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网报道,7月17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微博通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匡山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7月11日中午12时左右,琪某苑小区里有人从楼上扔下一把菜刀、两把尖刀,没有人员受到伤害。当地派出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对此事立案调查,最终锁定嫌疑人。

  《新京报》评论:高空坠物本是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不能因没有造成所谓的直接损害后果,就不去处理,或想处理却没辙。事实上,高空坠物乃至抛物,无论是否造成人员伤亡,都构成了刑法法理意义上的“危险犯”。

  目前看,虽然在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情况下,法律也能结合故意或无意等主观因素和其他客观要件,去追究故意伤害、过失致人重伤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但仍有法律适用的空白区。

  我国香港地区《简易程序治罪条例》就规定,“如有人自建筑物掉下任何东西,或允许任何东西自建筑物坠下,以致对在公众地方之内或附近的人造成危险或损伤者,则掉下该东西或允许该东西坠下的人,即属犯罪,可处罚款一万元港元及监禁6个月”。也正因将高空抛物列为轻微犯罪予以严惩,所以港剧中经常能看到从楼上扔东西引来警察上门执法的情况。

  民法和行政法、刑法,本就有交叉的部分,而不能像笑话里说的“外科医生只把留在外面的箭杆截断”。对于屡屡发生的高空坠物的新型社会风险,针对没造成重大伤亡的情况,不能全靠《侵权责任法》的民法来处理。或许有必要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将高空坠物行为列为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政违法行为,可以对当事人予以拘留处罚,甚至可以进一步将其入刑。

  这样一来,警方介入高空坠物事件的调查,也有了更直接的法律依据,不必再借助寻衅滋事这类“兜底性条款”;肇事者和公众也能在更高的违法代价中懂得,高空坠物是违法行为,不容姑息,而不只是可以赔钱了事的民事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