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一个安全的乘车环境,是大家的事。家长的监护责任,平台的保障责任,公共部门的监管责任,皆缺一不可。

  2月27日,滴滴发布第五期公众评议会话题,就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问题征集乘客投票。根据昨天上午的投票情况看,两方观点旗鼓相当。对此,部分交通和法律专家认为,未成年人是否独立乘车不能一刀切,可以根据年龄划分(比如许可16岁以上未成年人乘车),最大限度保障未成年人权益。(3月2日《北京青年报》)

  严谨地说,“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不管是说能或者不能,都难以站得住脚。众所周知,18岁以下皆是未成年人,若说能的话,叫一个8岁的孩子去独乘网约车,显然叫人无法放心;若说不能的话,一个16岁的孩子去独乘网约车,正常情况下又不会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如果“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真的是个问题,照此逻辑,那么“未成年人能否独乘出租车、公交车”无疑也就值得重新审视。要知道,根据最高法发布的《网络约车与传统出租车服务过程中犯罪情况》专题报告结果显示,2017年传统出租车司机万人案发率要高于网约车司机万人案发率,网约车比出租车更安全。

  当“未成年人能否独乘网约车”这个话题进入公众视野,引起公众广泛的讨论,实际上也有助于家长、政府等责任主体反思自己的角色扮演。毕竟,如果说未成年人独乘网约车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话,这种风险之于成年人一定程度上也是有的。而构建一个安全的乘车环境,是大家的事,家长的监护责任,平台的保障责任,公共部门的监管责任,皆缺一不可。

  此外也不难发现,自从发生几起严重的网约车安全事件之后,饱受舆论风暴的滴滴,不再止于事后的安全风险防范,而是把“安全阀”前置,努力把风险消灭于萌芽状态之中。事实上,滴滴平台上此前就已上线“未成年人乘车,需由监护人陪同”的安全提示。此举值得其他平台学习,也希望滴滴在保障乘客出行安全上做出更多的努力,与此同时,“监管前置”也越来越重要,公共部门亦同样需要加倍努力。(刘孙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