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祖国西南边陲

  山高谷深、偏远幽僻之地

  生活着9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等社会形态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民族”

  曾经

  他们生活在最贫困的地区

  是最弱势的群体、最特殊的族群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少数民族也不能少。”

  决战脱贫攻坚,“直过民族”迎来了新的历史性跨越

  2020年11月14日

  云南省宣布怒族、傈僳族“整族脱贫”

  至此,全省9个“直过民族”全部实现整族脱贫

  摆脱贫困的千年梦想,照进现实!

  独龙族

  从原始社会的刻木传信,到云南第一个开通5G的乡镇,通讯方式的“极速”升级,成为独龙族告别封闭落后、拥抱现代文明的生动注脚。

  德昂族

  从风雨飘摇的茅草房,到通水、通电、通广播电视的小楼房,随危旧房一起“消失”的,是千百年来的贫穷与落后;随新居一起“建设”的,是幸福美好的小康生活。

  基诺族

  昔日偏远闭塞、贫穷落后的基诺山乡,而今打开山门,成了热门旅游景点。迎来八方游客的同时,也迎来了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的新征程。

  布朗族

  从“刀耕火种”的落后生产方式,到现代化的茶叶种植加工,绿色发展,为布朗山乡留住了绿水青山,也带来了“金山银山”。

  景颇族

  从前,适龄儿童上学要挨家挨户做工作;而今,“直过民族”贫困学生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均有补贴。景颇族同胞也越来越重视教育,不少村寨都走出了大学生。

  佤族

  从“人类童年”到兼具现代化功能和民族风情的特色城镇,新时代的佤族村寨,“山笑水笑人欢乐,道路越走越宽阔。”

  拉祜族

  从原始的以物易物,到如今“触网”电商,新时代的拉祜族群众,让农产品搭上了“电商快车”,甜蜜产业让拉祜人的日子越过越甜。

  傈僳族

  从昔日偏远闭塞、漏风漏雨的茅草房,到如今坚固美观、设施齐全的单元楼,易地扶贫搬迁,让傈僳族群众挪了穷窝,更斩了穷根。

  怒族

  从过去冒着生命危险滑溜索过江,到如今开着小轿车从钢铁大桥上跨江而过,新时代的怒族人飞越了怒江,也飞越了贫困的“天堑”。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牢记嘱托,再接再厉,奋发图强

  彩云之南的9个“直过民族”

  定能在小康路上大展拳脚,定能创造出更加美好的明天!

  出  品:王  江

  策  划:李  霞

  创  意:赵  勇

  文  案:念新洪

  设  计:杨  璇

  王奇旺

  代  怡

  后  期:赵  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