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等公共场所配备AED,不缺专业的支撑,不缺社会共识,时不时发生的个案,更是不断地在提醒这一技术改进的迫切性。

  “北京地铁站45岁男销售猝死,家属对死因无异议,但医生有异议!”25日晚,微博大V@急诊夜鹰的发帖获得大量转发及关注。@急诊夜鹰在帖子中质疑地铁方“拒绝”企业和个人捐赠自动体外除颤仪(AED)这一“急救神器”,在明知心脏骤停有效急救措施的情况下“装傻”。很快,北京地铁内未配备AED的现象引发网络热议。(观察者网9月26日)

  该男子死于心脏性猝死。研究显示,我国每年大约有54万人死于心脏性猝死。由于心脏性猝死的最常见原因是心室颤动,在地铁车站等公共场所配置除颤仪,是提高抢救成功率的有效手段。普通人虽然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但这样的因果关系还是一目了然的。

  以发生在北京地铁站的这起猝死事件为例,急救人员30分钟才赶到现场,早已过了急救的最佳时间。心脏性猝死的抢救时间有“黄金4分钟”之说,每过一分钟,生存几率下降10%,超过10分钟,生还率基本为零。试想一下,倘若北京地铁站配备了AED这一“急救神器”,是不是可以大大提高反应速度,从而赢得一线生机?

  这不是北京地铁站第一次因为未配备AED而被人提及,甚至不是第一次成为公共话题。2016年,原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猝死,就曾引发过媒体的广泛关注。彼时,曾有多家企业和个人试图向北京地铁站捐赠AED,令人诧异的是,地铁方面以“没有政策、没有地方放、没有许可”为由加以拒绝。

  2019年11月,一名男性乘客在北京地铁2号线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账号再次呼吁北京地铁,“真切希望能‘允许’红十字会在地铁公共场所安装AED,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样遭到北京地铁的无视。

  地铁站等公共场所配备AED,不缺专业的支撑,不缺社会共识,时不时发生的个案,更是不断地在提醒这一技术改进的迫切性,但是现在却生生卡在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环,这无疑令人感到遗憾。因为作为服务提供方,保障运营场所的设施齐全、打造一个更安全的服务体系,是其职责所系,应该主动加以解决而不是回避问题。曾有政协委员直接喊话北京地铁“北京地铁的领导,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这一问,也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有声音认为,重点公共场合AED缺失或许与“少做少错,不做没错”的心理有关。对于企业来说,设备的投入只是第一步,每年的设备维护及相应的AED配套培训、急救团队构建、安全政策制定都是成本的支出。

  “少做少错,不做没错”从道理上说或许不错,但这种过于功利化的思维却少了一些人性温度。一方面,AED进驻杭州、南京、长沙等地地铁的新闻已经屡见报道,可见在操作上这并非难事,北京作为首都,却没有做到公共场合配置AED实在说不过去;另一方面,地铁站作为人流较大的公共场所,配备急救设施既是企业责任更是社会责任,岂可将利益凌驾于生命之上?与其说缺位的是“急救神器”,不如说是公共服务意识和责任意识。( 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