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多是铁路上的退休职工,在铁路上奉献多年是为了方便大家的出行,但现在我们自己住的地方却是无路可走。”

  凉亭北场家属区位于官渡区,被毗邻的铁路线与北面的金马路夹于其中。在这个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未在地图上标注的铁路家属院,让住户们最糟心的:是他们的出行越来越艰难。

  随后,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到金马街道办事处黑土凹社区居民委员会了解情况,工作人员称,他们在到小区检查卫生时,群众反映了出行难问题,但由于这属于单位内部问题,社区很难干涉。

  在居民与昆明东站工作人员争论时,数米外的铁路线上,“和谐号”动车疾驰而过。

  陡坡、烂路被堵住的消防通道

  8月21日下午,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来到了这个小区。

  过了凉亭社区卫生站数十米右转没多久,就迎来了一段约30米明显被碾压的路段,整个路面呈破碎的龟壳状,其中一些地方被碎砖瓦砾和土填埋了起来。

  “这些被填埋的地方,是我们家属院的职工自己捡了烂砖烂瓦来填的路,要不然这个坑更厉害。”在该家属院居住的石先生对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说。

  穿过这片烂路,再上一个陡坡,是一条只容一车进入的窄巷道,巷道左侧便是凉亭北场家属院。9栋红砖房,共住着213户人,这里曾经的繁荣和热闹早已被如今的苍凉和破败所代替。红砖房里住着的大多是以前在昆明东站上班的退休老工人。

  前行约百米,就到了小区尽头,一道紧闭的铁门里是两栋活动板房。“这是以前单位专门修了做消防通道的路,现在差不多已经被堵了10多年了。”住户们说。

  在小区内的另一端尽头是一道墙,还能看到两道石头门柱础,宽度约有5米,李先生告诉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这里以前也是一个出口,多年前也被堵起来了。

  “我们这里本来就是老小区,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根本进不来,非常危险。”石先生说道。

  让住户不解的断头路

  而从小区出来下了陡坡想要避开烂路,往左面走则更为艰难。

  这是一片空地,一侧是沟渠,中间大片堆满垃圾瓦砾石头的荒地,另一侧的土路也狭窄而不好通行。

  “过去这里是米轨,现在还能看到枕木,后来大家把这里当成菜地,前两年单位说要修路,就把菜地推掉了。”李先生告诉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大家对单位修路一直十分期待,然而没想到,让他们最无法忍受的地方也是出在这段路上了。

  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看到荒地被几块木板明显分成了两块,靠近小区长约二三十米的荒地几乎成为垃圾地,而再往后的荒地则较为平整。

  “这就是我们说的断头路,一段路为什么不修通,一定要修个一半。”李先生说,单位给他们的答复是,再往前修就接通了市政道路,因此便修了一半。

  一位住户称,小区道路一般可以直接与次干路相接,尽可能不与主干路相接,但也要重点考虑消防车、救护车、小汽车以及行人通过。“但是这样的垃圾路,肯定达不到这些要求。”

  答复:断头路是不修的

  当天还有一位老人坐着轮椅,也到了昆明东站了解情况。

  老人姓徐,是铁道职工,行动不便,出行靠轮椅。“我老伴这4年多基本就没出来过。”徐大爹的老伴说,老两口住在这个家属院,由于无论是走哪条路,都出行困难,推轮椅很难通过,老伴的活动天地只能局限在小区院子里。

  当天老人的侄子张先生特意请假,自陡坡开始背着徐大爹到昆明东站。“坡太陡了,推着老人危险。就是推下来,前面那段路坑坑洼洼,轮椅、婴儿车还是推不了。”若家中有老人孩子、行动不便者,出门就成了难事。

  “我们的小区就是被围困起来了,不说其他地方,就说那个陡坡,车子开上来其实是有盲区的,就今年三四月份,一辆车开上来就碾到了一个孩子的脚。”一位女性住户说道。

  而另外一边的路是土路,一到雨天,就寸步难行。“我们进出、去菜市场买菜只能走这里,没有一天鞋上不沾泥的。而且一下大雨这里就变成泥潭,雨水要没过小腿。”

  8月22日,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联系了小区业主代表孙泽林,他说,21日下午和22日上午都已到车站开协调会,“目前给我们明确答复说这个断头路是不修的,如果我们还有意见可以给单位提,也可以向上级部门反映。”

  (记者 连惠玲 文 黄兴能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