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留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真正透露出的是人生有了更多出彩的机会。不管是什么年龄,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抱残守缺,不再囿于世俗的偏见,而勇于追求自己的诗和远方。

  在德国留学的杨明松出国留学之前在一家外企工作了3年;苏悦在28岁时辞职到日本留学;瞿凯为了重新选择职业方向而走出国门再进校园……在中国留学生群体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经过职场的锤炼之后,或因人生转向,或因职业发展,背起行囊重新出发,走出国门开始自己的留学生涯。(7月15日中新网)

  众所周知,出国留学并非一件容易之事,经济压力、语言障碍、学业压力、职业方向以及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诸如此类事项,出国留学之前必须要考虑清楚,并要有明确的应对方案。唯有如此,留学才能达到预期目的,让自己体面而从容,避免虎头蛇尾。

  “大龄留学”更是如此。工作几年之后再选择出国留学,这一选择留给自己的犯错空间更小。因为此时不仅要完全走出自己的身心舒适区,而且要舍弃过往几年取得的工作成就和积累的社会资源,再次去扮演一个学生的角色——还是全新的那种。若是已经结婚生子,征途上还要背负着不轻的家庭责任。

  任何一种选择都是一个取舍的过程。相比一般情况下的出国留学,“大龄留学”需要更加的慎重,留学之前需要经过更细致、更周到的权衡,有清晰的职业规划,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切实把握自己的人生走向。至于结果如何,那是留学之后的事。但只有做最好的准备、最坏的打算,正所谓“取法其上,得乎其中;取法其中,得乎其下”,相信努力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由此亦可见,对于“大龄留学”,这样的选择并不能用值不值来简单衡量。选不选择“大龄留学”,在做出选择之前很难说哪一种选择更好。毕竟,甘于既有的一切,是很稳定但升职有限;选择一条全新的道路,是充满风险但也有了更多的可能。人们很容易对现实感到枯燥,而对没有发生的一切而产生诗意幻想,但这也只是幻想罢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笔者以为,“大龄留学”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真正透露出的是人生有了更多出彩的机会。不管是什么年龄,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抱残守缺,不再囿于世俗的偏见,而勇于追求自己的诗和远方。那种程序化的人生设计,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抛弃,在人生道路上,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这是社会的进步。(刘孙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