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不知不觉中,秋天已经来了。处暑过后,虽然白天秋老虎依然犀利,但早晚的丝丝凉风里飘来的稻谷清香,在提醒着人们秋天已经来。秋天,将用三个多月的时间,在山水田园间的美丽县城内外,描绘出醉人的秋色画卷。

  昌宁的秋,是金风玉露的。上帝给昌宁画了个金色的太阳,虽然没有连片的银杏纷纷落下一地金色的叶子,但万亩连片的农田里,那包围着小城的稻田几万亩金色,已足以惊艳整个秋天。稻谷清香弥漫在小城清新的空气里,形成了小城独有的秋的气息,勾起人们心中一阵阵对童年、对乡愁的思念。

  昌宁的秋,是清澈澄明的。经过一个雨季的清洗,小城的空气一尘不染,清新得可以醉人。小城的水丰盈而清澈,将蓝蓝的天、洁白的云映于期间,构成秋天里最通透的画面。穿城而过的右甸河,也到了最干净最清澈的季节,满载天堂山灵气的河水,在夏天的洪水冲刷干净的河床上,弹奏着最美的旋律,感动着收获的季节。淡然的云不争不抢、安静祥和、千姿百态,周身所散发出的淡淡的味道,装点着通透的秋天。

  昌宁的秋,是轰轰烈烈的。虽然早晚的丝丝凉意在提示着季节,可白天的秋老虎却依然热烈。的确,季节的过渡是循序渐进的,不会整齐划一的“一刀切”,夏日的主角荷花,也不会在秋天到来时就齐刷刷地凋落。茶韵公园荷香园里,一池荷花开得正艳,这既因为荷花顺应的是自身对季节的感知,也因为昌宁温润的气候让荷花忘了季节。一朵朵婷婷玉立的荷花,如醉酒的贵妃,用翩翩舞姿展示生命之美,以自信的笑容妆点着秋天。

  昌宁的秋,是锋芒毕露的。虽然夏的酷热和阴雨仍把持着世界,却也无法挡住秋芒的“亮剑”,在田间、在公园,水稻和各种草儿开始用一根根新长的穗芒,宣告着自己的“主权”。芒草、芦花、荻花的穗在风中轻舞,无言地证明任何生命都有自己最美的季节。夕阳下红红的光映照狗尾草长长的“尾巴”,刺芒上闪烁的金光,用手心里有种痒痒的感觉,让人找回了童趣,品到了乡愁。绿色之间,粉黛乱子草以灿烂的笑,点燃了秋天的诗意。

  昌宁的秋,是柔情绰态的。虽然白天的阳光依然强烈,但朝阳和夕阳却已温柔尽显。清晨或傍晚,走进茶韵公园,于湖畔听风,倚亭台边看朝阳升起夕阳落下,水天一色的感觉让人犹如走进唯美的画卷。茶韵公园的水帘,被朝阳夕阳染成金色,如一串串珍珠般落下,再配以流水的自然之音,如欣赏“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妙韵,直击人对水无法割舍的情缘。

  昌宁的秋,是怡然飘逸的。秋天里,各种植物正悄悄走向成熟,为来年春天蓄积力量。借着秋风,芦花、荻花纷纷放飞藏于白絮里的种子,让它们飞去它们该去的地方,在来年的春天里自由地发芽、快乐地成长。落叶的树,也迎来的告别季,但这种告别却没有悲伤,柳叶、枫叶、银杏叶……一片片树叶,跳着舞蹈,从树上飘飘洒洒落下来,细细聆听,能听到满含深情的歌儿,在秋风中响起:“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我的心依着你,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我的情牵着你……”

  昌宁的秋,是缠绵不绝的。绵绵、朦胧、淅沥、浪漫……古往今来,人们总会毫不吝惜地,把许多美好的词语用给秋天的雨,也会把许多难舍的离别寄托给秋天的雨。的确,秋天的雨是缠绵的,不下则已,一下起来便会绵延不绝。秋雨,很少会像夏天的雨那么急,那么猛,而是细细的、慢慢的,用润无细无声的方式,织成“温柔陷阱”,将炎热与世界隔断,让丝丝秋凉和雨一样,慢慢地变成世界的主角。绵绵的秋雨,将秋天的柔情无声润入,打湿了人的双眼。

  昌宁的秋,是忙碌充实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昌宁人一年里最忙的时节,成熟的水稻、玉米等大春作物一天比一天成熟,人们也开始了两眼一睁、忙到熄灯的日子。田园里,收割机的轰鸣声构成了最美的交响乐,来来往往的人们虽然全身疲倦,却依然挂满了丰收的笑脸。堆满谷物的农家小院新米饭的香气里,大人的呼唤、孩子的欢笑,构成了最美的乡愁画面。休息了一个暑假的孩子,又背着书包走进学堂,琅琅的书声里满是美美的秋天:天气凉了,树叶黄了,一片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

  秋天来了,当所有秋天的颜色跳入眼帘,相信如果上帝到了这里,也一定会大吃一惊:这,才是最美的秋天! (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