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在我们的眼里,就是一种饮品。其实,茶不仅是饮品,还可以是一种药品、一种食品,而且为药为食,在人类利用茶的历史上,要比为饮早得多。

  “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这是《神农食经》里关于食茶的记载。翻阅资料,诸多记载都表明,茶从母系社会时期发现利用开始,就一直是用来解毒救命的,后来也被作为日常的一种菜食,是一种食药同源的植物。

  因为茶的苦,所以用来做菜食用确实不怎么好吃。想来,昌宁的先民在长期与茶相伴中,应当也曾经将茶叶作为一种菜品来食用。但或因为茶的苦,或是因有了比茶更好的食源,茶渐渐淡出了餐桌,变成了一种饮品一种文化。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如今的人不仅无需采集野生树叶为食,还有着十分丰富的食物来源。但正是这样,人们对野生、无公害的追求也日益强烈。也许,这正是常说的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吧。于是,茶再次成为了一种食材,越来越多的超市产品打出了“茶”标签,也能吃出一些淡淡的茶味来。

  但吃茶,还得在像云南保山昌宁县这样的茶乡里,用最地道的农家做法,才能吃出茶食的原味。这些年,在一些外地到昌的客商、游人的“倒逼”下,一些人开始重拾吃茶这一濒临消失的传统,探索出了一些传统中不失现代的茶餐,给许多人提供了一个回归的机会。

  茶餐,顾名思义就该以茶为主。主食茶饭,这几年有热爱之人先后尝试用绿茶、红茶、生普、熟普几种昌宁的主要茶类的汤来煮饭,尝试的结果各有其味。能得到更多人认可的是红茶饭,既不苦涩,又有红茶特有的香。特别是用农村传统的锣锅饭方式来煮,那锅巴的味道确实非常美。

  茶菜,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真不简单,就是用新鲜的茶叶配相关的菜品而成。说简单,是因为所有材料都现成;说不简单,是因为要做到既能吃到茶的滋味,又不至于太苦涩,确实很考验功夫。最常见的,主要有茶叶煮鸡、茶叶炒火腿、茶叶煎蛋、酥茶叶、凉拌茶叶几种,却也煮、炒、煎、炸、拌齐全,荤菜素菜、热菜凉菜、干菜汤菜兼备。

  茶叶炖鸡,最好是用农村土法,将鸡炒熟后加水煮,在鸡肉快出锅的时候放入适量的新鲜茶叶嫩尖。这个菜,关键要把握放茶的时间,放早了茶色变黄不好看、苦味太重不好吃,放晚了茶味出不来又失去了吃茶的意义。这菜做得好了,既能吃到茶的清香,又能让鸡肉鸡汤没有一点腥味,吃着可口,吃后回味。

  茶叶炒火腿,做起来同样简单,就是将农家腌制的火腿切片炒熟,即将起锅时放入茶叶鲜叶。炒法与青椒炒火腿没什么两样,但吃的效果却截然不同。因为青椒性热,与火腿合炒,可以说是热上加热。而茶叶性本凉,与火腿合炒后,恰到好处地有了“阴阳平衡”的效果,吃起来不咸,吃后不上火。

  至于茶叶煎蛋和茶叶酥,都是茶叶与茶林间散步的土鸡蛋的搭配,一种像煎葱花蛋一般调匀后热油煎,另一种就是裹上层调好鸡蛋后热油炸,吃起来都是鸡蛋味里带点茶叶的苦,区别只是一个脆一个软。

  凉拌茶叶,更是简单。只需采一把鲜嫩的茶叶,洗去尘土后用水焯一下,摊薄放凉后,加入适量的水豆豉拌匀即可。这简单的菜,是最能吃出茶叶原味的了,只是未必人人都受得了那份苦。

  当然,无论是做茶饭茶菜,还是吃茶饭茶菜,都必须把握一个度。做的时候,既要掌握量又要把握时间,一旦不足或过了,都吃不出想要的味道。对于吃,则必须把握古人典籍里“茶可常吃但不可多吃”的原则,适可而止,过犹不及。这,不仅符合“茶”本身追求的和谐,也与世间许多事高度一致。

  一餐茶饭吃毕,泡一壶自己喜欢的茶慢慢喝,却发现茶刚喝进口,回甘就来了。这,并不是茶的回甘那么快,而是茶食已经在身体里“垫好的底”。

  如华佗《食论》所说的“苦茶久食,益意思”,清脑醒神、和谐身心。沉浸在悠悠的回甘里,心中不禁在想,在物质供给日益丰富、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重拾吃茶不仅是一种回归一种还原,还是茶文化持续发展、茶旅融合发展的一个方向。因为没有为食为药,茶的文化内涵里就有所欠缺。

  采茶、制茶、喝茶、吃茶,这些与茶这片神奇的东方树叶有关的事,在享有“千年茶乡”美誉的昌宁都可以获得体验。(图/文  吴再忠)

  来源:保山市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