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七彩云南·欢乐世界上热搜!民族自信下的中国主题乐园了解下↓↓)

  事件回放

  近日,微博网友@骑着鲸鱼游世界 发布了文章《怒怼七彩云南·欢乐世界,你凭什么称中国“迪士尼”》,文中称欢乐世界高昂票价、迷之造型、看不懂的乐园IP、被动的互动形式、魔幻的交通方式、慢半拍的餐饮服务全都成为了“槽点”。短短3天内,这篇将云南本土主题乐园和迪士尼乐园进行比较的文章,在微博上受到了广泛关注,转发量迅速过万,引发了不少大V和网友的关注。在微博热搜排行榜上,一度挤进了热搜前3名。

  一个是有着63年历史的西方主题乐园,一个是开业仅两个月的云南本土主题乐园。当下全国各地主题乐园建设如火如荼,但在娱乐项目上无可避免的出现了同质化,这个云南人自己的主题乐园到底有啥独特之处?该如何从主题乐园激烈的竞争中突围?它是否代表了云南主题乐园的根与魂?

  记者观察

  设施人性化带娃也不慌

  9月24日,是中秋小长假的第三天,也是滇池开湖之后的第一个公众假期。上午10点,环湖路晋宁一段的车流比之前多了不少。尽管如此,在到达古滇码头的停车场后,记者用了不到5分钟就顺利找到了车位,随后从停车场步行约10分钟,便走到了欢乐世界的入口。

  “您好,免票的儿童需要走另一个通道。”张先生和妻子刚走到检票口处就有工作人员迎上来,接过他们手中的儿童手推车,带着孩子从专用的入口进入园内等待,并一直照顾到家长成功刷票入园后,才把孩子安全交到夫妻俩手中。

  作为“七彩云南·古滇名城”文化旅游区的核心部分,欢乐世界主题乐园紧扣“古滇文化”“民族文化”“地域文化”三大文化脉络,建设了滇军营地、幻滇奇域、童梦世界、万象部落、洪荒秘境、霜月寒洲、四季花海七大主题分区,每一个主题分区内,都有配套的餐饮和主题购物。此外,还有专为儿童打造的娱乐中心FEC乐园。

  记者注意到在园区里配置了许多人性化的设施。七彩专列小火车既是一项游乐项目,同时也是园区内除了双脚之外的主要交通工具,沿途设置4个不同站点,可以到达园内的各个主题分区。而在每个游乐项目的入口处,都实时显示该项目的营业时间以及排队需要等待的时间。此外,园内的所有洗手间均配备了3卷厕纸,家庭卫生间内婴儿护理台、儿童马桶等设施一应俱全。在专门为2至6岁儿童打造的童梦世界门前,还专门规划了婴儿车停车位。

  游乐设备高端物超所值

  对于稍大一些的孩子来说,“欢乐世界”园区设有81个游乐项目,汇集全球顶尖游乐设备精华。包括瑞士B&M公司、德国MACK公司、美国S&S公司等世界一流游乐设备公司为乐园提供的包括宽翼过山车、蓝火过山车、双塔太空梭等超大型设备。

  在霜月寒洲主题区域内,雪鹰宽翼过山车每次“发车”都是座无虚席。这个长1024米,可同时乘坐64人的过山车是过山车中的“霸王龙”。上去之后,人悬空在轨道两侧的半空中,随着轨道在高差45米的空间内360度旋转翻滚,加上独一无二的逃脱塔设计,可以说是园内最刺激的项目,坐一次已经值得入园门票价格。

  “虎跳峡激流勇进”以云南著名景点虎跳峡作为创作背景,打造出36米高的虎山主题包装。乘坐过山车经过180度的大回环,再从虎口脱险,直冲入河,激起漫天水雾。

  不敢尝试这些刺激项目的小伙伴也没关系,“滇池之眼”摩天轮能满足你的“少女心”。这个高108米、可以同时乘坐336人的摩天轮,规模可以排名全球前20,乘坐起来舒适度很高,非常稳当。设备以“孔雀”进行主题元素提炼包装,坐上摩天轮可以一览滇池全貌,尤其是日落时分更是看夜景的不二之选。

  文化元素突出却不腻味

  除了园区设计处处透露着云南元素外,欢乐世界也有7大IP人物作为相对应主题分区的欢乐使者,分别是“奇翼虎”“象神”“虎神”“鹰神”“花灵”“石灵”“雀灵”。

  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长着翅膀的“奇翼虎”,它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滇王墓出土的一枚带扣上的图样。传说在2000多年前,这只有翼的老虎无所不能,保佑着云南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而游乐设备也因为被赋予了文化色彩而变得与众不同。“雪鹰宽翼过山车”以云南雄鹰结合梅里雪山作为主题核心;“虎跳峡激流勇进”以云南著名景点虎跳峡作为创作背景;“象戏游龙过山车”展现了云南特有的地域文化。还有在飞翔影院内播放的影片《飞越彩云南》,采用全实景航拍云南著名景点,结合CG技术呈现出亦真亦幻的醉人画面。影片内容囊括了云南绝大部分著名景区,可以实现一部影片游云南,用飞翔的视角,俯瞰多姿多彩的彩云之南。

  虽然这些元素对于云南本地游客来说都已耳熟能详,但首次与现代的游乐设备相结合,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值得一提的还有园区内不同主题的手办店,IP人物奇翼虎造型的糖果、U型枕、T恤、帽子等等,品类繁多,看得出设计和生产都很用心。

  声音

  旅游项目越丰富吸引力越大

  从2013年云南华侨城温泉水世界开业之后,西双版纳万达主题乐园、石林冰雪海洋世界、1903梦幻联邦乐园、弥勒湖泉温泉水世界……云南主题乐园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是大部分主题乐园在项目上都出现了同质化的情况。以云南文化为主题的乐园建设,能否从竞争中突围?

  “云南正在经历旅游革命,目前全力打造的‘一部手机游云南’既是科技平台,又是服务平台。” 昆明市旅行社行业协会会长、中恒泰信集团副总裁朱伯威说,平台上旅游资源、服务资源越丰富,服务就越有保障,平台的功能也能得到充分发挥。一定程度上来说,以云南文化为主题的本土主题公园建设,是对区域性旅游资源的丰富。

  朱伯威坦言,开发旅游资源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更多游客和旅游消费者。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来说,一个区域中旅游资源越多,项目越丰富,内涵参与性越大,对游客的吸引力也越大。“欢乐世界”作为一个新兴的娱乐项目,从规模上来看,在云南及周边省份的城市中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昆明区域性旅游经济的发展过程中,有机会打造成一张靓丽的名片。从客观上来说,在云南旅游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也代表了云南旅游经济发展的战略眼光。

  用现代科技讲好“云南故事”

  “娱乐型的主题乐园对传统意义上旅游资源的依赖相对较小,更多的体现在对文化的挖掘,并且在此基础上进行的文化创意和提升。”昆明学院教授、《旅游研究》主编窦志萍说,要打造一个口碑与经济效益双赢的主题乐园,不应只是简单地照抄文化符号,应在深入挖掘文化内涵的基础上,借助高科技,形成新的文化创意,讲好“云南故事”。

  窦志萍认为,主题乐园的旅游目的以娱乐为主,消费群体偏向年轻化,这类群体更喜欢新奇的事物和一些偏向未来的东西。因此对传统文化进行挖掘后,更需要通过高科技手段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意提升。

  “云南本土主题乐园的建设中,优势在于取之不尽的文化宝藏。”她认为,在迪士尼、长隆等主题乐园已经发展成熟的情况下,云南主题乐园的建设项目可以借鉴这些成熟乐园的创意理念及运营经验,但是展示的文化内涵必须有所区别。对于本土的主题乐园来说,还需要更精准地把握市场,用创意和科技讲好“云南故事”,提升文化自信,主动推介云南文化,让消费者了解、认同和喜欢云南文化。在展示云南文化特色的同时,感受云南的友好与热情,了解云南的开放与发展。

  专访

  任怀灿:云南有自信做出优质的旅游产品

  一个60多岁的老人,带着阅历和对生活的感悟进入一个从未涉及的领域,来建游乐场创造快乐。9月21日,在七彩云南欢乐世界运营两个多月后,春城晚报专访了诺仕达集团创始人任怀灿,期间他提及最多的是用心和自信。

  带梦入行助力旅游产业转型升级

  不算土地,投资30亿元建一座游乐场,资金回收周期长、风险大,对于企业来说这或许不是最适合逐利的项目。但却是拉动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改变人们生产生活方式,走向幸福的项目。

  问:诺仕达为什么进军主题乐园项目?

  任怀灿:诺仕达集团是带着梦想进军大型乐园项目的。这个梦想有现实的,也有对童年的追忆。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主题乐园在发达地区已有多年历史,而云南作为旅游大省,又是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开放前沿,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旅游资源、旅游功能都至关重要。如果旅游产业软硬件薄弱,文化内涵不足,会极大地削弱我们的竞争力。上世纪90年代我去了迪斯尼,当时就想,若有一天有能力和机会,一定要在家乡建一个高品质的游乐场。后来我又去了国内大大小小的主题游乐场,这样的愿望便越来越强烈。

  我自己童年时期的娱乐项目是非常匮乏的,而当下,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越来越高,这也催生了我建一个国际型、有云南特色乐园的梦,并为之付出了行动。

  问:在外界看来,仅投入和运营成本两个因素而言,这个项目的风险都极高,您是如何考虑的?

  任怀灿:是的,企业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控制风险,但作为本土企业、云南省“十大历史文化旅游项目”之首,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对老百姓负责、对历史负责。在云南文化旅游转型升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期,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项目和自身的扎实经营,助力云南打好一场漂亮的旅游文化产业转型升级战,实现省委、省政府的战略布局。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干的。

  三条文化主线形成了市场差异化

  坊间都传言诺仕达做什么成什么,这除了掌舵者的眼界外,必然还有付出的心血。在长隆野生动物园,64岁的任怀灿不顾家人反对,挑战了过山车,在他看来这是商人规避风险的本能迫使他去体验。而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以为这是商人的用心和诚意。

  问:欢乐世界如何回答“我是谁”的问题?

  任怀灿:要建成什么样?这是核心。针对国内外市场,我们认真分析、认识自己,首先知道自己是谁?我们是云南本土企业,做主题乐园,如果走的是卡通文化和西洋文化,那比不上迪斯尼;而长隆靠海洋文化,欢乐谷、方特也各有特色。

  在这样的市场里,我们做什么样的主题乐园,就是一个根本性问题。回到七彩云南古滇名城的建设,有三个定位:一是源于历史;二是还原历史;三是高于历史。在这个大格局下,经过反复研究讨论,确定了欢乐世界的基本思想,就是围绕古滇青铜文化、云南民族民俗文化、云南地域文化3条主线,做出有云南本土特色的文化主题乐园。

  因此,园区在建筑语言、地面符号、场面营造方面都展示了古滇文化。几大主要游乐设备,包括3座过山车在内,也通过梅里雪山场景、虎跳峡元素等,让国际先进游乐设备赋予云南地域文化的生命,使游客更了解云南。

  3条文化主线的确立,也让欢乐世界与市场同类产品形成差异化竞争,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这条路就是对云南地域历史文化的自信。我们认为,按照这个路子坚定走下去,欢乐世界可以在世界上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问:在全新的领域,您是如何成为专家把控质量的?

  任怀灿:我1992年下海,到现在26个年头,一直在路上。诺仕达从一个领域走向另一个领域,目前横跨13个产业。我们不懂,但是我们会学习。比如,欢乐世界门口的大型孔雀造型拟稿,我就修改了3遍。原稿是蓝孔雀,但云南本土最早的孔雀是绿孔雀,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属于我们云南本土的绿孔雀。

  为了对设计精确还原,我们聘请了上海迪斯尼的品控团队,尊重专业的同时亲自把关,共同把控建设质量。因为承载文化的细节,一定要经得住岁月的推敲。

  最好的宣传是口碑云南应有自信

  今年7月开业后,8月暑期的黄金时期,欢乐世界开门大吉,游客络绎不绝并好评连连,远远超过任怀灿的预期。然而中国文化的自谦,往往是墙内开花墙外香。随着知名度的提升,质疑声也接踵而来。其实,只要真正走进它,国际级的硬件、周到贴心的服务便会传递出自信,云南人的确可以做高品质的游乐场!

  问:您对网络上的比较持什么态度?

  任怀灿: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没有说过自己是中国的迪斯尼。不仅如此,在我的内心还有一种很强烈的声音,我没有必要是谁,我就是我。

  欢乐世界建成后,社会各界的评价都很高,市场调研下来,游客口中的“真棒!真好!”就是我们欢乐世界的核心竞争力。口碑是最好的宣传方式,老百姓说好,市场占有率就会越来越高。来参观的业内权威人士也说,我们做的东西太有特点了,把民族民俗和国际一流设备结合,走出了独特的路子。每当听到这些声音,就更坚定了信心。云南人应该充满自信,我们云南就是可以做出优质的旅游产品。

  问:对目前的欢乐世界,您如何评价?

  任怀灿:如果打分的话,建设水平可以打90分,运营情况可以打80分。看到运营两个多月的成绩单,我心想:又成了、又对了、又做好了!(记者 王云 孙琴霞 文 翟剑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