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否?婚否?长辈的关切竟成为一些年轻人的心病。记者发现,春节临近,一些在城市工作的年轻人陷入了“近乡情更怯”的情绪之中,他们面临长辈催婚的压力,因而焦虑。记者从湖南省脑科医院了解到,近期,医生接诊因春节催婚焦虑的年轻人增多。(1月15日观察者网)

  春节让年轻人不得不焦虑:现在工资多少呀?买房买车了吗?有对象了吗?要不要给你介绍相亲?还不准备生孩子啊?可以要二胎了呀!诸如此类,势必会是亲朋好友聚会一堂时必谈的话题,也是七大姑八大姨兴趣之所在。

  作为被操心的对象,我们很多时候对此都充满无奈,听多了还会厌烦甚至厌恶。而我们也有充分的理由表达不满:我有没有对象、结不结婚,干卿何事?我的事情我做主,你们干嘛这么啰哩啰嗦、唠叨个不停,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当然,种种不满通常只会埋藏在心底,毕竟长辈们是出于关心,没有恶意。

  因此从中不难发现,“春节焦虑症”的背后,追本溯源是价值观念的冲突。长辈们依旧秉持的是那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就是大家的事”的传统家庭观念,正所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家庭关系没有明确的界限,权责没有边界。而年轻人则不同,更多的喜欢自在,崇尚自由,追求自主。在其看来,结婚与否,都只是一种选择,没有高低优劣之分。

  正因从这个意义上说,“春节焦虑症”是隔代之间一种不可避免的价值冲突,所以年轻人要认识到这就是现实生活——很多时候都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一如南宋词人辛弃疾的感叹:“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亦如宋人方岳有诗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因此面对才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春节焦虑症”,年轻人同样需要直面。这里的直面有多层意思,可以向父母长辈们讲清道明,把事情说清楚;如果说不清楚,共识实在无法取得,也应该大声说“不”,直接摆明自己的态度;除此之外,找心理医生纾解心中的焦虑也好,春节不回家外出旅行也罢,亦不啻为一种次优选择。

  其中最糟糕的是年轻人在“春节焦虑症”中出现自我迷失的情况,简单地说就是结不结婚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似乎结婚也可以、不结婚也行。当一个成年人连自己要走什么路都不清楚,他人操心再多,也很难有一个好的结果。故而,对于“春节焦虑症”,年轻人除了要想好怎么自如应付父母长辈的逼问,也要想想,有多少焦虑情绪是因为自己的迷失?(刘孙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