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死都要回去!”“那我就成全你!”这是事发前小翠(化名)和男朋友最后的对话,没等她回过神来,一瓶酒精就泼到她身上。紧接着,一件火光闪闪的体恤飞向她,刹那间,她被困火海,出于求生本能,她冲向客厅……从此,她失去了美丽容貌。经过4年维权,今年3月20日,昆明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小翠的前男友小锐(化名)赔偿她精神抚慰金及各项损失共47万余元。

被烧伤前被烧伤前

  讲述

  吵架酿悲剧 她被男友泼酒精烧成重伤

  再次回忆那段悲催的爱情,小翠的心仍会刺痛。

  小翠是贵州兴义人,几年前来到昆明谋生。在她的记忆里,2014年的一天,她通过陌陌交友软件认识小锐。相识一两个月里,小锐一直在追求她。久而久之,她对小锐有了好感,并于当年9月答应与他交往。

  确立恋爱关系后,恰逢小翠老家办酒席,她把男朋友带回老家。在小翠看来,这次带男友回家,除了参加酒席,最主要的还是把男友带回家给父母看看。

  一个多星期后,他们从贵州老家回到昆明。

  2014年9月24日是小翠25岁的“农历生日”。男友邀小翠到家里吃饭,还亲自下厨做几道好菜为小翠庆生日。

  小翠记得,当天18时许,男朋友开始做饭。饭做好后,由于女人身体上的原因,她感觉不舒适,吃饭没胃口,于是告诉男友她不想吃饭了,让男友自己吃。

  “我辛辛苦苦做好饭,你却不吃!”小翠感到男友有点生气。

被烧伤前被烧伤前

  小翠称,在她饭后坐到沙发上时,男友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加之身体不舒服,男友的行为让她很反感。20时左右,男友的朋友打来电话,想邀他们一起出去玩。因为,小翠之前跟男友的这些朋友有过接触,就提出不想去玩。

  此刻,彼此心情都不好,开始吵了起来。

  发生争吵后,小翠提着包想回家。男友不让她走,把门反锁起来。

  小翠称,男友把她抱进房间床上……小翠说,她不愿意,拼命反抗,反抗中说:“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去,死都要回去!”

  “是不是今天死都要回去?”面对男友追问,小翠作出肯定回答。

  “好,我今天就成全你!”还没有等小翠反应过来,男友从床头柜上拿了一瓶酒精泼到她身上,随后,一件火光闪闪的白色体恤飞到她身上。出于求生本能,她冲向客厅。

  男友见状,赶紧拿来被子扑火。

  随后,她被带到卫生间,身上大火被彻底扑灭。

  在卫生间里,小翠发现脸被烧黑,赶紧呼喊男友送自己去医院。小翠说,男友当时也被吓懵了,几分钟后才回过神来。

被烧伤前后对比照被烧伤前后对比照

  立案

  好友帮报警 男友涉嫌刑事犯罪被调查

  为何没及时报警?小翠称,当时,男朋友说要送她去医院,但必须答应不能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小翠说,由于被烧伤的伤口剧痛,她想快点去医院治疗,就答应了。

  事后,她的手机被拿走,感觉在医院治疗这段时间如同坐牢一般,自己天天被监视。

  当年10月中旬,他们从医院回到了家。

  在小翠看来,男友的警惕放松了,还给了她一部不常用的手机。

  一天,趁男友不在家,她通过微信联系了自己的好友小陈,并将自己受伤的照片和事件经过告诉小陈。

  好友小陈替小翠报警后,第二天中午带着民警找到小翠。随后,小翠、小锐被民警带走接受调查,小锐也因涉嫌刑事犯罪被立案调查。

  2015年7月,因证据不足,小翠拿到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出具的撤销案件决定书。之后,为了能给自己的这次烧伤事件讨回一个公道,小翠踏上漫长的维权之路。

被烧伤后被烧伤后

  一审

  上诉被反诉 男女双方诉求均未被支持

  女友状告男朋友 男友提出反诉

  经司法鉴定,小翠为重伤二级,伤残等级为三级伤残。

  2016年,小翠委托律师将男友小锐告上法庭,索赔各项经济损失共80多万元。

  面对昔日女友的诉讼,小锐方也提出反诉,请求法院判令原告方小翠退还其垫付的5万余元医药费,并返还700元伤情鉴定费。

  盘龙区法院一审认为,小翠提供的证据未能直接证明小锐对其实施了侵权行为,且盘龙公安分局已对小锐涉嫌故意伤害小翠一案作出了撤案处理。因此,小翠应当承担举证不利后果,为此她的诉讼请求没得到一审法院支持。

  至于,小锐一方提出的反诉请求,一审法院认为,小翠在小锐家被烧伤后,小锐作为男友多次自愿表示要对小翠负责,承诺尽力医治小翠,并以实际行动为小翠支付了部分医疗费用。现在,小锐要求返还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对于小锐的反诉请求法院也没支持。

被烧伤后被烧伤后

  终审

  责任七三分 前男友被判赔47万余元

  小翠说,为了打官司,她在住院期间采用录音方式录了一些证据。由于不服一审判决,她上诉到昆明中院。她认为,虽然案件没有直接证据指认被上诉方所犯罪行,但经证人出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证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通话录音以及其他在案证据,完全可以证明被上诉人对上诉人实施了伤害行为。

  二审中,小锐在答辩中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请求法院驳回诉求。期间,小锐一方也提出上诉,请求法院改判由小翠返还垫付的4.8万余元医疗费和700元伤情鉴定费。他认为,小翠所受伤情是其自身行为导致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的侵权行为造成的伤情。小翠受伤后,他只是为了使伤者得到及时治疗,暂时为其垫付医疗费,并非赠予。

  一审法院在审理中,确认了两人之间的恋爱关系。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证实小翠身上的酒精是因何被点燃的,但根据二审法院查明小锐自认事实,小翠受伤起因是与小锐争抢酒精瓶致酒精泼洒到身上后引发着火被烧伤,双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均未冷静、理性处理双方争执,应当能够预见酒精这种易燃物可能产生的危险,故双方对损害发生的后果均有过错。综合案情,法院确定由小锐承担70%的责任,小翠承担30%的责任。一审法院对此处理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二审法院审理后确定,小翠因这次烧伤导致的损失共计65万余元。

  二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判决结果,改判由小锐赔偿小翠损失44万余元,并判赔3万元精神抚慰金。

  (记者 熊波 文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