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从这意义上讲,不提倡英雄主义号召大有深意。这里的关键,不是不要英雄,也不是不崇尚英雄,而是不要给英雄过多压力,不要让英雄作出无谓的牺牲。

  疫情发生以来,医护人员冲锋在前,人们在为他们治病救人感动的同时,也在担心他们的安全。据央视报道,近日,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要保障医护人员休息和健康。她说:“在疫情防控的过程当中,我们不需要任何提倡用英雄主义去号召医护人员,实际上广大医护人员都是自发、自觉、主动地投身疫情防控的工作当中来。”

  这段时间,一个又一个医护人员的故事,不断在朋友圈刷屏。比如,84岁的钟南山院士,第一时间奔赴武汉;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医疗队主动请战,誓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武汉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身患渐冻症仍战斗在最前沿……全国各地200多支医疗队、25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1400名军队医护人员奋战武汉火神山医院。其实,远远不止是武汉,在全国各地都是如此。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要求,没有强制,也没有号召式绑架。因为疫情紧急,一些医院驰援武汉的通知是夜里发布的,而且是发在医院员工群里的。当医护人员看到后,纷纷选择报名,有的医院甚至出现了“竞争”,大家争着抢着要去。并不是一两个医护人员如此,也不是一两座城市这样,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广大医护人员完全是自发、自觉、主动的。

  焦雅辉所讲的“不提倡”,首先是一种不必要。原因很简单,我们的医护人员具有大爱情怀,具有英雄气质,“不需要任何提倡用英雄主义去号召医护人员”。罗曼·罗兰讲过,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本质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像我们的医护人员这样,明知道前方有危险,依然选择逆行,这样的英雄更了不起,更值得尊敬。

  疫魔无情,医护人员也是血肉之躯。在给感染者带来生的希望的同时,有些医护人员不幸被病毒感染,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2月18日上午10:30左右,武汉武昌医院院长、神经外科专家刘智明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去世。不必刻意强调“这是武汉抗疫前线牺牲的第一位医院院长”这样的身份,因为他首先是一名医护人员。2月17日的报告显示,医务人员在整个过程中感染超过了3000名。在感到痛心的同时,如何更好保护医护人员,也成了全社会关注的话题。

  因为职业特点,医护人员不得不面对危险,但社会不能视若不见,而是应该千方百计给他们提供最好的保护。自疫情发生以来,很多捐赠物资都直接给了医护人员,体现的一点,就是我们要英雄,但不要“悲壮的英雄”。这几天,很多人都在讨论要不要出台硬性规定,实行强行的轮换和休息制度,体现的同样是对医护人员的关爱。焦雅辉所讲的“不提倡”,体现的正是这样一种关怀。保证医护人员的防护用品,保障医护人员的休息生活,医护人员才能更好地战斗,也才能更好地打赢这场战争。

  正是从这意义上讲,不提倡英雄主义号召大有深意。这里的关键,不是不要英雄,也不是不崇尚英雄,而是不要给英雄过多压力,不要让英雄作出无谓的牺牲。有网友说,“让我们捐啥都行,但是这些医护人员请一个不少地安全回来。”这句让人泪奔的话,与焦雅辉所讲的,其实是同样的意思,这才是对英雄的最大致敬。(毛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