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85岁的他还在创业路上!听听云南“400岁创业研发天团”的故事)

  想象一下,85岁的时候你会在干什么?也许你已在颐养天年,也许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周家礽老人却还在二次创业的路上奋斗!

供图供图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八个字永远埋在他心里。1988年从云南白药退休,之后与退休老专家创立了滇虹药业,2016年他又不甘于颐养天年,同其他4位老先生再次创业,被称为“400岁创业研发天团”。近日,他刚从哈佛大学宣讲企业家精神回来。

供图供图

  5位平均80高龄老先生创业 

  11月8日下午,春城晚报、春城晚报客户端记者来到昆明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聆听85岁老人的创业故事。周家礽老人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从办公室走出来,他不需要人搀扶,走路平稳,穿件羽绒服,戴眼镜,头发花白。

  他的女儿周蕾提醒说:“老爷子耳朵不太好,跟他说话声音要大一点。”虽然老人家听力不太好,但讲话的声音还是大的,条理也很清楚。

  令记者最好奇的是,耄耋之龄的他为什么还要二次创业呢?

  周老说:“我始终有个理念,生命不息,奋斗不止,这八个字永远埋在我心里。只要我能够动一天,我就要做事,就要创业,就要为社会创造价值。”

  “我本来可以颐养天年了,但我这个人的性格,以及年轻时受的教育,退休后的我不想过散步散步再散步的日子,这样的生活我不愿意过。人生要体现价值,价值是什么呢?就是要创造。只要活着一天,就要有所创造,有所创新。”

  2016年3月,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这一年,他刚好83岁。同他一起创业的,还有4位老先生。记者从公司网站的“群优专家库”看到了这份名单:周家礽,药学家,制药工程师,83岁创立群优;王朝凤,皮肤学专家,79岁加盟群优;熊辅信,药学家,79岁加盟群优;罗泽渊,药学家,79岁加盟群优;黄衡,药学家,81岁加盟群优。也因此,公司拥有“400岁创业研发天团”。

二次创业玩了一把跨界二次创业玩了一把跨界

  也许,很多人会好奇,都已经80多岁的老人了,还能创什么业呢?周家礽却不这样认为,他的经历也证明了创业干事是不分年龄的。

  镜头拉回到1988年。那一年,在云南白药厂工作了26年的他正式离休。虽然离休了,但他闲不住,不想就这样颐养天年。

  1993年,周家礽与好友汪伯良,在昆明郊外观音寺附近的昆沙路,租了一个破旧小厂做厂房,聘请了几位药学家、工人,买了混合、搅拌、乳化等简易设备,大家一起动手,安装调试。经药监部门检查验收后,开始生产名为“皮康王”的复方酮康唑乳膏。

  这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滇虹药业,曾被列入“云南十户重点制药企业”、“中国民营制药企业500强”。从1993年正式成立,到2014年被德国拜耳斥巨资收购,滇虹药业在发展的20年间,打造了“皮康王”和“康王洗剂”两个亿元级知名药品,最高累计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累计上缴国家利税超10亿元。

  滇虹药业之后,周老仍不甘于颐养天年,于2016年再次创业,创立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一次,他们玩的是创界创新,由医药跨界护肤,利用青蒿、生姜、薄荷脑、山茶花、马齿笕等创制了“礽心”、“征服”和“裂博”三个护肤品牌。渠道选择上也更加关注由社交电商带动的线上销售,展现了令人惊喜的跨越年龄限制的年轻战略。

  周老说:“人生的价值不在于你消耗多少,而在于你的创造、发明,只有这样社会才会进步。”

年轻人创业必须要有创新年轻人创业必须要有创新

  10月27日上午,美国波士顿哈佛大学的一间教室里,“周家礽创新创业走进哈佛暨中美创新讲坛”如期举办。

  群优生物董事长周家礽先生,带着他“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八字人生格言,站上哈佛讲坛,分享了他数十年的企业道路,以及他一生所坚守的做企业、做产品的质量准则,并就中国企业的创新与国际化等问题,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三位学者从容对谈。一位历经风雨又豁达谦逊的睿智高龄创业者,精神矍铄、语气铿锵,征服了与会嘉宾。

  回国后,周老还是像往常一样工作、生活。每天早上起床打太极拳,吃完早点就来上班;午饭后睡四十分钟,然后继续上班;晚饭后,和家人散散步,如果还有点时间就打打太极拳;一般10、11点睡觉,有时还要查阅资料、加班到晚上12点。

供图供图

  当下,政府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很多年轻人积极响应,加入到了创业大军中。对于创业的年轻人,周老说:“年轻人不能重复老一辈,老一辈怎么做他们也怎么做,那没有意义。他们必须创新、创造,这样才有价值!”

  可能很多人会想:在校大学生,以及走上社会的年轻人缺乏创业条件,他们没有经验、没有资本,也缺少社会阅历,周老的建议是可以“老中青”结合,不同年龄段的人有不同的优劣势,搭配得好也许创业就不一样了。群优生物,既有“400岁创业研发天团”,也有从滇虹药业出来的中年人,更有新招聘的年轻科研人员、销售人员。

  春城晚报记者 杨质高 实习生 郭金梦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