和小学,针对学生带手机的情况,学校没有明确禁止性规定。

  该校初一学生小董说,学校没有规定不准带手机进校园,所以很多中学生都带手机。虽然带进了校园,但老师管得严,不准学生把手机带进课堂。凡是带手机的同学,周一到周五,都必须交给老师统一保管。每周一,班主任老师把所有同学的手机收起来,放在班主任的宿舍里,周五放学后,班主任才把手机统一还给学生。

  该校小学生小李某说,班上有几个带手机的学生,都有将手机交给助教保管的。每天下晚自习后,老师会给他们玩1个小时手机。时间一到,必须主动把手机交给老师。如果不交给老师,老师就会点名谁没有上交手机。学生之间,都爱面子,谁也不想被点名。

  家长质疑

  不让带手机联系不方便

  采访中,昆明多位中小学老师表示,学校有规定:不准许学生把手机带进课堂,大部分家长都还是很理解的,尤其很多贪玩手机的学生,家长觉得这个做法很好,但个别家长对学校的做法有些不理解,甚至还提出过质疑,认为不让娃娃带手机,联系孩子不方便。

  老师观点

  “立法禁止”值得提倡

  “中小学生的自觉性本来就不强,很多习惯要靠家长和老师正确引导的。好的习惯都是慢慢培养,潜移默化的过程。电子产品害了很多中小学生,尤其是手机,孩子玩手机,很多都是在手机上玩游戏。”作为一名班主任,张老师说,个别家长有些不理解,甚至对班主任的做法提出质疑,她都会跟家长讲清楚道理。一个班上的同学绝大部分都不带手机进教室里,如果有个别的同学带进教室,这样也会影响到其他同学。所以,作为班主任老师,她提出班规,不准学生带手机进校园,更不能带进教室里。

  对于山东省通过地方立法来禁止中小学生带手机进课堂,张老师觉得这种做法值得提倡,也有了法律依据。

  针对条例禁止学生将手机带入课堂的规定,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中小学教师表示,以往学校也有不允许学生带手机进校园的规定,但因为缺乏法律依据,遇有学生或家长提出质疑,学校和老师跟家长沟通交涉后,这些家长也表示理解、支持。虽然只是学校的规定,但并没有法律依据,如果我省也通过地方立法来规范,有了相关法律支撑,学校和老师的管理就有法可依了。(柏立诚 毕佳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