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米、蒸米、碾米、过筛。。。。。。一层层细细的米面,随着筛孔如细雨白雪般落入容器内,调好配料和好,一层米面上铺一层薄薄带深玫粉,之后再铺上一层米面,最后在白色米面上点上玫粉色的圆心,一点一点,在圆圆大大的米糕盆里,像极了这个季节里的梅花,米糕似白雪,玫粉色的花瓣正在肆意盛放。随着蒸笼上灶,柴火慢慢添减,米香和淡淡的甜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闻着就能让喉头不自觉地吞咽。

  “急不得,这个要慢慢蒸,这个红曲今天上色非常好。”纳西米糕,可以说是丽江纳西族年味里不可缺少的内容,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零食没有那么丰富,过年时,家里开始做纳西米糕,那简直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守着家人做米糕,在厨房里跑出跑进,添柴火,曾是不少80后的记忆,当蒸笼下灶,大人用刀将米糕划成四方小块,带着热气的米糕放到手上时,那抹香甜,足以回味一生。

  中间的夹层,应该是米糕最特别的地方,以前夹层多为可食玫粉色和着米粉,薄薄的铺上一层,而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食材变得丰富,夹层也在制作中有了变化,可以是一层红糖,也可以是加了玫瑰花酱的红糖,只要喜欢,夹层的食材都可以改变。

  同样变化的还有米糕的外貌,以前的米糕,除了夹层有色之外,在白如雪的糕面上点上一点点的颜色,朴素而又大方,点上这喜庆的颜色,如一朵朵盛开的梅花。现在许多在古城里售卖的米糕,面上的点点颜色,变成了一层果酱,为了口感更加有层次,让更多的人所喜欢,也是无可厚非的。

  拜年时的糖果桌,春客时待客,纳西米糕可以贯穿整个春节,因为容易保存,以前曾经是红极一时可带走的家乡味道。“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寒假收假后带上一些回学校,还可以吃一段时间,做的时候水分不要太多,储存时保持干燥就行,只不过到吃的时候,必须得备好水,算得上一种干粮了。”和女士说,纳西米糕,是丽江年味里特殊的存在,是童年记忆里抹不去的味道,那种香甜,至今没有超越。“口感最好的,当然是刚刚下蒸笼热气腾腾的时候,软糯香甜,放置了一段时间后的米糕,可以在吃的时候重新蒸一下,味道也不错。”和女士说。

  纳西米糕,纳西语称“工谷”(纳西语音),是把米磨成面后加上以红糖或白糖为主的调料,再将各种调料融合到面团中即可,步骤并不多。繁琐的是它的细节,磨面、配料、调温等,既要求心灵手巧,又要有足够的耐心,首先是米粒的碎度要适中,配料也要均匀,特别是调温,古时制作米糕,需有多人轮流守夜掌握火候,等到全部完成,参与制作的人都不免深度疲倦。后来为了缓解疲劳,制作米糕就不断增派人手,米糕因此又有“千人糕”之称,上宾、贵客都以尝到“千人糕”为荣,故而在清朝、民国年间,纳西族大户人家在招待贵宾时,都会召集四方能手来制作米糕。

  曾经只有在过年时大快朵颐的纳西米糕,如今变成了每天都能吃到的丽江特色小吃。在丽江古城,你会看到不少纳西奶奶售卖米糕,按照块数,想吃多少买多少,属于丽江的味道,在岁月的沉淀中,变得更加丰富。

  在纳西人的满汉全席“三叠水”里,在第一叠甜点类中,也能看到米糕的身影,可见米糕在丽江纳西族饮食文化中的地位。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木晓雯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