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咖啡生豆物性检测。新华社记者 赵家淞摄 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咖啡生豆物性检测。新华社记者 赵家淞摄

  新华社昆明5月30日电(记者陈倩慈 赵家淞 姚兵)董来成从未想过小小的咖啡豆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

  “这款蜜处理的咖啡豆叫作‘蜜露美人’,另一款日晒处理的叫作‘杜松子酒’,因为冲煮之后喝起来有杜松子酒的风味。”在位于中国西南边陲云南省普洱市的炬点咖啡实验室一角,白马山咖啡种植场的主人董来成正向记者介绍其最新推出的两款单品手冲咖啡豆。

  日晒和蜜处理是董来成在自家种植场引入的咖啡鲜果初加工新方式。

  董来成说,这两项技术的引入,得益于炬点咖啡实验室联合创始人马丁·波拉克的指导与帮助,“如果只做商业水洗豆的话,这两年的市场价很低,无法保证咖农的收益。所以马丁教我们通过日晒和蜜处理来改良咖啡豆的品质和风味,种咖啡的效益也随之提升了。”

  董来成的白马山咖啡种植场位于普洱市思茅区六顺镇炮掌山村,那里产出的咖啡豆不仅通过创新的处理方式提升了品质,还借助炬点咖啡实验室的相关渠道打开了销路。

  “我卖给炬点咖啡的豆子从去年的不到两吨增加到今年的十多吨,而我向周边咖农收购咖啡鲜果的价格也从去年的平均两块多一公斤,涨到了今年的四块一公斤。”董来成补充道。

  在董来成的带动下,他的家乡炮掌山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种上了咖啡。“大家都种咖啡,收入高了,买车的也多了,家家的日子都好过起来了。”他笑道。

  位于普洱市郊南岛河村的小凹子咖啡庄园同样与炬点咖啡实验室有着密切的合作。小凹子由普洱老“咖农”廖秀桂于1997年创立,目前已初步形成300亩管理规范且集游学、观光、品鉴于一体的综合性体验庄园。

  炬点咖啡会借用庄园的场地进行教学,同时购买庄园里的生豆作为培训用的原材料,而庄园方面也可派人观摩学习相关培训,进而提升自身的加工工艺。

云南省普洱市炬点咖啡实验室咖啡师正在研磨咖啡。新华社发(炬点咖啡实验室供图)云南省普洱市炬点咖啡实验室咖啡师正在研磨咖啡。新华社发(炬点咖啡实验室供图)

  “小凹子建园24年来从未用过化学除草剂草甘膦,并且始终坚持人工除虫。正因为平时的精细化管理,我们最普通的商业豆都已经非常接近精品豆的水准。”廖秀桂之子、小凹子庄园的“少庄主”廖洪文自豪地说。

  经过近70年的发展,云南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咖啡种植地、贸易集散地和出口地。目前,许多咖啡庄园都已从传统的大宗商品豆转向生产高质量的精品豆。

  这一转变背后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引导和业内人士的努力。依托独特的地理环境优势,普洱市一直将咖啡产业作为乡村振兴、富民增收的一大抓手。

  在普洱揭牌成立的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通过与精品咖啡协会和咖啡品质学会合作,制定了符合国际惯例且适应云南实际的咖啡质量检测标准体系。

  连年举办的云南咖啡生豆大赛,逐步引导“咖农”“咖企”树立打造精品咖啡的意识,并进一步提升咖啡的种植管养和加工水平。此外,更有大量研究机构相继落户普洱,为当地咖啡产业发展提供全方位服务。

  普洱咖啡产业的国际化发展也是马丁在此创办炬点咖啡实验室的原因之一。这家坐落在普洱市区的咖啡店集烘焙坊、培训实验室于一体,一方面普及专业知识,另一方面则作为沟通生产端与消费端的桥梁,为“咖农”连接市场。

  “既然认定了咖啡这个产业,就要坚持做下去。”在80岁的廖秀桂眼中,云南精品咖啡产业的发展大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