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云南大妈耗时10年绣出《康熙南巡图》:“我不卖,想捐给博物馆!”)

  12月7日,大雪节气,在进入冬天一个月后,昆明的天气终于让人觉得有些寒冷。

  遇见64岁的大妈彭开会,也是一个偶然。曾经,在翠湖,看见她坐靠在小推车上,一针一线旁若无人绣着自己的刺绣。如今,多年过去,她从中年步入了老年,两鬓多了缕缕银丝。时光、岁月推移,不变的是她依然笑容满面。

  跟随她步伐,进入她家。在客厅墙边,她揭开久未动过的盖布,看不见的尘埃连连让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打了几个喷嚏。其杰作在记者面前露出真容。

  她说:“这是我从48岁开始,历时10年零3个月绣成的《康熙南巡图》。里面的100多个人物,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我把他们都绣活了。当时,在翠湖边,才把人物绣得差不多时,就有人开出高价要预订我的这幅刺绣,我没有答应。因为我年纪大了,也许再也绣不出这样的作品了,我只想通过这幅作品把我的刺绣手艺展示传承下去。现在我越来越想把它捐给博物馆。”

  “决定做一件自认为的大事!”

  彭开会,来自大理宾川的一户农家。小时候,最初接触的就是妈妈教的破绣。13岁时,因为经济条件不好,白天上学,晚上点着煤油灯在鞋上绣花。“我妈妈教我破绣后,我姑奶奶教我刺绣。十七八岁,我在我们那个地方还是小有名气。因为我没有学过画画,于是就请人把花样画在鞋或是布上,或者把好的花样用复印纸印在布上,然后一针一线来绣。”

  看着面前的作品《康熙南巡图》,老人直盯着上面的一个个惟妙惟肖的人物,然后起身、进卧室翻出原稿和由一张张拓印纸拼接放大而成的草稿图。

  记者看到,这个原稿是一幅陈旧泛黄的图画。彭开会告诉记者,中年时曾放弃刺绣一段时间。慢慢地,科技发达了,有了复印店,她就把喜欢的花花草草、人物图案复印下来,然后铺在布上绷起来,在服饰上绣出各种图案等。随着自己当了奶奶,也从老家来到了昆明,除了照料小孙孙,更多的时间用在刺绣上。一次,一个十字绣店老板娘知道她喜欢刺绣,就建议彭开会绣《康熙南巡图》。“这是一幅挂历,有30余厘米高。我虽不懂画,但里面栩栩如生的人物吸引了我。其实,我觉得很困难。可他们一个劲地鼓励我,我就决定做自认为的一件大事——绣康熙南巡图。”

  “鼓捣”10年时间绣出精品

  对于彭开会来说,难度确实不小。

  其一,首先是画工问题。为解决这道难题,她利用电脑,然后慢慢描,画一点绣一点,画完了,也就绣完了。

  其二,线的问题。因为涉及各种颜色的棉线,于是经常去寻找各种棉线。

  说着说着,彭开会转身又进入卧室,抱出一个大口袋,里面全是各色棉线。“有的线,是花了很长时间找来的。在这个包里,足足有100多种各种颜色的线呢。”彭大娘自豪地说道。

  其三,针的问题。彭大娘一一展示了刺绣需要的工具:小剪刀、针头、线、布、老花镜、小推车、雨具……她拿出用锡铂纸包裹的针,一厘米长的针细如发丝,鼻孔很小。“这是12号针,针越细,做出来的绣品手感越好、越平整。”

  其四,天气情况。不管是刮风下雨,她每天推着小推车,带着这些工具前往翠湖,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冬天特别冷的时候,她就带着热水袋暖手。

  10年3个月,她终于绣完了作品。

  这幅刺绣高1.2米、长2米,活灵活现的人物形态跃然其上。

  “有人高价要买,我都没卖!”

  彭开会告诉记者,自己除了喜欢刺绣,还喜欢跳舞、唱歌、编小品、编快板,生活还是挺充实的。

  说话间,她又一次进入卧室,翻找出一件件奖状。其中,在2013年7月12日,她的手工艺作品《白族刺绣——康熙南巡图》荣获“‘建设者之歌’——云南省第二届农民工文化节农民工才艺大赛美术工艺类手工艺一等奖”。另外,在2016年9月28日,还荣获了云南省2016年“最具影响力手工艺老年传承人”称号。

  看着红红的荣誉证书,老人回忆:“在10年绣康熙南巡图过程中,有来自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国的人出高价想买这幅作品,我就是不愿意卖。我年纪越来越大,眼神不好,也许再也绣不出这样的作品了,我只想把我的刺绣手艺展示传承下去,而且越来越想把这幅作品捐给博物馆。”

  记者看到,在客厅里,摆放着老人装裱好的作品《古乐仕女图》。她告诉记者:“现在,我正在绣70公分高的龙凤呈祥图。”

  触摸一针一线绣成的龙头,细细密密的棉线构成的图案不得不让人佩服老人的执着和努力坚持。(吕世成、王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