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涉嫌一起非法洗钱案,只有汇钱到指定账户才能证清白。”今年4月初,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一女教师接到自称是“公检法”工作人员的电话后,不断往自己的银行卡里汇入228万元证明清白,谁承想,存在卡里的这笔巨款竟“不翼而飞”。目前,当地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对此事进行调查。

  男子自称北京“公检法” 告知对方牵涉洗钱案

  4月4日,云南大理某中学教师陈萌(化名)接到一号码为600开头的电话,接通后是一段反诈骗中心的客服录音,随后,电话那头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其自称是北京“公检法”的赵刚。他告诉陈萌,其所在县城某银行的一名高管涉嫌洗钱3000万元被抓,经审讯供出陈萌等300人伙同洗钱。赵刚还称,据被抓的高管供述,他用一万多元在银行购买了她的所有个人信息并以此开户洗钱,经查,名为陈萌的账户上存有268万元的赃款。赵刚要求陈萌往自己的卡里汇款268万以证明其有财产能力,不会参与洗钱且不用定罪。

  这名男子还要求陈萌每次转账后都必须关闭自己手机3至5分钟,并删除两人的通话记录,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竟通过QQ出示了陈萌现用身份证的照片。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陈萌听信了赵刚所说的话,开始往自己的银行账户内打钱。

  “刑侦队长”“检察官”诱导 受害者不断转钱以证清白

  陈萌告诉记者,在4月4日至6月19日之间,还有两人曾给她打过电话和发短信。其中,一人自称是“北京大兴分局刑侦队长周少华”,要求她以短信的方式汇报自己的行踪,包括上班、外出、吃饭、睡觉等极其细致的行为活动。另一人则自称是“中国最高检检察官葛海燕”,她不间断地向凑钱压力大的陈萌做心理疏导。

  在上述两人的配合诱导下,陈萌不断借钱汇入自己的银行卡里。“周少华和葛海燕曾警告我说,他们有手机监控,一旦我查看账户余额就会触动报警系统并影响案情处理。”因此,在汇款期间,陈萌从未打开过自己的手机银行App查看资产情况。

  然而,6月19日后,周少华和葛海燕再也没有联系过陈萌。她开始对此事产生怀疑。同月26日,她致电银行客服查询账户余额,被告知自己账户内的余额为零。陈萌向公安局报案。因受害人被蒙骗的时间长达近三个月,且被骗金额巨大作案手法严密,加之其是教师的身份,接到报案后,连民警都感到吃惊。

  关闭短信提醒后 228万巨款被转走

  “我的银行账户明明之前开通了短信提醒服务,但在此期间从未收到过任何存取或转账的短信。”面对陈萌的质疑,涉事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科技部门调取数据发现,该客户曾在三个不同设备上登录了手机银行App并关闭了短信提醒、查询、转账等业务。而登录手机银行必须验证的信息包括签约的手机号、身份证号码、卡号、银行卡密码、发送到签约手机号码的验证码。

  今年4月5日16时10分,陈萌到银行分行营业部向柜面咨询,称需查询在银行开立的储蓄卡能否转账及转账限额,查询后要求柜员办理限额提升业务。

  7月4日下午,警方要求银行协助查询陈萌开户信息和2019年4月1日至6月30日银行交易流水。“从客户账户交易流水看,开户至2019年4月4日账户并未发生任何交易,4月5日启用后资金分散转入后立即分散转出,当日不留余额,入账资金和出账资金持平,均为228万。”涉事银行负责人说,从4月5日至6月21日,转入笔数69笔,转入交易对手固定为陈萌(农业银行和云南省农村信用社)的同名账户和嘉联支付有限公司备用金;转出57笔,转出交易对手分散,共21个,其中个人客户17个,公司账户4个。

  事发后,银行已建议陈萌先将卡片进行挂失处理,耐心等待公安局的调查结果。记者了解到,目前,当地警方已成立专案组侦查此案。(熊强 张楚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