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云南易门县十街乡老吾村委会石头村公路下方山箐的一具无名男尸引起周围村组群众的恐慌。一时间,谣言四起,打破了山区的宁静。易门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后,通过大量的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最终拨开重重迷雾,排除了他杀的嫌疑,稳定了民心。

  无名死尸现山村 警方侦破陷困境

  4月1日14时44分,易门县十街乡老吾村委会一村民经过石头村的机耕路时,发现有一成年男性趴在路边一动不动。接警后,十街派出所民警迅速赶赴石头村对现场进行保护。

  15时40分许,民警到达现场时,发现一名男子趴在老吾石头村通往老白岩核桃基地的机耕路上,已经死亡。经初步查看,该男子约有50多岁,身穿黑色上衣,灰色长裤,但是光着脚,鞋子、袜子不知所踪。

  16时20分许,易门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和侦查民警赶到现场。在对死者尸体和现场进行初步检查勘验后,民警发现这具男性尸体头顶部头皮大面积裂开,但是现场并无任何血迹。而这条机耕路只有2米多宽,路面两侧都是陡峭的山坡,离最近村庄尚有一公里,尸体所在的位置没有一般命案现场的特征,十分蹊跷。

  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偏僻小路上的尸体是谁?是意外,还是他杀?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民警的脑海中。让民警失望的是,经过辨认,附近的村民都不认识死者。从尸源查找突破口的想法断了线索,案件的侦破工作一时间陷入困境。

  居住地与事发地南辕北辙 警方再陷谜团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4月2日一大早,技术民警在死者的一个口袋中发现了一张小纸片。正是这张小纸片上的电话号码,让死者的身份得到证实,也让办案民警找到了突破口。但是,这名叫孟某的死者,是易门县龙泉街道人,发现尸体的地点离他的居住地有七、八十公里远。经警方调查,孟某的生活很规律,由于身体行动不便,他平时只在县城的中心街一带活动。

  一个生活在县城里的人却莫名的死在了距离县城七、八十公里外山箐中,为弄清楚这个问题,警方连续对孟某生前的活动轨迹进行排查。4月2日8时30分许,4名视频巡查民警连续奋战16个小时后,终于有所发现,在3月30日7时53分,孟某杵着拐杖,挎着包、戴着眼镜出现在易门县城靠铜厂乡方向的象山华庭小区路段。但是,民警找遍了附近的所有出入口和路段的监控,再也没有发现孟某的身影,孟某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

  那么,孟某到底去了哪里?随着调查的深入,孟某女儿说起的一件事引起了民警的注意。3月28日晚上吃饭时,孟某跟女儿说他的中指受伤了,打算第二天到老吾村委会找一个当地的“土郎中”包草药。孟某女儿的一番话,让警方的疑问一扫而光,孟某为什么会出现在离县城七、八十公里外的山区有了合理的解释。

  但让警方疑惑的是,孟某最后一次出现明明是在去易门县铜厂乡方向,与十街不是在一条线上,可谓是南辕北辙,孟某到底是怎么去的十街老吾村?

  村民协助排查 监控探头助警方破案

  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第一现场在哪里?经过排查分析,易门警方决定将此案按照命案来侦办,集中警力对孟某的行踪、随身物品和死亡原因进行核查。

  4月2日下午,易门警方调集刑侦、情报、巡特警、消防、派出所的五十多名警力,并发动了附近村组的群众,分组开始调查和搜寻。直到当天16时许,孟某行踪终于出现了转机,在对孟某最后出现的象山华庭小区附近进行走访调查时,民警发现有一条可以直达龙泉街道银河村的小路处于监控的死角。民警判断孟某应该是从这条小路离开了。

  为了证实判断,警方顺着山路一路走访,并在途中一名群众口中得到重要线索,证实孟某3月30日在此出现过。随后,民警又在龙泉水塘村另一监控视频内发现了孟某的踪迹,此时已可以确定,孟某一个人步行到达了十街乡老吾村委会的地界。

  孟某的行踪确定了,但是孟某的拐杖、包和眼镜又到了哪里去了?虽然加大了搜索范围,也对孟某的社会关系进行了排查,但警方一直没有发现孟某的随身物品。

  孟某的死亡原因成为了案件定性的关键。孟某头上有明显的创口,但是没有伤到颅骨;前胸后背的所有肋骨全部断裂,肚子里没有任何食物。经过6个小时的尸检,警方最终确定,孟某肋骨上的伤符合在高处翻滚坠落造成的特征,而头部表皮的创口应是由尖锐树枝或石头类物品造成,初步判断孟某是死于意外。

  有了这一发现,警方很快就在孟某尸体上方一个几乎垂直的悬崖陡坡上方30米的地方发现了孟某的挎包,随后,民警又在这个陡坡的不同位置找到了孟某的拐杖、袜子、鞋子等物品,最终,找到了孟某失足坠落的第一位置。至此,所有的迷都得到了最合理的答案,孟某的死因也水落石出,小小的山村也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来源:易门县公安局 编辑 辛亚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