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夜市能助力一个城市的经济,但它不仅是经济的一部分,它更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如何才能打造属于夜间经济的稳定发展,是考验我们城市执法者的一道题。

  春城晚报报道,昆明主城最近划定了5203个临时摊位,提供就业岗位,助力夜间经济。对于此举,我认为善莫大焉。

  中国形容人们的作息有一句流传了几千年的古话: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觉得云南情况有点特殊,云南的一些地方因为白天太过炎热并不适合室外活动,真正的一天中最繁华的时刻要在夜晚来临之后,像我去过的元江和西双版纳都是如此。很多云南人的生活是日出而息日落而作。虽然昆明的气候并不那么炎热,但也很大程度上受到其影响,夜间经济自古以来就很发达,昆明八景之一的云津夜市始于元代,位于现在盘龙江得胜桥边的巡津街和崇善街,据说在长达六百年的时间里兴旺不衰,一直到民国。作为一个外省人,我对那样的盛况异常向往。

  昆明四季如春,不像内地很多地区夏季炎热冬季又太过寒冷,是极适合几乎全年进行户外活动的城市。无论是三伏天还是三九,晚上逛街吃烧烤都基本没什么压力,着力夜间经济,正能够发挥昆明的特点,甚至是可以将“四季如春”这张文化牌予以变现的。

  我们来算笔经济账:5000多个摊位,每个摊位能提供两到三个就业岗位,这就是一万多人。这些摊位又能带动上游的餐饮、服装以及手工等一系列产业链,而最重要的是它们服务的对象为这个城市所带来的巨大的活力。我建议有空的朋友晚上去南强街走一走,看看南强街夜市上汹涌的人流,就能明白人民群众对于夜间休闲活动的需求有多强烈。而像南强街这样的夜市,正在昆明四处崛起,新的有春雨937夜市,老的有丰宁夜市,这些夜市的出现让人欣喜。

  夜间经济正成为一个城市服务业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上海夜间商业销售额占白天的50%,重庆2/3以上的餐饮营业额是在夜间实现的,广州服务业产值有55%来源于夜间经济。昆明如果能把夜间经济这步棋走好,对于昆明经济无疑能起到很大助力。

  但我也注意到,这5000多个摊位的前面有“临时”两个字,这也不禁让人有一丝担忧:这些临时摊位的寿命能有多长?我的担忧不无道理,之前的文化巷夜市也曾热闹非凡,但因为城市管理的需要,最终消失了。我有位朋友在文林街上开了家酒吧,这些年来,有关酒吧桌椅能不能露天外摆的政策就反复调整,对酒吧的经营造成了很大困扰。这些虽然看似小事,但其带动的蝴蝶效应却不可忽视,比如文化巷夜市被取消后,文化巷乃至整条文林街的人气都明显下降了许多;我朋友的那家酒吧因为露天外摆不固定的因素,使得我们也慢慢地不再去了。现在去文林街喝酒已经不是我们的首选了。这些年来,我还曾目睹过黄瓜营夜市从繁华到衰落的过程,还有更短暂的昆师路夜市、云纺夜市……现在新出现的春雨937夜市和南强街夜市能持续多久呢?当然,我能理解有关部门的顾虑,毕竟夜摊存在着占道经营、食品安全等诸多问题,但我认为这些问题通过划定专用区域以及加强管理是可以解决的。稳定才能发展,这个我们熟知的发展策略对于夜摊应该也同样适用。

  夜市能助力一个城市的经济,但它不仅是经济的一部分,它更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从横向来说,我希望昆明夜市能像台北的士林夜市和上海的南京路夜市一样著名;从纵向来说,我希望昆明能恢复当年传承了六百年的云津夜市的辉煌。如何才能打造属于夜间经济的稳定发展,是考验我们城市执法者的一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