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

  如果是春天的话,我想去次香格里拉。这时,骄阳正好。风吹过林捎,漫山的杜鹃花开。

  轻盈柔软,一丛丛、一簇簇,将雪域百味都融进了一方秘境。

  “雪融化了会变成什么” “会变成春天呐~” 杜鹃林的鸟儿在树枝跳跃鸣笛,伴着叮咚地溪水流向远方……

  白马雪山、碧古天池、石卡雪山……

  大杜鹃、小杜鹃、高山杜鹃……

  白的、粉的、紫的……

  伴随着春光,香格里拉所有的美都融进了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海中,带来了破冰而出的希望,带来了阳光灿烂的平安。

  所有的事情都像值得期待的那样,万物可爱,闪闪发光,与香格里拉的杜鹃盈满了一整个春天,宛若未经尘染的人间星光,温柔了这一块与世隔绝的绝尘净域。

  行至朝雾里,在杜鹃花开的季节里,香格里拉的春天藏着雪山峡谷、原始森林,随手抓一束风,仿佛能将雪域高原的鲜花草甸、高原湖泊都握在手里。

  坠入暮云间,在繁花似锦的春风里,密密匝匝的杜鹃花,一阵紧似一阵地随风摇荡,带着春天的哼唱,错落着漾开在幽深宁静的“拉姆冬措”千湖山。

  莺飞草长,雨崩村的石缝里几撮青苔冒了出来,普达措山头的嫩芽也勃勃待发,熙熙攘攘,相互交织,晃荡出了香格里拉的春天,一片鲜活嫩绿有条不紊的开放。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山高水远处的杜鹃藏着欣喜掩着希翼奔来。

  晚风渐息,星河若隐,云雾苍苍里的春光撑起阴霾踏过阴晦归来。

  破晓清晨,山满杜鹃,我在香格里拉,等春来。(王雪丹文 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