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冯琪雅向本次全国人大会议提出建议,恢复强制性婚前检查。冯琪雅认为,《婚姻法》取消强制性婚前检查规定后,由于新人的侥幸心理或不知情,导致先天不足婴儿出生,不仅影响小两口的家庭生活,还会加重社会负担,影响人民群众生活的幸福感。

  《北京青年报》评论:近年来,社会上要求恢复强制性婚前检查的建议越来越多,黑龙江、吉林、云南等省份已经恢复了强制婚检,与此同时,反对恢复强制婚检的意见也不少。笔者赞同冯琪雅代表的建议。婚检不仅有利于减少新生儿缺陷,而且强制婚检无需以限制婚姻自由为代价,相反,其正当性在于保障结婚对象的知情权,更有利于婚姻的稳固和谐。

  法律规定强制体检,其实是在比拟当事人在完全自由谈判的情境下做出的最优选择,即每个人都有权利了解自己和对象的健康状况,也有义务让对象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实际上,2001年修订的《婚姻法》第7条仍然规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禁止结婚,第10条将此列为婚姻无效的事由。这仍然是很多婚姻中的定时炸弹,被隐瞒的一方包括其家属可以据此起诉至法院,要求从头否定整段婚姻的法律效力。

  故而,体系性的制度改革措施包括:恢复强制婚前检查,但具体项目上以与夫妻共同生活有关的必要性为原则;有条件的地区可以继续坚持免费检查,需要实行收费检查的地区,应给予当事人更多自行选择项目的权利;将隐瞒重大疾病作为婚姻的可撤销事由,允许结婚对象本人在知道或应当知道隐瞒事由一年内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