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有关部门发出的文化惠民保障卡预警。云南省少儿舞蹈协会近日就建议机构将舞蹈课价格定为35元每节课的有关事项进行了说明。

  该协会称,舞蹈机构每间舞蹈教室加上公摊平均面积100平方米左右,租金在70元/平上下,每间教室房租成本约每年约8.4万元。一间教室可安排开设8-10个班,一个班80节课,每节课房租约占130元,专业少儿舞蹈老师每节课是费约150-200元。一个班15名孩子,平摊在每个孩子身上约为22元/节。再加上机构装修、教务、管理、运营、物业,水电、物品课时赠送和其他隐性支出等各项费用,成本不超过30元每人每节课时(90分钟)。因此,协会建议机构舞蹈价格定为35元每节课(已含20%的利润)。   

  该协会认为,商品的价格取决于商品的价值与市场需求,再者,艺术培训本身属于教育产业,利润在百分之二十左右比较合理。现在普遍市场舞蹈价格在80-100元每节课,确实存在偏高。现在机构不盈利是因为自身学生不饱和,空置率过高,所以所剩利润无几。但协会认为,不能因为自身问题所产生的空置成本转嫁到家长和孩子身上,机构要想产生盈利,应该提高教学等自身质量及减少空置率,而不是提升课时单价获得盈利。除了学习舞蹈的学费以外,家长每年还需花费大量比赛考级、服装等高昂费用,负担已经很重了。                  

  所以在疫情期间,家庭收入锐减的情况下,为了减少因为经济问题让孩子放弃学习舞蹈,协会才联合一些机构推出了惠民保障卡4折的价格。这一举措也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让更多孩子能够加入学习舞蹈,减少机构空置率,提高机构利润,增加舞蹈教师就业率及收入。该协会的目的只是让舞蹈培训回归到教育的本质,而不是高价产品。即使单价高也不一定会盈利,减少机构空置率,让越来越多的孩子学习舞蹈才是“双赢”的出路。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张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