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谢恩龙,并未把他与“咖啡师”三个字联想到一起。眼前的这个他,皮肤黝黑、板寸头、眉宇间英气十足,让人不自觉想到那些手握宝剑挥斥方遒的江湖剑客,当他仰头豪爽的把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他身上那些“侠客”的风范就更加外露无疑了。

  金庸的武侠小说塑造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侠客形象,多武功高强,也大智若愚。而把谢恩龙放到武侠小说里,也必定是个背负宝剑的江湖行者,而他的“上方宝剑”——就是10岁那年的一把铁铸锅铲。

  咖啡是延续三代人亲情的连接

  “等到灶火把铁锅烧热,把咖啡豆放到铁锅里翻炒,炒出香味捞起来,放到石磨上去磨成咖啡粉,再放到涨开的水里煮一阵,用纱布过滤出来,如果觉得苦就放点糖……”这是谢恩龙10岁那年在日常帮忙家里采摘和晾晒咖啡豆之余,凭着一把铁铸锅铲,给自己做的第一杯“饮料”。

  2016年,云南全省咖啡种植面积为177万亩,总产量13.9万吨,咖啡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到全国的99%以上,云南出产的咖啡多数销往一二线发达城市,本地内销量却少之又少,在十多年前,“喝咖啡”在云南人的理念里似乎还是个“洋玩意儿”。就在那个时候,谢恩龙早已用一把铁锅铲,炒出了第一杯咖啡。

  谢恩龙这门最原始的煮咖啡技艺并非与生俱来,从谢恩龙的爷爷一辈,就已经开始在保山潞江坝种植咖啡。潞江坝作为保山境内小粒咖啡的最早种植区,从1952年开始经历了4个阶段才得以发展至今。

  1952年起步初期,保山从潞西遮放引入咖啡试种后,在中苏友好年代迎来了一次大发展的机遇,从以专供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咖啡的国家经济战略发展目标出发,潞江的新城、怒江农场成了咖啡产业发展的主力军,面积曾一时达到3万多亩。其间,受病害及中苏关系破裂等原因,潞江小粒咖啡一度进入了低谷,啡种植面积大幅度萎缩,咖啡价格低迷,一直持续到2004年才逐步出现转机。

  谢家祖辈种植咖啡,到谢恩龙这一辈已经是第三代咖啡种植传承人,经历和见证了整个保山咖啡种植起步、滑坡、再度启动、再到快速发展的兴衰变革。“我一定会把咖啡做下去的!”这是谢恩龙对咖啡种植传承技艺的守护,更加源于他自小对咖啡的热爱。“咖啡不仅是更好的亲情连接,也为我们农村家庭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是咖啡为我们带来了更好的生活!”

  “侠客”归山 把咖啡情怀倾注于每一粒豆子

  当下网络流行着这样一句话“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谢恩龙在咖啡庄园里摸爬滚打着长大,到2016年底,他辞去烟叶站一份令人羡慕的稳定工作,回家继承了父辈传统咖啡种植技术,与此同时,他又把现在最火热的电商经营模式带回了家乡,创办了峡谷醇咖啡有限公司。“我出生农村,在峡谷里和咖啡一起长大,我的生活环境里随处可见咖啡豆,农村人淳朴,一心只想着把咖啡豆种好,把峡谷的咖啡卖到外面去就是我的梦想!”于是“峡谷醇”的咖啡品牌名号运应而生,谢恩龙肩上承载着一份让家乡咖啡“走出去”的责任和担当,饱含着家乡峡谷咖啡产业的侠义情怀。

  咖啡江湖也危机四伏,想要把品牌打响,把咖啡卖出去也需要点“侠道”。谢恩龙四处取经、考察市场,做电商仅8个月,已经成为保山义乌电子商务产业园区中的优秀电商企业代表。短短8个月时间,谢恩龙在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已铺设“峡谷醇”品牌咖啡专卖店,与上海、南京等地的咖啡馆和写字楼已经有较为稳定的合作,电商日均咖啡销量在60-100袋之间。当所有人都认为这正是拓宽电商销路打开市场的最佳时刻,谢恩龙却做了一件让人出乎意料的事。

  当商人们在挤破脑袋抢夺电商市场这块美味蛋糕的同时,谢恩龙却选择退居“幕后”,回到保山峡谷摘咖啡豆去了。其实这正是他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的“侠道计谋”。

  他的“侠道计谋”就是回到咖啡初加工的老本行当中去,把祖辈传承下来的传统技艺做好做精。于是,他去田间地头,把关咖啡种植,和工人一起采摘咖啡果子,精细到把每一个混在成熟咖啡果里的绿果子捡出来;他坚守在基地上监督工人水洗、脱皮、脱壳、晾晒到分拣整个初加工的过程……

  “我要做良心卖家,我卖出去的咖啡要对我的客户负责!”谢恩龙没有仗剑降妖除魔,没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快意恩仇,只是这个土生土长的保山人,一心想把保山峡谷中的高品质咖啡推向世界,他用最真诚的方式行走在咖啡江湖里,这是从他身上所能看到的“平民侠客”精神。

  谈话间,面前的咖啡已凉透,谢恩龙仰头一饮而尽这杯冷咖啡,说道:“从冷到热,体会咖啡两种不同的口味,就像两种不同的人生。”从眼前这个如此侠肝义胆的男人口中听得这句柔情似水的话实属难得,其实在这个“糙汉子”的心里,早已在10岁那年就种上了细品慢酌的“咖啡梦”。(编辑/永兆芸)

文章来源:新浪云南自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