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不承认司机是为自己闯红灯的事实,不仅会寒了好人的心,而且会对孩子起到不好的表率。

  广东东莞的网约车司机艾先生近日接到一张订单,乘客为一家三口带着一个婴儿,上车不久婴儿突发疾病失去知觉。艾先生连闯三个红灯将孩子送医,为此,他要被扣18分,并处以600元的罚款。交警表示需提供相关的医院证明,但婴儿家属却拒绝作证,称闯红灯跟他们没关系。艾先生说,虽然他无法理解患者家属的态度,但是并不后悔这么做。公安部新闻中心官方微博@中国警方在线 称:经过核实,警察蜀黍已经取消了对司机艾师傅的处罚。(12月14日红星新闻)

  乍一看,这是个现代版农夫与蛇的故事:司机做了好事,但被救的人却不领情。但是这次,我想首先站在“蛇”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件事。

  在这起事件中,似乎没人关心婴儿到底怎么样。婴儿在车上突发疾病,甚至失去知觉,被紧急送医,病情也许在送医后缓解或痊愈,但也不排除病情严重的可能。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应该就不难理解家属拒绝作证的心情了:一方面孩子生病压力本身就很大,另一方面出面作证就意味着可能要负担司机的损失,作为司机,除了要承担已经明确的600元罚款之外,还要面临重考驾照的损失,这个损失就更大了。而在此之前司机无法工作,误工损失又如何计算呢?

  当时家属不可能知道警方是否会免除对司机的处罚,结合这些不明朗的潜在索赔,也难怪家属会用“闯红灯和我没关系”的说法来推辞了。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我们是司机,碰到乘客有急事,比如有人生病的情况,乘客要求我们闯红灯,我们该怎么办?和闯红灯出车祸的危险相比,被开罚单的损失其实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如果在此种情况下出了车祸甚至是发生伤亡,这个损失谁来承担呢?

  在电影里我们常能见到有人被追杀然后跳上出租车告诉司机赶快开的情况,但那只是电影。在现实中,也经常能见到警察开警车护送忘带准考证的考生等情况,但要注意,那是警车。警车和救护车等特殊车辆,在特定情况下有权优先通过路口。

  而网约车只是普通车辆,并没有此种特权,在这种情况下连闯红灯,无疑是具有一定风险的。

  在这种情况下,前段时间央视某主持人在评价警察应不应该下水救人时所说的”挽救一个人的生命,不能以牺牲另一个人的生命为前提”就成立了。

  针对这起事件,其实解决方法不难:司机看到孩子失去知觉,应该马上让家属或是自己拨打120急救电话,询问救护车到达时间,在原地等待救护车,这样既能保证以最快速度赶到医院,而且救护车配备有专业医疗设备和人员,在路上也能对孩子进行及时救治。

  其实无论我们是从事什么职业,还是应该遵循这样一个原则: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士去做。

  但那是后话了,现在针对这件事,虽然警方已经免除了对司机的处罚,虽然司机表示不后悔这样做,但还是必须要确认一点:闯红灯不对。我很欣赏司机的热心肠和勇气,社会需要这样的人,但司机这个职业比较特殊,抢时间的时候容易出现超速和闯红灯等危险情况,我希望他下次遇到类似情况时,能先评估一下风险,然后看是否有可能找到更专业的人士来做这件事,这样才能更高效和更安全地救人。

  请记住,网约车司机的职责是把乘客安全地送到目的地,如果没有了安全的前提,其实也相当于失职。

  最后,对于不愿出面作证的家属,如果是因为怕承担责任而逃避的话,其实承担损失和承担责任是两个概念,经济上实在困难,和司机说明情况,相信司机肯定能够谅解,如果为此而不承认司机是为自己闯红灯的事实,不仅会寒了好人的心,而且会对孩子起到不好的表率。

  最后,希望孩子没事。关于此事的众多报道里,并没有见到这个孩子的后续消息,这种关注的缺失让人稍有失望,毕竟这才是这起事件中最重要的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