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一项公共政策,需要深入调研、反复论证,须知出发点好只是第一步,还要做到落脚点也好。

  2月26日上午,山东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日前发布的《山东省女职工劳动保护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进行解读。《办法》第16条规定,“女职工经医疗机构诊断为围绝经期综合征不能适应原安排的劳动,申请调整工作岗位的,用人单位应当安排其能够适应的其他劳动”。该规定在被赞“关爱女性健康”“做法人性化”的同时,也招致争议。(3月1日《新京报》)

  不管是曾几何时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对招聘环节中就业性别歧视的具体表现进一步作出细化规定,还是山东此次出台的这个《办法》,在国家规定的孕期、生育期、哺乳期保护基础上,增加了女性经期、待孕期、围绝经期的保护措施,皆显示出在保障女性就业权利方面的立法努力,已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只是有几点依然值得强调:其一,保障女性就业权利,立法只是一个方面,其同样离不开女性自己的积极维权、企业的道德自觉以及社会大环境在尊重女性方面的进一步改善;其二,正因保障女性就业权利是全社会的责任,所以法律规定应体现社会共识,制定的每条规定,都应是寻求社会“最大公约数”的结果;也就是说,公共政策必须考虑可操作性,若无法落实,其初衷再良善,亦无济于事,甚至适得其反。

  以此审视《办法》中的第16条规定——“更年期可申请调岗”,诚然,更年期的女性,由于生理原因,确实需要更多的人文关怀和照顾,但问题在于,如果把“更年期可申请调岗”作为一项权利确定下来,就需要考虑诸多方面。比如怎样科学有效地判定更年期,具体应该如何操作,哪些岗位可以申请调整,用人单位不按照规定调岗怎么办等,唯有这些问题都能得到妥善解决,“更年期可申请调岗”才具现实意义,否则就是一纸空文。

  而众所周知,法律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得不到贯彻落实的公共政策,给公众画的饼越大,越会叫人失望,对政府公信力的损耗就越大,且损伤法律尊严的同时,还浪费立法资源。不仅如此,它有时还会事与愿违。举例来说,倘若“更年期可申请调岗”得不到有效落实,非但不能更好地保护女职工的平等就业、职业安全和生命健康,反过来还会让企业对女性生出更多的偏见,进一步加剧隐性歧视,从而变相增加女性就业难度。

  虑及此,对于“更年期可申请调岗”的规定,山东有关部门还需重新打量,若是落实难度较大,不妨进行相应调整。由此也说明,制定一项公共政策,需要深入调研、反复论证,须知出发点好只是第一步,还要做到落脚点也好,最好充分听取各方意见,让公众、专家、企业人士等都参与进来,以至于保证公共政策的专业性、科学性以及可操作性。(刘孙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