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雨季后,大量上市的野生菌成为了云南人舌尖上的美味。9月9日至10日,由云南省委宣传部、COP15云南省筹备办新闻宣传部联合组织开展的“赏味昆明·探秘香格里拉——COP15云南生物多样性全媒体主题采访活动”走进昆明的研究机构、交易市场,探索云南野生菌的奥秘。目前,云南的研究团队已经破译了百种野生菌的基因“密码”。基于这些基因研究,未来这些会致幻见“小人人”的野生菌,或将可以用于治疗抑郁症。

  科研成果

  破译百种野生菌基因“密码”

  在森林生态系统中,大型真菌扮演着“分解者”的角色。能够将腐殖质重的木质素、纤维素和半纤维素降解为苗木能够吸收的营养物质,参与森林生态系统中的物质循环和能量流动。

  云南因为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而成为享誉中外的“世界野生菌王国”。目前,云南分布野生食用菌约900种,占世界约2500种食用菌的36%,占中国约1000种的90%。云南省120多个县市区均有野生食用菌分布,且野生食用菌生长较早,年生产周期长达8个月,集中在6月至9月上市。

  云南农业大学、云南省高原特色农业产业研究院高原菌物研究院院长马啸介绍,目前,科研团队对全国50余个地点进行了调查和采集,收集收藏了标本39427份、725种,菌株1557株。建立了全国松茸、羊肚菌等珍贵野生食用菌最全面的种质资源库。2016年,首次完成了100种野生菌的基因组测序,破解了野生菌基因“密码”,并建立野生菌基因组共享数据库。

  功效应用

  野生菌中的致幻成分或可治疗抑郁症

  依托基因序列研究和功效研究,可以为后续的菌种驯化、保存和食用菌产品的开发和利用奠定基础,全面提升微生物的综合利用价值。

  马啸介绍,目前,研究团队成功实现了羊肚菌、冬荪、大球盖菇、灵芝等7个菌种的培育及林下种植。“还有一些不能人工种植的野生菌,我们掌握了基因‘密码’之后,可以在相应的环境中,实现野生菌的人工促繁。”马啸说,以牛肝菌为例,在林下种植野生菌的促繁中,如果发现生长环境类似的地方,可以通过播撒菌丝的方式,在确保野生菌“野生”的前提下,提高产量,从而提高当地百姓的收入。

  除了食用之外,在云南已知的野生菌中,很大一部分还同时具备了食用和药用的功能。“比如松茸中的醇体具有很强的抗癌作用。还有一部分野生菌吃了会看见‘小人人’,实际上是其中含有致幻成分。这些致幻成分只要合理控制用量,可以应用在抑郁症的治疗中。”马啸说,目前这项研究在动物实验中得出的结论是,用于实验的老鼠焦躁、反应降低、失眠的情况得到缓解。

  走向世界

  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年交易额连续3年破70亿元

  云南一直以来都是我国野生食用菌的重点产区和贸易区,国内野生食用菌约有70%产自云南。2018年,云南野生食用菌产量16.3万吨,产值100.4亿元,出口量15259吨,出口创汇11530.6万美元。其中,松茸在日本最受欢迎,而韩国更青睐香肉齿,松乳菇在欧美各国广为食用,北欧各国喜爱鸡油菌,美味牛肝菌在东欧市场颇为畅销,中欧市场则更喜欢块菌(松露)。

  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是全国最大的野生菌交易市场,一年四季都有野生菌,24小时都在交易中。目前,市场内共有商户1200余户,销售的野生菌种类有258种,主要经营来自省内各州市的青头菌、牛肝菌、松茸、干巴菌等40余个品种。这里每天来交易的商贩络绎不绝,尤其是在野生菌生长的旺季,每天的交易量多达500吨。该市场吸引了云南各个州市和贵州、四川、重庆、湖南、广西、湖北等省区市乃至缅甸、越南等周边国家的野生菌商贩到此交易,年交易额已连续3年突破70亿元。

  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总经理成爱丽介绍,下一步,市场计划进行提升改造,升级打造成为野生菌国际交易中心。

  进入百姓家

  野生菌美食一条街成“云南味道”展示窗口

  在市场内购买野生菌回家烹饪,是不少人在七八月份的生活方式之一。而外地游客要体验云南的野生菌盛宴,昆明关上片区是不二之选。由于毗邻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昆明关上片区关兴路、金汁路、关平路交会等片区自发形成了野生菌美食一条街。

  创立于1999年的“滇菌王”是昆明的老牌野生菌火锅店。下午1点多,店内的食客已经逐渐散去,而菜品橱窗内的野生菌依然新鲜。每到七八月份,野生菌大量上市,这里都会迎来大量食客,并且以外地尝鲜的游客居多。

  “平均每天都有六七十桌客人,人数超过200人。”“滇菌王”宝海店经理李建芳说,由于餐馆位置靠近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店里的采购人员都会在天刚亮就去采购。和从村民手中直接收购相比,这样的“地缘”优势减少了餐馆二次挑选的损耗,还能挑选到品质最好的野生菌。

  “以前巫家坝机场离这里很近,很多昆明人给朋友接风洗尘的第一顿饭,或者是送人坐飞机之前的最后一顿饭都会选在这里。”餐馆内,一位老昆明人不经意间说出这句话。不难看出,在一去一回之间,野生菌其实承载着云南人舌尖上的乡愁。 记者 孙琴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