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的时间,一叶孤舟,已经红遍壮美河山,

  100年的时间,一个更强的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100年,一个看似简单的数字,书写的却是中国的辉煌,一个由共产党人书写的辉煌。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历史的风,翻开了100年前的那一页。那一年,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了!中国共产党照亮了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道路,我们的革命也从此有了方向。在建党百年来临之际,回顾中国工农红军万里长征经过香格里拉的光辉事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

  举世闻名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经过涉藏地区已作为光辉的篇章,载入革命史册。

  在香格里拉噶丹·松赞林寺的历史上,支援红军北上是抗日的光辉一页。1936年4月25日,红二方面军的前红二、六军团在贺龙、任弼时、肖克、王震等同志率领下进入香格里拉,30日,红二军团前卫四师十二团到达香格里拉县城。大中甸村村寨寨住满了红军,开始了筹粮休整,做继续北上的准备工作。

  红二军团总指挥部设在县城藏公堂,贺龙同志在这里主持召开了军团领导会议,决定对部队进行民族政策教育,并向群众大力宣传做好团结民族中上层人士,争取他们对红军的支持。红军各师团分别在县城、大中甸各村寨进行宣传活动。宣传“优待少数民族,不在藏民地区打土豪劣绅,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红军是番民的好朋友”,“番民群众各安生业”。

  1936年4月29日,噶丹·松赞林寺聘请夏那古哇(1893~1957年,大中甸诺西乡夏那村人,曾任大中间区人民政府副区长、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协委员)为该寺代表,到军团指挥部求见贺龙同志,贺龙等领导同志接见了夏那古哇及其随从代表吴吕单巴(僧人)、杨乐天、杨友清(翻译)等人,接受了噶丹松赞林寺敬献的哈达及见面礼物。

  军团首长同他们进行了亲切交谈,宣传了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讲述了红军北上抗日的宗旨,贺龙同志讲了红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把几份《布告》和一些宣传品交给夏那古哇,请他转交大寺并作宣传。同时立即通知部队,派出哨兵到噶丹·松赞林寺各大门口站岗,并在大门上张贴了“严禁进入寺内”的布告。写了一封信请夏那古哇转交大寺,信里的内容如下:

  掌教八大老僧台鉴:

  (一)贵代表前来,不胜钦幸;(二)红军允许人民宗教信仰自由,因此对贵喇嘛寺所有僧侣生命财产绝不允许侵犯,并负责保护;(三)你们须即回寺,照安生业,并要所有民众一概回家,切不可轻信谣言,自造恐慌;(四)本军粮秣,请帮助操办,决照价支付金钱;(五)请即派代表前来接洽。

  贺龙4月29日

  第二天大寺派出八个代表,由夏那古哇带领,捧着哈达,赶着牛羊,背着青稞酒、酥油进城慰问红军。贺龙等军团首长,热情欢迎大寺派来的代表。

  接受了哈达和礼物,进行了会谈。夏那古哇转达了大寺对卖粮的态度,并邀请军团长光临大寺指导观光。贺龙同志愉快地说,明天就去,请代表把红军的纪律和政策多向僧俗人民宣传。夏那古哇帮助红军做了许多工作,军分会给夏那古哇发了委任令:

  “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湘鄂川黔分会委任令兹委任夏那古哇同志为中甸城厢及附近乡区安抚和招徕全体军民并本军采办给养,仰我全体民众一律知照至本军全体红色军人,对夏那古同志就加以保护和帮助,不得稍事非难,是为至要。此令

  次日,贺龙同志和军团首长、随行人员表共40人,前往松赞林寺。大寺八大老僧等30人和夏那古哇等,迎接贺龙将军一行。进入大寺扎仓,贺龙将军将一面经绸锦幛赠送大寺,红绸上书:兴盛番族。

  另外还赠送了一对精美的大瓷花瓶。贺龙将军重申了党的宗教政策,大寺八大老僧表示拥护红军,对红军给养问题,表示支持筹办。乡城康参的僧益帕处地瓦送给贺龙将军一对马上的革囊,一对银木碗,革囊内装有行途食物。老僧们将贺龙将军等一行送到寺门外,合掌祈祷送别。

  松赞林寺打开粮仓,把2000多斗青稞(3万多千克)背出寺外售给红军。在松赞林寺主动支援红军的影响下,其他僧俗大户把囤藏的食盐、红糖、粮食等售给红军。两天内红军共筹集到5万余千克粮食。当时正值高原“春荒”季节,松赞林寺尽力支援,实属难能可贵。该寺又将红军所赠锦幛、文件、礼物视如珍宝,妥为保存,到香格里拉和平解放时,以此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

  这种拥护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之热忱,更为可贵。

  这是松赞林寺的历史功绩,也是藏族人民对革命事业的贡献。

(来源:迪庆州文化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