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6月2日电 题:向深度贫困“堡垒”发起最后总攻——写在“三区三州”脱贫攻坚关键时点

  新华社记者董峻、王博、杨静

  活了快30年,一直住在怒江峡谷的密珍花头一次不再对雨季的到来而提心吊胆了——随着当地扶贫易地搬迁工作的展开,密珍花一家彻底告别住房危机。

  此刻,数以万计人的命运已经和她一样正在发生重大转机,中国正向着“三区三州”等深贫“堡垒”发起最后的总攻。

  坚决啃下硬骨头!向“坚中之坚”发起总攻

  6月,怒江大峡谷的雨水如期而至。脱贫户密珍花坐在怒江边的扶贫车间熟练地焊接数据线。休息时,她不时眺望着山间云彩。

密珍花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数据线加工扶贫车间工作(6月1日摄)。新华社发密珍花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数据线加工扶贫车间工作(6月1日摄)。新华社发

  大山高耸入云,两岸云雾缭绕,半山腰上的人们像是置身仙境。但密珍花对“美景”却有切肤之痛:“要不是搬下山,现在就是最担心害怕的季节。”

  她家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自基村。2015年密珍花难产,村民沿着泥泞不堪的人马驿道走了六七个小时才把她抬到卫生院。

  还有一年雨季,夜里她听见房后有动静,赶忙叫醒父母、带着女儿跑了出来。山上的滚石随即击穿了木板房、一直滚到她脚边才停下。

  怒江州在沿江最好的地块修建了易地搬迁安置房,配套了医院、学校、扶贫车间,近10万人搬离“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地方。

  去年初,密珍花一家搬进维拉坝珠海社区。“有了新家,雨季再也不害怕。”她还在社区扶贫车间有了份工作,每月有2000元收入。

这是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全景(4月18日摄)。新华社发这是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全景(4月18日摄)。新华社发

  这样的战贫场景在“三区三州”总能找到相似一幕:在四川大凉山,“悬崖村”阿土列尔村村民走下“天梯”迁入昭觉县城的新家;在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人们重拾家传的酩馏酒酿造手艺办起酿酒作坊;在西藏白朗县,214户贫困户投入蔬菜产业,年户均增收3万多元……

  “三区三州”是中国脱贫攻坚史上的特有名词。“三区”,指西藏,新疆南疆的和田、阿克苏、喀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四地州,以及青海、甘肃、四川和云南四省藏区。“三州”,则是指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和云南怒江州。

 图表:中国脱贫攻坚史上的特有名词“三区三州” 新华社记者 曲振东 编制 图表:中国脱贫攻坚史上的特有名词“三区三州” 新华社记者 曲振东 编制

  当打开一张中国地形图,在西北、西南一带能找到的最险峻和最高寒的地方就是“三区三州”。“三区三州”跨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云贵高原、黄土高原,是中国最大的深度贫困地区。

  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这场战役中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成为主攻对象。而随着战役不断取得新战绩,近3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每年召开的脱贫攻坚主题的座谈会上都强调做好“三区三州”脱贫工作——

  2017年在太原,要求集中力量攻克“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堡垒。

  2018年在成都,用“有天无地,有山无田,有人无路”形容“三区三州”脱贫难度。

  2019年在重庆,强调“三区三州”仍有17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不能放松”。

  2020年在北京,指出要继续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落实脱贫攻坚方案,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狠抓政策落实。

这是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配套的格力小学(2018年9月3日摄)。新华社发这是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配套的格力小学(2018年9月3日摄)。新华社发

  脱贫攻坚战进入后半程,为何攻势进一步集中在“三区三州”?

  “脱贫攻坚本来就是一场硬仗,而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这场硬仗中的硬仗。”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出台,专门对“三区三州”等深贫地区作出部署。“三区三州”所在6省区分别制定脱贫攻坚实施方案,明确了作战图、时间表。截至去年底,“三区三州”贫困人口由2017年年底的305万人减少到43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4.6%下降到2%。

  “中国政府为脱贫事业制定了清晰的目标,组织精密,执行力强。”世界银行贫困问题专家翟思曼表示。

人们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核桃扶贫车间砍核桃(2019年6月24日)。新华社记者 杨静 摄人们在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大兴地镇维拉坝珠海社区核桃扶贫车间砍核桃(2019年6月24日)。新华社记者 杨静 摄

  集中兵力超常规!倾力攻坚推动深贫地区改天换地

  脱贫户马塞力木前两天刚卖掉5只羊。“最近价格还可以,卖了6000多元。”现在,他家羊圈里有30只左右的羊。养这么多羊,这是过去不敢想的,因为“养多了,水供不上”。

  马塞力木家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沿岭乡和平村。这里地处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交汇处,平均海拔超过2100米。取水下沟上山、人挑畜驮,每家都有一个壮劳力被牢牢绑在水上。马塞力木家吃水要靠他赶着毛驴去县城拉,来回一趟少说一两个小时。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为:4月20日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高山乡布楞沟村拍摄的已通车的折红二级公路(无人机照片);下图为:2019年3月4日在布楞沟村拍摄的建设中的折红二级公路(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为:4月20日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高山乡布楞沟村拍摄的已通车的折红二级公路(无人机照片);下图为:2019年3月4日在布楞沟村拍摄的建设中的折红二级公路(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当地把饮水安全作为“两不愁”的保障重点,终于将水引上东乡高高的山梁。马塞力木一家与被绑在吃水上的日子作别。去年,他卖掉了毛驴。

  在毛驴淡出马塞力木家的生活同时,怒江的溜索、凉山的“天梯”、南疆的“涝坝水”……一幅幅照片也都定格成人们的回忆。

  越是脱贫成本高、攻坚难度大,越要超常规发力。在中央明确要求下,新增脱贫攻坚资金、新增脱贫攻坚项目、新增脱贫攻坚举措主要都用在了“三区三州”等深贫地区,并形成一个适应深贫地区脱贫攻坚需要的支撑保障体系。

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沿岭乡和平村,村民马塞力木查看自家自来水井口(4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沿岭乡和平村,村民马塞力木查看自家自来水井口(4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近三年,中央有28个部门相继出台了40多个支持“三区三州”等深贫地区脱贫攻坚的“硬核”文件。住房安全、因病致贫、因残致贫、饮水安全等老问题一个个破解,教育扶贫、就业扶贫、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政策支持和兜底保障工作一项项推进。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给“直过民族”、云南贡山县独龙江乡的乡亲们回信,祝贺独龙族实现了整族脱贫,乡亲们日子越过越好。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为:4月21日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龙泉镇拍摄的已建成投用的拱北湾豪客来希望小学;下图为:2019年3月5日在东乡族自治县龙泉镇拍摄的拱北湾小学临时教学点。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为:4月21日在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龙泉镇拍摄的已建成投用的拱北湾豪客来希望小学;下图为:2019年3月5日在东乡族自治县龙泉镇拍摄的拱北湾小学临时教学点。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好日子正在中国最贫困的土地上越来越多出现。这个月,来自“三区三州”的喜讯不断——

  新疆喀什地区1.1万名脱贫监测户、边缘户正式上岗,成为乡村道路护路员,在奔上“致富路”的同时,“四好农村路”管护短板也得以补上。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和田县塔瓦库勒乡巴克墩村的育苗大棚里,生机盎然的辣椒苗陆续被移栽到附近的大田。

  在海拔2800米的青海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边麻沟村,游客们陆续来这里的花海景区领略美景。村民进入了“新农忙”季节。

  贫困问题是制约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突出短板。人们正以饱满斗志,在深度贫困歼灭战的战场上,向绝对贫困发起最后攻势!

  盯住靶心绷紧弦!只争朝夕攻下最后的深贫堡垒

  四川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村民吉好也求,不久前悔亲了。还是在大女儿吉好有作小时候,他曾替女儿定下一门“娃娃亲”,千百年来这在大凉山很寻常。

  “观念进步了,女儿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另一半。”吉好也求说,“孩子们要好好读书,做他们喜欢做的事。”

吉好也求的大女儿吉好有作在四川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新居小卖部里搬饮料(2019年2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吉好也求的大女儿吉好有作在四川昭觉县三岔河乡三河村新居小卖部里搬饮料(2019年2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观念的变化来自命运的改变。去年,吉好也求一家搬进新居。房子从20平方米变成100平方米,还有了卫生间和厨房。通过搞养殖、打工和经营小卖部,当年全家人均纯收入超过1万元。

  两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这里调研时,村里的路上都是泥巴,村民家里烧着火塘。如今通村路全部硬化,电炉取代了火塘。这个月初,三河村的9个扶贫安置点全部完工,贫困户全都搬进了新房。

  住进新居、有了新产业,就开启了新生活。随着大凉山脱贫攻坚进入“最后一公里”,这块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将全面完成最后7个贫困县摘帽、300个贫困村退出、17.8万名贫困群众脱贫的任务。

吉好也求带着女儿吉好有果到四川西昌市天立国际学校报道。吉好有果今年上小学四年级(4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吉好也求带着女儿吉好有果到四川西昌市天立国际学校报道。吉好有果今年上小学四年级(4月20日摄)。 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时间分分秒秒,目标步步逼近。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进一步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集中发力,狠抓政策落实。

  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部署脱贫攻坚战最后一年工作时,把继续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作为第一项任务,要求落实脱贫攻坚方案,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狠抓政策落实。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工作从‘百米冲刺’变成了‘110米跨栏’。”中国扶贫发展中心主任黄承伟说,“但冲刺的终点没有变,最后的冲线时限没有变,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的信心决心没有变!”

  面对新挑战,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加大剩余贫困县和贫困村攻坚力度。“实现脱贫目标就补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突出短板。”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国务院研究室主任黄守宏说。

  中央各部门瞄准靶心不放松、不停顿、不懈怠——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围绕“三区三州”,聚焦重点地区、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强化监督;

  财政部已累计下达今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396亿元,重点向“三区三州”等倾斜;

  国家卫健委加大对“三区三州”等支持力度,深入实施重点传染病地方病综合防治攻坚行动;

  民政部和国务院扶贫办联手开展社会救助兜底脱贫行动,扶贫政策、项目、资金、人才继续向这里倾斜;

  水利部对还未全部解决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的四川凉山州和新疆伽师县挂牌督战,确保在6月底前解决;

  银保监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努力实现“三区三州”各项贷款平均增速高于所在省份贷款增速。

3月22日拍摄的新疆阿克陶县现代设施农业产业扶贫基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3月22日拍摄的新疆阿克陶县现代设施农业产业扶贫基地(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

  “三区三州”所涉6省区,也正在凝心聚力战贫——

  在大凉山,美姑县瓦古乡的扶贫干部彭杨走村串户发动留守妇女生产手工皂,他买了一辆二手车,已经在“搓板路”上跑了近3万公里;

  在新疆和田市,吉亚乡苏亚兰干村第一书记木合塔尔·吾守尔忙着逐户走访了解脱贫情况,确保农户稳定增收;

  在云南怒江州,来自广东珠海市香洲区第十二小学的梁伟明,正在教大兴地镇格力小学的孩子们认兰花、种兰花,希望激发他们“像兰花一样的美好品质”;

  在甘肃临夏州,临夏县刁祁镇多麻村第一书记周山晖参与县里组织的脱贫攻坚验收核查,村里谁家堂屋有裂缝、谁家孩子不想念书,他都心里有数;

  ……

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村民在盘绣园内制作盘绣(2019年9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宏祥 摄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村民在盘绣园内制作盘绣(2019年9月4日摄)。新华社记者 张宏祥 摄

  奋战在一线的广大扶贫干部,把青春和汗水挥洒在这片热土!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克里·布朗日前表示,特殊时期下中国没有给实现脱贫攻坚目标打折扣,体现了中国政府以人为本的理念和责任担当。

  “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时光流逝中,脱贫攻坚最终胜利那一刻即将到来,历史终将铭记这个特殊之年人们付出的每分每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