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0万元辛苦费没拿着 10余名司机堵了中北汽车租赁公司大门)

  7月9日上午,云南滇柏汽车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滇柏汽车)总经理柏先生,与公司10余名司机和工作人员来到昆明东风东路昆明中北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北租赁),与中北租赁相关人员协调解决司机接单跑活而拿不到的4月部分尾款和5月欠款。

  久久等候,在中北租赁相关人员迟迟没有出现情况下,滇柏汽车的10余名司机及工作人员从中午12点左右采取了堵门的方法。半个多小时后,中北租赁相关人员出来进行接洽,才停止了堵门。

  滇柏汽车的杨师傅告诉晚报记者,自己带车加入滇柏汽车三四年了,“我们司机与中北租赁没有直接的业务联系,而是滇柏汽车服务与中北租赁有业务合作。我们这些司机接一单活拿一单的钱。因为中北租赁欠我们公司的钱,所以导致我们有部分辛苦费没有拿着,多的有8000多元,少的有4000多元。”

  孙先生自称是滇柏汽车与中北租赁业务合作的对接人。孙先生说,与中北租赁只有口头协议,滇柏汽车服务从今年1月25日开始根据中北租赁的派单,负责昆明航空机场接送业务,并且答应次月30日结上月的账。“没想到,到了5月30日结4月的账时,中北只转账6万元,而7950元未支付。因为中北租赁擅自改变当初约定,从6月2日起,30余名司机就不再接中北租赁派单。可是到6月30日结转5月跑车费88980元和其他业务费用4870元时,对方没有支付费用。我们有前两个月的转账记录及每名司机的接活单,可以证明我们公司曾与中北是有业务来往的。”

  孙先生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他与中北租赁此项业务(昆明航空机场接送项目)的对接人多次联系,却得不到答复。“无奈的情况下,10余名司机今早9点半相约来到这儿,找相关人员找不着,也无人接洽商量,因而他们就采取了堵门措施,直到中北租赁此项目负责人出面,大家才停止了堵门,但仍没有得到答复。”

  下午3点30分许,滇柏汽车总经理柏先生去到中北租赁办公区,也没找到相关人员。柏先生介绍:“我们与中北租赁只有口头协议,正在完善相关合同时,就出现了此种情况。面对该种情况,公司出于人道方面考虑,先行向司机垫付了50%应由中北租赁支付的欠款。”

  下午3点40分许,晚报记者根据滇柏汽车孙先生提供的电话号码,拨打联系了中北租赁(滇柏汽车服务方所称的中北租赁昆明航空机场接送项目负责人)焦先生。焦先生答复记者:“如果他们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另外,据我目前所知,他们与我们没有业务往来。”

  下午3点50分,记者离开时,滇柏汽车服务总经理柏先生与10余名司机仍在中北租赁办公室外等候。(记者 吕世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