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梯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我承认我有所触动了……”10月18日,一名云南中医学院的学生在上课途中拍到一名学校的园林保洁工人,在楼道上捧着课本认真阅读的场景。而此事经学校官微报道之后,一时间,云南中医学院“扫地僧”的名号传遍了学校,同学们都把他与金庸笔下《天龙八部》中的人物“扫地老僧”相提并论——拥有极高的造诣,却隐匿在少林之中。

  并非哗众取宠“我只是想圆年少时的中医梦”

  见到这名“扫地僧”的时候,他正在云南中医学院博物馆旁的草坪边上给树木浇水。说起为什么要到学校图书馆借阅,甚至跟班上课,“扫地僧”腼腆地表示,自己小的时候就对中医极为热爱,他希望在云南中医学院认真学习之后,能通过考试获得中医行医资格证书。

  “扫地僧”名叫张成刚,来至四川宜宾,今年二月份刚刚成为云南中医学院的一名保洁园林工人。每周一到五都是8小时工作时长,尽管工作仅仅是捡落叶,除杂草,工资低微,不过他心里已经极其满足。

  张成刚认为职位没有高低,当看到自己所管理的区域一片洁净,心里会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工作之余,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泡学校图书馆。“由于家庭贫困,我高中便早早辍学,为了生计外出打工,虽然早年间接触过中医,但一直没有接受过专业、系统的医学学习。为了弥补遗憾,我在四川工作之余跟着一名老中医学习了3年的临床知识,此后又在重庆自学了5年方剂学。”张成刚说,在云南中医学院的图书馆里,他惊呆了,觉得自己掉进了知识的宝库里,每本书都是“宝藏”,而且很多专业知识可以反过来矫正之前所学的不足。

  越来越强的学习兴趣,让张成刚放弃了很多休息时间,图书馆、自习室……他复习、做笔记、看书的身影都轻易被同学捕捉到。“一开始觉得很惊奇,但看了学校官微的推送之后,更多对他充满敬佩。”云南中医学院的学生们纷纷评价说。

  科任教师点赞“喜欢中医的人都欢迎走进课堂”

  在图书馆自学一段时间后,张成刚决定跟班上课。国庆刚过,他从校园内的书店买了相应教材,到基础医学院跟新生们一起上课,首先是中医基础理论和解剖学。“正常周一、周三和周四都有课,我在完成手头工作之后,请两个课时的假去听课。”张成刚觉得学习很重要,但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能耽误。

  对于自己的课堂上突然出现一个“大龄”新学生,科任老师们倒也没觉得非常吃惊。“之前学院也会有一些年龄大一些的中医爱好者来旁听,那天走进教室第一眼就看到他,一开始有点儿奇怪,但我也就接着上课。”2018级中医基础理论的科任教师杨胜林说,后来张成刚说明了原委,他表示非常欢迎喜爱中医的人走进课堂。

  而在上课的过程中,杨胜林默默观察着这个新同学。“他话不多,但可以从专注的表情看出来善于思考,并不单纯是听我讲授的知识本身。”

  一节课下来,人体解剖学和中医基础理论课需要牢记的东西特别多,过了记忆最好的年纪,学习起来会很吃力吗?对此,张成刚认为这不是难事,凭着对中医的热爱劲,只要愿意多花点功夫和力气,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而对于是否想通过成人高考,系统学习拿到文凭,张成刚表示会先把基础一点点夯实,如果时机成熟,他会去做这样的尝试。

  同学盖章:“这怕是一位王者级别的大叔”

  青云子:自从在图书馆见到这个大叔在看无注解版的《伤寒》,我就知道是一个高手。大叔还有笔记写得密密麻麻,曾经坐过我对面。小编你可能错误估计了这个大叔的实力,他怕是王者级别!大叔可能不需要我们帮助,只要在看书的时候别被打扰就好了。

  张琼:看到他坐在楼道里看书的照片,那一瞬间我的心触动了,园丁叔叔对知识的渴望和对梦想的执着,是多么宝贵的品质啊!学校开放式的图书馆不仅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学习环境,也为其他人提供了便利,真好!“幸福”的我们应该更加珍惜时间好好学习才对。

  孙刚:为自己梦想而活,为自己梦想拼搏,人的一生活成这样也很成功,为你点赞!

  寸淑娟:图书馆里的背影、楼道间看书的背影、弯腰捡落叶的背影、精心修剪树木的背影,原来是清晨召唤我们看猫头鹰的大叔背影。我们祝你梦想成真。

  王明翔:一天一天,你是否还相信活在你内心深处那个顽固的自己?

  杨鸿雁:高天白鹭秋,你在深秋独钓一篓暮色,明天你一定可以钓漫天的朝阳。

  (记者 罗南 通讯员 陈灏 段根源 付选 图片由云南中医学院大学生记者站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