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现在!雷电+大风+强降雨来袭,昆明再发强对流预警,未来12小时…)

  冰雹使车辆难逃“狂轰滥炸”

  大风让人寸步难行

  雷电吓得孩子失色大哭

  这些都是“暴脾气”的强对流惹的祸

  3月21日以来,我国南方地区强对流频发

  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多种类型叠加

  过去一周,强对流的覆盖区域涵盖了安徽、江苏、浙江、福建、湖南、湖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及河南等13个省(区、市),部分地区出现农作物受灾、房屋损坏、树木倾倒、城乡内涝,甚至人员伤亡。

  昆明市气象台2020年4月10日13时55分发布强对流黄色预警:预计未来12小时,昆明主城区、富民、安宁、晋宁、嵩明、寻甸、呈贡、禄劝、宜良、石林、东川等县市区将出现强对流天气活动,可能伴有雷电、大风及短期强降雨,请注意防范。(预警信息来源:国家预警信息发布中心)

  昆明市五华区气象台同时也发布雷电黄色预警。↓

  今天,云南多地发布预警。↓

  春季、夏季强对流,哪家强?

  强对流就是伴随有雷暴的对流性大风(≥17.2米/秒)、冰雹和短时强降水(≥20毫米/小时)等天气。最典型的就是夏季午后的强对流天气,即人们在夏季午后经常遭遇的伴有雷电、大风、冰雹的强降水天气。

  当低层的空气从地球表面接受到足够的热量,温度就会升高,而中高层大气仍然处于相对冷的状态时,大气即处于一种亚稳定态,即不稳定的层结结构。如果此时低层的大气在锋面、地形等因素的影响下被迫抬升至一定高度或继续接收大量热量时,低层大气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冲破上层大气的禁锢,就像开锅的开水一样,低层的大气会剧烈上升,从而形成强烈的对流。

  同理,近地面较热的空气在浮力作用下上升,并形成一个上升的湿热气流。当上升到一定高度时,由于气温下降,空气中包含的水汽就会凝结成小水滴;当小水滴下降时,又被强烈的上升气流“托举”。当“托举”得高度足够高时,还会形成冰相粒子。如此反复不断,小水滴变成大水滴,甚至冰粒子,直到大水滴或冰粒子“胖”到高空气流“托”不动了,最后下降至地面形成雨或雹。当下降的气流足够大时,还会在地面形成大风。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常常伴有冰雹、雷雨、大风等天气现象。

  从形成原理来看,强对流天气并不是夏季独有的,我国一年四季都可能发生。当然,更多的是发生在春夏季

  强对流天气为什么如此难预警?

  一方面与它的自身特点有关:突发性强——常常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就狂风骤雨;生命史短——从发生到结束有时只需要一两个小时,或者时间更短;局地性强——马路这边下雨,可能另一边却是艳阳高照。正因如此,强对流天气往往不容易被发现。即便发出预警,提前半个小时预警也已属不易了

  另一方面是因为它“飘忽不定”的特点,导致我们对强对流天气的历史数据积累不足,不利于判断及分析。现代天气预报依赖于计算机强大的数值模式,如果缺乏最基本的数据,那么由此而建立的计算方程和假设可能就不合理,从而影响预测的精准程度。中央气象台在2007—2008年开始尝试发布强对流天气预警,在这一方面仍处于初始阶段。不仅是我国,从世界各国来看,对于其强对流天气的信息掌握也都不够全面,因此想对这种天气进行精准预测还存在着很大难度。

  还有就是强对流天气的“捕捉”难度大,对观测仪器有更高要求。一些尺度非常小的强对流天气,以龙卷风为例,它的活动空间范围有限,直径一般不大于1公里,生命史一般只有几分钟到几十分钟,因此,从全国组网的雷达监测上看来,就是几个像素点,好比“大网捞小鱼”,很难捕捉得到。

  目前的观测网也有其限制,不能观测云的详细结构,包括雷达也只能观测到大云。但相信随着中小尺度雷达卫星观测的进行,未来我们可以对云的结构观测得更加全面,对强对流天气的预报也会更准确。

  强对流天气会给人们带来很大影响,可能造成城市内涝、山洪、高空坠物、农作物损失、雷电灾害等,如何应对也是大家日常生活中关注的焦点。

  面对短时强降水,行人在户外应尽量贴着建筑物前行。驾驶员遇到积水路段应减速慢行,确认安全后通过,并把车辆放在地势较高的地带。面对雷电,应避免外出,如需外出也应远离高压线及孤立的大树、旗杆等,更不要站在露天的空地上。面对大风,行人应注意周边,远离广告牌、工棚等搭建物,尽快到抗风能力较强的建筑物内避雨。

  如今已进入大数据时代,对于强对流天气的预报也越来越精准,天气预报也从预报服务时效上精细地划分出了各时段预报。大家平日里还是要时刻关注相关预报,尤其是在有出行计划的情况下,不然高高兴兴出个门,却被浇成“落汤鸡”的滋味可就不好受了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综合昆明天气、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