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入围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候选人,这个昆明特警的故事很……)

  根据中央宣传部、公安部关于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学习宣传活动的有关安排,通过各地自下而上逐级推荐展示和内部审核,9月23日,公安部新闻宣传局发布公告,对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候选人名单予以公示。昆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五大队大队长邹路遥入围候选名单。

  邹路遥,昆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五大队大队长,担任云豹突击队狙击手12年。他是电影《湄公河行动》中的特警原型,出境执行国家任务失联86天,为成功抓捕大毒枭糯康及其犯罪集团成员立下头等战功。他多次担任暴力劫持人质案狙击手,击毙犯罪嫌疑人弹无虚发,安全解救人质无一失手。他执行跨区域反恐作战,屡建奇功。他是“特警中的特警,精英中的精英”。

  妻子:

  86天的等待,我一直在问自己:

  他,还活着吗

  “每一天,我都在问自己,他,还活着吗?”9月6日,在云南警官学院举行的“云南最美基层民警”故事分享活动上,邹路遥的妻子石琛压抑着颤抖的声音讲述着。

  邹路遥是昆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五大队大队长,石琛是昆明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民警。今年5月,这对警察夫妻获评2019年度“全国最美家庭”。

  作为一名狙击手,邹路遥的工作具有高危险性,同为警察的石琛理解,但是无法不难过。她的感情深埋心底,每次,她能做的只能期盼丈夫顺利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2012年3月的一个晚上,石琛突然联系不到自己的丈夫。“每次出去执行任务前,他一般都会告诉我一声。这次他出任务,发了个消息告诉我飞机落地,可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联系。” 石琛给邹路遥打电话,但一直都是关机。过了两个星期,邹路遥仍然没有发来任何消息。她开始着急,问周围的同事,可是都没有人知道邹路遥去了哪里。

  白天,石琛进行日常工作,到夜晚,幼小的孩子在家中哭闹,石琛要照顾。她把手机放在方便拿到的地方,随时等着什么消息。到了一个月的时间,石琛有些绷不住了。她每天都在数着日子过,每天都在问自己:他在哪里?他还活着吗?石琛生怕没有消息,又怕等到消息。每个夜晚,石琛都难以入睡。

  这样煎熬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邹路遥“失踪”的第87天。那天,一个境外的陌生号码给石琛发来短信。她知道是丈夫发来的,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她忍不住号啕大哭。

  邹路遥回到昆明后,也没有和石琛说他消失的这两个多月具体做了些什么。“他不说,我也不问,我们都是警察,彼此都懂,这么多年早已形成了默契。” 直到电影《湄公河行动》上映,夫妻俩一块去看的时候,看到某些情节,石琛才想象到邹路遥都经历了什么。

  “曾有一次,我看到媒体公布出来的执法记录仪拍摄下来的画面,我问他,你冲进去那一分钟,有没有想过我和儿子。其实我不问也知道,他的回答一定是没有。他没有时间去考虑,他把他的职业放在比他自己的生命还要高的位置。”

  在石琛眼中,邹路遥和云豹早已分不开,云豹突击队给他的一切流淌在他的血液里,“我觉得他把自己进云豹突击队的初心一直保留到现在,对集体的热爱,对战友的相互信任,这些感情,这些在云豹突击队多年积累下来的东西,是支撑他一直去完成任务的动力。”

  战友:

  “真正的勇者心怀恐惧却依然前行”

  一位和邹路遥共同参加过湄公河行动的战友,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邹路遥——“我可以放心地把我的后背交给他。”这或许是对战友的最高评价。

  “一次处置劫持人质的行动中,我问,谁和我一起,邹路遥主动站起来说我上。他说,我们合作多,经验足。这让我特别感动。”十四年间,一次次危险的处突任务中,常常都是他们俩一起搭档,出生入死。

  在这位战友的眼中,邹路遥除了责任感强,还是一个特别“讲奉献”的人。“每次我有事情的时候,他都会说你去吧,我来接班。”

  一个较年轻的“小云豹”回忆,在警方的一次警力展示时,他看到像邹路遥一样的数名特警,英姿飒爽,对这样的工作也心生向往。2013年经历考核进入云豹突击队后,他终于见到了自己崇拜的邹路遥。 此时已是教导员的“邹哥”带着“小云豹”们训练。“他会针对每个人的不同特点给建议,有自己的一套训练方法。”

  “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我问他,你不害怕吗。邹哥回答说,真正的勇者是心怀恐惧却依然继续前进。这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这个“小云豹”把邹路遥称作自己的“灯塔”。

  邹路遥:

  成为候选人对我是一种鞭策

  “其实很小的时候,别人问我想当什么,我就说,我想当兵。”邹路遥说话中气十足,他的话不多,但准确,直接。说到以前的事,他显得有一丝腼腆。

  凭着一腔热爱,邹路遥通过层层选拔考入特警班。到了云豹突击队后,对特警生活的憧憬和兴奋转换为每一天艰苦和枯燥的训练。“全训单位,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而且强度非常大。刚来的时候常常受伤,也不管,凭着一股劲往上冲,休息两天就继续。”

  “作为狙击手,你知道的是你要做什么,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你开枪的时机,分秒之间,这是你自己要把握的事情。心理素质是对狙击手的一大要求。”邹路遥坦言,特警工作繁杂,艰辛,并不像电影中那么光鲜酷炫。

  多年特警生涯,在给予邹路遥丰富实战经验的同时,也给他的身体留下许多“后遗症”,膝盖积水、腰肌劳损,颈椎、腰椎、肌腱也都出了各种问题,因为长期实弹射击训练,还有爆震性耳聋。

  在执行处突任务的时候,邹路遥曾经历过几次枪战,最危险的时候,耳畔是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参加“10.5”湄公河专案行动的那两个多月,他们走访侦查,搜集情报,当时天气炎热,环境恶劣,丛林中到处是蚊虫蚂蟥,他们的食物补给也很有限,加上语言不通,没有人配合,开展行动本就十分艰难,还需要时时刻刻避免暴露自身。“回不来的念头,有时也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于公于私,我都知道想了没用,我需要做的就是把任务完成,这是必须的。”

  入围全国“最美基层民警”候选人后,邹路遥也没有过多想法,他的话语朴实而郑重,“大家对我的认可,也是对我的一种鞭策,提醒我以后有事情,依然要一如既往做好。”

  邹路遥是千千万万警察中的一个,他们为大家放弃小家,从事着这个年代神圣而又危险的职业。 一朝警察梦,十年特警情,青涩褪去,坚毅果敢的他早已把青春压进枪膛,枪响靶穿,只为不负众望,守护群众平安。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他想对祖国说:“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我必将以我之初心练就一身过硬本领,矢志不渝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马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