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对老人而言,意味着首先要会使用智能手机,并把钱从传统银行里取出来放到网上银行里。然而,智能手机的复杂,与网络银行的非实体性,都在各个维度上给他们设置了一道门槛。

  11月23日,湖北宜昌一老人冒雨用现金交医保被拒引发关注。视频中,工作人员告诉老人“不收现金,要么告诉亲戚,要么你自己在手机上支付”。24日,宜昌市医保局回应称,事发地点在秭归县茅坪镇西楚社区,“村、社区一级有代收代缴医保的职责,该社区工作人员对政策掌握不到位。”目前正在和当地医保部门、宣传部门一起调查处置。(封面新闻11月24日)

  又是一起老人办事受阻的新闻。老人不会刷健康码被赶下车,94岁老人办社保卡被抱起来刷脸……这段时间以来,这些新闻给人的感觉是,老人为适应这个日益信息化的社会,不容易。

  尤其是在第三方支付方面,似乎成了很多老人最难适应的一道坎。第三方支付对在互联网上成长起来的年轻人可能不存在障碍,也体会到了它所带来的方便与快捷,但对老人而言,意味着首先要会使用智能手机,并把钱从传统银行里取出来放到网上银行里。然而,智能手机的复杂,与网络银行的非实体性,都在各个维度上给他们设置了一道门槛。

  我们在超市里应该经常能见到这样一幕:在一声声的“支付宝还是微信”的询问声中,一位老人小心翼翼地从贴身兜里掏出一把小钞,慢慢地数给收银员。

  遇到有这样的老人站在我身前,我总是会很有耐心。因为我记性还不差,我记得就在五年前,我们还都是这样付款的。

  其实老人不会用第三方支付也没什么,只要他们自己不嫌麻烦,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强行改变让他们只用现金的习惯,毕竟拒收现金是违法的。2018年7月13日,央行就发布了整顿拒收现金(纸币和硬币)行为的相关公告。公告称,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告示等方式拒收现金,依法应当使用非现金支付工具的情形除外。可让人想不到的是,宜昌市这个代收医保的部门,居然拒收现金,公然违法。这和政策掌握是否到位并没什么关系,毕竟政策不可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无论你是什么样的政策,无论你对政策掌握到什么程度,都没有丝毫违法的理由。

  更何况,这种“对政策掌握不到位”的托辞,就是让工作人员眼睁睁看着老人坐在窗口前不知所措的理由了吗?

  谁都有权利只使用现金,只是目前来看,这个人群以老人为主。但拒收现金的情况并非个例,在疫情防控期间,央行就接到了群众投诉,个别商户以疫情防控为名拒收现金。今年4月,央行召开了2020年全国货币金银和安全保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提出“稳妥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的同时,也强调“持续整顿拒收现金”,并“全力保障现金供应和使用安全”。

  其实在第三方支付刚兴起的时候,情况和现在正相反:很多官方办事机构是只接收现金的,连储蓄卡和信用卡都刷不了。这也是让人好奇的一点:这才几年时间,怎么就连现金都不收了,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了呢?这难道是我们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记性太差吗?恐怕不是,这多半是另一种“懒政”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