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五天调休,不经意间就跨过了季节。立夏过后,气温逐渐高了起来,让那些曾经担心“冷死在夏天”的人们,又开始怀念温温吞吞,却好看更好吃的春天。

  在历代文人笔下,春天美丽又浪漫,一片新叶、一朵鲜花、一根小草、一只鸟儿,都能成为一首美丽的诗。但在滇西山区昌宁人眼里,春天是不仅是满眼的美景,还是一场充满诱惑的盛宴。

  昌宁人吃春天,可以吃花、吃叶、吃茎、吃根、吃果,可煎可炒可炸可煮可拌可腌。即使是同一种“春天”,在不同的人家里,都能吃出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感觉。

  春天是花的季节。在昌宁人眼里,许多美丽的花都是诱人的食材,能做出各种美味的菜肴。最爱被吃的,要数被昌宁人称为“小白花”白花羊蹄甲,一朵漂亮的花儿,经过不同的做法便是一桌白花宴。

  一些树的嫩芽也是好食材。昌宁人最爱的吃的树芽,是被有些地方称为“刺包包”的树头菜。经过一个冬天的酝酿,一个枝梢头上就能长出那么一个肥肥嫩嫩的芽头,却被人“残忍”地割了下来,虽然有点淡淡的苦味,但无论煮汤、炒菜、凉拌,人们都能吃得不亦乐乎。这苦苦的芽刚出时,在集市上一斤可以卖出好几斤肉的钱。

  另外一种树芽,叫香椿。与树头菜这种纯粹的野生菜不同,香椿是经过一代代人的驯化后,种在房前屋后、园边地角。春天来了,头茬香椿慢慢地萌发出嫩芽,人们便也开始吃香椿尝春天。香椿的做法相对简单,大多就是用水淖一下后加入食盐、辣椒等简单的调料腌制一两天后吃。也有人等不了,拌好调料就开始吃的。当然,用来煎香椿鸡蛋,那也是一绝。

  还有一种树芽,昌宁人叫它大树腌菜。树很高,发出的嫩叶采摘下来后,一般用来腌水腌菜。等腌菜腌酸后,加入点芫荽、大蒜、酱油、辣椒、花椒等佐料,就是一道可口的美食。如果有小蜜蜂仔拌一起的话,那更是妙不可言。

  除了树芽,许多草芽也同样是好食材,常常是还未长大,就成了人们口中的美味。鱼腥草连芽带茎连根,用来凉拌,不仅美味可口,还祛火消炎;打苦菜则会用来烩洋芋,有点苦却别样可口;马鹿菜则会用来与青蚕豆米一起煮汤,苦苦的味道却爽爽的别样新鲜。就连平时看到都得绕着走的荨麻嫩芽,也能成为人们口里的美食,荨麻煮鸡不仅好吃,据说还能亮眼。

  许多植物的茎杆,也不能逃脱被吃的命运,特别是许多蕨类植物,更是受到欢迎。山蕨、水蕨,大蕨、细蕨,刚发来的茎杆还来不及长出叶,就被人们炒了、腌了,最后吃进了肚子里面。

  还有小果子可以吃。昌宁人最喜欢吃的春果叫山胡椒,大约因为它像胡椒的样子,圆圆的、细细的,刚结出的果子还没来得及成熟,就被人们拿了回去,当成菜来吃。

  山胡椒不仅外形像胡椒,味道也像胡椒一样有些辛辣,最传统的吃法就是用酱豆或卤豆腐的汁来拌。当然,现在也有许多人用它来炒牛肉、炒猪肉。但对于山区人来说,那些肉太过奢侈,还是最传统的方式下饭。据许多农村人说,这种小果子还有消炎沥水的作用,农村妇女采茶季节腿脚容易出现水肿,吃上几顿山胡椒,就能“瘪”下去得到复原。

  “过去吃山茅野菜,是因为穷。现在吃山茅野菜,是因为有钱。”这是近几年来比较流行的一个说法。的确,随着人们对健康的越来越重视,许多城里人都爱上了野菜,主妇们上街就为买一把春天。这也让野菜的价格一路看涨,成为了山区农民收入的一项来源。

  立夏了,昌宁的春天已经被吃光。除了一些草芽之外,二茬的树头菜、香椿、大树腌菜、蕨菜这些已经不再受欢迎,长大了的山胡椒也因太辛辣而很少再有人吃。

  但靠山吃山的昌宁,最不缺就是山货,随着雨水落地,各种各样的野生食用菌又开始萌发,昌宁人吃光春天接着吃夏天。(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