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视频︱云南50冢古墓、祖坟被盗 先人白骨被抛露草丛气煞村民)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绝不让盗墓贼再猖狂!”保山昌宁警方组成专案组,经过缜密侦查,一举打掉了这个由当地5名村民组成的盗墓团伙。9月15日,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从昌宁县公安局获悉,该局于去年侦破的系列古墓被盗案中的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昌宁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昌宁县人民法院将于近期开庭审理,等待这伙盗墓贼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嫌疑人指认现场嫌疑人指认现场

  2014年以来,保山市昌宁县漭水镇明华村,很多村民的祖坟相继被人掘开,先人遗骸遭到损坏,墓中随葬物被偷盗一空。

  接下来的时间里,与明华相邻的明德、老厂以及临沧市凤庆县大寺乡交界处的“子孙山”、“大平掌”、“红木树”一带也接连发生古墓被盗案件。

  至2017年8月底,这一带发生了数十起古墓盗窃案,有40余冢清末和民国初年的古墓相继遭到盗窃和破坏。

  几年来,当地村民眼看着自家祖坟被挖、先人白骨被抛露在杂草堆里,无不痛心疾首。

被盗的徐家大墓被盗的徐家大墓

  “你家祖坟被挖了,快来看看。”

  明华村有1116户人家近3500人,是当地的一个大村,居住有徐、李、杨、施、瞿、禹6个大姓。

  今年58岁的李向荣家住明华村,当地有名的徐家大墓就在他承包的山坡茶地上。

  去年年初的一天,李向荣像往常一样到自家的茶地上巡查,当他走到茶地中央时,突然发现徐家大墓居中的一冢坟茔旁出现一个大洞。

  “不好,徐家大墓也被盗了!”联想到近来屡屡听村里人说家中祖坟被人盗挖,李向荣急忙拿出电话通知了徐家的后人。

  “你家的祖坟也被挖了,你快点来看看。”接到李向荣的电话,今年65岁的徐喜发赶紧叫上家族的几个后辈,气喘吁吁赶了过来。

  徐家在明华村是大姓,居住时间长,人丁兴旺,在当地分设有4组古墓墓葬。其中,李向荣茶地上的这一组分为前后两排,有徐家10多位先祖的坟茔。

  现场的情景让人触目惊心,居中的一冢坟茔被人从侧面掘开一个大洞,坟墓旁堆满了被掏出的泥土,四周除了散落着一些古墓中的零碎物品以外,几截徐家先人的尸骨也暴露了出来。

嫌疑人指认现场嫌疑人指认现场

  长眠百年的先人不得安生

  此情此景,徐喜发不由浑身发抖。而更让老徐气愤的是,细细查看后发现,一旁的5座祖坟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气极了的老徐急忙向村两委负责人做了报告。

  “这些人简直是丧尽天良,竟然让我家长眠百年的先人不得安生,一定要想办法制止,老书记你要为我们做主呀。”听了徐喜发声泪俱下的控诉,明华村的支部书记徐喜浩安慰他说:“村两委已将近期村中古墓连续被盗挖的情况向派出所报了案,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已成立了专案组,相信会抓住这些不法之徒的。”

  此后半年,仅位于李向荣家茶地上的徐家大墓,被盗墓贼光顾5次。

  “此前发生的很多被盗的古墓,大多离村子较远,位置较偏远和荒凉,被盗后不易被人发现。”徐喜浩介绍说,而眼前被盗的徐家大墓距离村子较近,山上还有茶地,盗墓贼不顾被人发现,在半年时间内频繁作案,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境地。

  “自古以来,周边村民一直信奉着‘两家人即使有再大的冤仇都不能挖人祖坟’的古训,而现在这伙盗墓者的卑劣行径,已严重伤害了周边群众的感情,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徐喜浩说,受害群众强烈要求公安机关尽快将这伙盗墓贼绳之以法,以平民愤,以慰人心。

徐家后人讲述大墓5次被盗挖情况徐家后人讲述大墓5次被盗挖情况

  古墓被盗始于2014年

  “‘断人财路、挖人祖坟、撬人墙角’是我们这里老百姓最痛恨的3件事,现在却有人不顾伤害村里人的感情,四处盗挖别人的祖坟,我们简直把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明华村的杨大爹介绍说,有一点让很多村民都想不通,这些盗墓贼到底是哪里的?怎么会对村里的古墓一清二楚?咋个连续几年到处乱挖也没人发现?村民们的疑问也正是公安机关调查的方向,其实从接到第一宗古墓被盗报案起,昌宁县公安局漭水镇派出所就开始组织警力展开了调查。

  漭水镇派出所所长段映朝告诉记者:“从2014年起,昌宁县漭水镇明华村、明德村陆续有村民反映,自家清末时期的祖坟被人盗挖。接案后,所里立即上报县局领导,县局领导高度重视,成立了以副局长杨金利带队、以我为组长,由县局刑侦大队、漭水派出所民警组成的专案组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段映朝介绍说,为尽可能的获取线索,几年来专案组民警走遍了明华、明德等村组四周的大山,在对每一冢被盗古墓调查取证的同时,还走访调查了大量村民,排查范围一度扩大到临沧市凤庆县的大寺乡、平和村一带。

  经现场勘查,专案组民警初步总结出这伙盗墓贼的作案手法及特点:这伙人熟悉村情,虽暂不能排除外地人流窜作案的可能,但分析判断应该就是本地人,甚至就是本村人。

  他们白天到古墓踩点,晚上去盗墓,被盗古墓多为清末的民间古墓。作案工具有撬子、锄头、手电等。

  挖洞后,离开时又回填好,时间一长,盗洞周边杂草一长出来,不易被人发现。不过民警们也发现,有几冢古墓被盗后,没有回填,从洞外就能看到亡者的白骨,有些虽然回填过,但是仍然有白骨露在外面,令人不忍目睹。

  “这伙盗墓贼手法娴熟,作案时间快,下手准,颇有些‘摸金校尉’的感觉。”经过一段时间的摸排,根据村治保委员会提供的线索,专案组初步确定了几名怀疑对象。

  案件侦办陷入僵局

  “2015年和2016年两年,是古墓被盗高发期,虽然群众要求严惩盗墓凶手的呼声越来越高,但由于盗贼狡猾,虽然确定了怀疑对象,但办案民警苦于一时间拿不到强有力的证据,所以一直只能在暗中继续监视和摸排。”段映朝说。

  根据调查的情况,办案民警发现,被盗的古墓大多处于距离村子较远的山梁上。“一是距离远,二是隔代多,村民一般不会经常去祖坟上巡看。”段映朝说,按当地风俗,一年时间里,村民只有清明时节才上一次祖坟,有的在进山采菌子或放羊时偶尔会路过。

  由于盗贼在盗挖古墓后一般都会回填盗洞,时间一长,现场杂草丛生,如不仔细查看,很少会有人能及时发现自家的祖坟被盗。这就造成即使村民发现了自家的祖坟被盗,等民警来到现场后也几乎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线索的情况。

  “更有甚者,当地的一些村民对自家祖坟被盗的情况一无所知,直到案件告破才如梦方醒。”

  段映朝说,虽然专案组一直未间断调查,但没有获得突破性进展,案件侦办曾一度陷入僵局。这起系列盗墓案的侦破工作,也成为扎在办案民警心上的一把尖刀,让他们时时感到隐隐作痛。“我们都感到很大的压力,觉得对不住这些父老乡亲,案子一日未破,我们就无法给乡亲们一个交代。”

  “据统计,从2014年开始至2017年8月底,3年多时间来,漭水镇的明华、明德、老厂以及与临沧市凤庆县大寺乡交界处的‘子孙山’、‘大平掌’、‘红木树’一带接连发生系列古墓被盗案件,其中,清朝中晚期和民国初期的古墓有43冢,现代民间墓7冢,共计有50冢。”

  盗窃案牵出古墓被盗案

  案件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9月。

  当年9月29日,漭水镇明华村村民禹正武来到漭水镇派出所报案说:“我家里的一把长刀、两枚古铜钱和一块翡翠玉龙挂件被盗,我怀疑是本村人徐某某干的。”接警后,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明华村徐某某家,当场在其家中发现禹正武被盗物品,在铁的事实面前,徐某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这个徐某某会不会就是系列古墓被盗案的成员之一呢?”根据之前掌握的线索,徐某某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怀疑对象,派出所所长段映朝提出了怀疑。专案组民警决定进一步对徐某某进行深挖盘查。

  刚开始,面对专案民警的询问,徐某某一言不发,被问急了就会东拉西扯,回避重点。细心的侦查员看破了他的意图。“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咬住他,想办法击破他的防线。”专案组经过讨论,决定就从徐某某的身上一举打开古墓系列被盗案的缺口。

  “我们从你家里搜查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一个玉纽扣,经鉴定,这个东西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这不会也是你从老禹家偷来的吧?”

  “听明华村的村民讲,你曾经拿着一块琥珀跟人炫耀,说是从坟里挖出来的,有这事吗?”

  ……

  在富有办案经验的专案民警的攻势下,徐某某的底线一步一步被击破了,徐某某额头渐渐渗出了汗珠。

  最终,徐某某说出的一句话让专案组民警心头一亮:“你们不要问了,我老实告诉你们,寨子里的很多古墓都是我挖的,除了我以外,我还邀约了寨子里老瞿两兄弟和老施等4个人,另外,周边村子里的古墓也都是我们一起挖的。”想不到盗墓贼就在村子里面,果然是“家贼难防”啊!

  接着,徐某某详细交代了近年来与他人合伙盗挖周边古墓的全部事实。根据犯罪嫌疑人徐某某的交代,专案组民警分头出击,先后将涉案的瞿某等其余6名盗墓案犯罪嫌疑人全部捉拿归案。这其中有5人负责盗墓,一人负责收购和销售盗墓所得物品。

  盗墓、偷窃,功德箱也不放过

  经查,犯罪嫌疑人瞿某某、瞿某江、徐某某、施某某都是漭水镇明华村人,从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这4人又邀约了凤庆县大寺乡的杨某某组成盗墓团伙,先后多次窜至昌宁县漭水镇境内明华村、明德村、老厂村和田园镇达仁村境内山梁,分别对明华村徐家大坟地的徐氏墓;明华村大平掌江边大白坟地许氏、段氏合墓等43冢古墓实施盗掘,另外还盗挖现代墓7冢,并将盗墓所得玉镯、玉纽扣、玉烟嘴、银镯、银烟嘴、银帽子、银纽扣、琥珀等物变卖给施甸县甸阳镇的犯罪嫌疑人蒋某某,获利近5000余元。所得赃款被5人均分后用于吃喝、赌博挥霍。

  瞿某某等5名嫌疑人在盗墓过程中,还以“顺手牵羊”的方式,先后实施入室盗窃农户财物案4起、盗窃摩托车4辆,盗窃昌宁县境内清灵寺、城隍庙、漭水镇圆宝山寺庙内佛像、像章、烛台、瓷器(花瓶)等物多件,另还盗窃清灵寺内功德箱所得现金共计1000余元。

  据统计,整个系列盗窃案,涉案价值10万余元。其中部分财物已被办案民警追回,4辆摩托车已发还失主。

  据5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在盗墓之前的中午一般就会去山上找古墓,物色对象,然后到晚上就去盗墓。盗墓工具为撬子、锄头、手电。因怕在盗墓时被人发现,离公路近的墓他们都不盗。

  一般盗完墓准备离开时,为了掩饰犯罪现场,他们会把盗洞进行回填,但有时匆忙会来不及回填盗洞,而有些盗洞虽然回填了,因为粗心大意,挖出的白骨有部分还露在外面。

  至此,困扰漭水镇明华村等一带周边数千户村民的系列古墓被盗案顺利告破,6名犯罪嫌疑人被悉数擒拿归案。

为破案,专案民警踏遍当地每条山岭。为破案,专案民警踏遍当地每条山岭。

  我家先祖清朝做过大官,所以…

  根据6名犯罪嫌疑人的交代,专案组民警依被盗时间罗列出了50冢坟墓被盗后的财物损失情况,并一一找当地村民进行核实,让办案民警意想不到的是,这伙盗墓贼竟然疯狂到连自家的祖坟也不放过,而带头的就是今年刚21岁的徐某某。

  据当地村民介绍,徐某某自小就游手好闲、好吃懒做。

  “他10岁前得了一场病,之后看上去就有些傻,所以我和他妈基本上就对他放任不管了。”在得知自己的儿子就是本村系列古墓被盗案其中的一名大盗时,徐某某的父亲徐某海懊悔不已。“听村里人说他时常小偷小摸,以前想着他有病也就不管,后来就管不下来了,发展到不仅去偷别人家的东西,还经常把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拿出去卖。有一回我外出后回家,刚进门就看到他竟然抬着家里祖传的那张八仙桌往外扛,要不是被我遇着,祖传的东西就没有了。”徐某海说,前不久听说儿子被抓住了,他叫上老伴赶到后山梁子查看,才发现自己的祖坟也被挖了。“生下这种忤逆子,我也真是愧对祖先了。”

  对于盗挖自家祖坟一事,徐某某这样向民警做了交代。“我早就听说我家的先祖在清朝时曾做过大官,我就想着作为官太太我家的女老祖在下葬时肯定会佩戴很多金银首饰。”徐某某说,所以他就约上同伙第一批就来到自家的祖坟挖开了女老祖的墓。“果然从女老祖的尸骨上挖出了一个玉镯头,另外还有一些银子做的首饰,这些东西都被我们卖了换钱了。”

  “把他们活埋的心都有”

  在得知6名盗挖古墓的盗墓贼已全部落网后,当地的群众争相转告、拍手称快。

  “这个消息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谢公安民警为我们当地群众除了一大害,还了我们一方安宁,实在是大快人心啊。”9月初,在村两委的帮助下,徐喜发召集家族后人重修了徐家大墓。

  “我家六代老祖宗的坟先后被盗,我们徐家后人实在是太气愤了。同是一村人,想不到这么缺德的事情他们也做得出来。”徐喜发说,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要是知道的话,非要透透打他一顿,想把他们活埋的心都有!“现在好了,抓住了盗墓贼,大家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我们也终于可以告慰先祖了。”

徐某某在自家祖坟前给先人叩头谢罪徐某某在自家祖坟前给先人叩头谢罪

  当地将加强联防

  据办案民警介绍,此次送鉴定文物虽然总价值不大,但连续发生的古墓被盗案却极大地伤害了当地群众的情感,在群众中影响极坏。甚至于案件告破后,部分村民除了要求要严惩凶手以外,还放言说,要将几个盗墓贼从村子里撵出去。

  “群众的呼声使得我们肩上的担子更重,群众的要求就是我们工作的目标。”段映朝说,为维护当地群众的利益,为群众造就一个安定祥和的生活环境,派出所将加大工作力度,密切联系警民合作关系。“在和村两委商定后,派出所已和当地各村达成共识,下一步民警将和各村治保委员会组成联防队,共同开展联防,确保家园安宁。”

  15件被盗物品属文物

指认被盗物品指认被盗物品

  据办案民警介绍,此次涉案有50冢当地墓葬,经过盗墓贼的盗挖后不同程度遭到损坏,大量的墓中物品被盗。

  经过云南省文物总店有限公司鉴定,其中43座墓葬为清代中晚期至民国时期民间墓地,对当地民俗及历史文化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其余7座墓葬为现代民间墓葬。

  另外,在案件侦破后专案民警共计缴获了26件古墓被盗物品,其中编号1至编号11物品为现代工艺品,编号12至编号26的物品为清代晚期常见各类饰品,属一般文物,全部文物鉴定总价值为人民币5220元。(记者 崔敏 通讯员 龙光杰 李志旭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