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影院昆明大悦城店给影厅消毒 记者 周明佳 摄横店影院昆明大悦城店给影厅消毒 记者 周明佳 摄
话剧《白鹿原》延期话剧《白鹿原》延期

  云南的中小学将逐步开学,昆明各大剧院、歌舞剧团、电影院何时能开门迎客?因疫情停业至今已3月有余,原本排片的话剧和歌舞、上线的影片场次在3月底被紧急叫停,计划打乱,恢复营业无法预期。橙天嘉禾影城天津万象城店无奈选择4月17日闭店,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等纷纷退票重排档期,昆明的情况如何?剧院、剧团和电影院还能支撑多久?

  现如今

  剧院

  涉及国外剧团的退票国内剧团的调整档期

  因属于封闭型室内场所,剧场及影院仍未“解封”。昆明剧院已完成除剧场外的复工,尽管剧场未营业,员工们也正忙于退票和调整演出档期,“春节前已经有10场演出开票,现在涉及国外表演团的要退票,国内表演团的要改期。”在日前发出的演出延期推文中,话剧《白鹿原》由原定五一假期延期至8月底,而备受期待的胡沈员作品、现代舞剧《流浪》则由5月中旬延期至7月下旬,观众可选择对应新场次观看或原渠道退票。

  “疫情一来,就把所有计划打乱了,我们只能不断调整。”昆明剧院总经理胡明霞介绍,昆明剧院涉及演出剧目的70%都来自国外剧团,由于全球疫情蔓延,外籍人士进入中国的审批手续非常严格,增大了不确定性,截至今年9月的表演都已取消,仅剩国内剧团在准备名单中,昆明观众观看国外剧团表演的可能性将很低。

  这边剧院积极调整,那边剧团也在努力准备。云南省京剧院的艺术家们无法聚集排练,纷纷利用个人时间在家练功,以保证业务熟练。由于计划排演的剧目已于去年定下,受疫情影响而暂停演出,让演职人员们措手不及。除了努力练功,剧团也在对接剧院,一旦恢复开放,剧团将会按照原计划紧锣密鼓地排演剧目。将云南名片推向全球的《云南映象》,在结束了艺术剧院的合作后回到专属场地“云南映象大剧院”,艺术家杨丽萍也已带领团队在大理开始排练新剧。这部新剧有非常多的分场景,演员近百人,今年2月已投入排练,场地全面消毒、人手一个口罩,为演员的健康做足保障,各地观众拭目以待。

  影院

  部分已憾然离场多数仍苦苦支撑

  同为封闭型室内场所的影院也在辛苦支撑。在3月27日晚间,国家电影局紧急通知全国影院暂不复工前,昆明多家影院已上线排片表,推出优惠票价吸引观众回到影院,“下午刚办好复工手续,晚上就通知暂停了。”昆明院线从业者们很无奈,但又表露出对疫情控制的理解。

  百老汇影院昆明区域经理、昆明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会长陈杰感叹:“我们行业里大多人都还在坚持,但是难度真不小。场地物资储备和消杀是必须的,只是难免想什么时候才到头啊!”陈杰透露,零收入让大多影院只能发出最低工资,一些影院里离职的员工不在少数,“我们也理解员工们养家还贷的压力,这也是影院人的现状。”

  据电影行业资深经理人预测,延续停业影响下,扛不住风霜的一批中小影院将会倒闭。3月13日,CGV影城长春万豪世纪店宣布影城进行产权变更,即日起停止运营;4月16日凌晨,橙天嘉禾影城天津万象城店负责人在天津电影群发布长消息,回顾过往并宣布闭店。陈杰向市民传递出放心的信号:“电影院内的消毒很到位,加上隔排隔座的售票方式,这个空间内是安全的。恢复营业后,大家可以戴上口罩放心地来看电影!”

  业内声音

  希望相关部门帮文化行业渡难关

  无法预计的等待中。昆明剧院正在谨慎地制定未来的演出计划,工作人员们与剧团提前商量着档期,但迟迟不敢正式开票,“一场演出需要提前进行报批、宣传、开票,重排档期和退票的压力很大,有的观众不理解就会投诉,我们只能一遍遍解释。”胡明霞的感受代表了大多数剧院从业者:“改期或者退票都是小事,剧院停业期间面临的经济压力才让人睡不着觉呢!”她粗略计算,剧场空置的维护成本和职员工资是不小的成本,“在经济受影响时,市民定会放弃一些非必要的支出,所以文化行业将受到非常大的冲击,这样下去只能再撑几个月了。”她期盼,相关部门能够给予政策上的优惠和一定的扶持,帮文化行业渡过难关。

  陈杰也有同样的期盼,虽然得到了商场的租金减免优惠,但由于各影院情况不同,无法预测昆明是否也会出现影院闭店,“只要开放营业,市场就会逐步恢复,影院也是政策信息传递的重要渠道,很多正能量宣传短片也是提升市民信心的好渠道。”

  寻新路

  新剧目宣扬抗疫通过线上互动涨粉

  危机带来了危,也产生了机,影剧院努力寻找生存新路,剧团也在积极收集创作素材。

  云南省京剧院在排练剧目的同时认真进行案头工作,一边收集抗疫先进事迹,一边进行传统经典诗歌再创作。3月初,该剧院艺术工作者们将《送瘟神》编创成为京剧歌曲并演唱,表现了中国人民面对疫情的乐观和从容不迫,该曲经缅甸仰光中国文化中心翻译配制字幕,将抗疫必胜的信念传达给缅甸同胞,发挥了云南面向东南亚的积极作用,收到了中缅两国人民的积极回应。同时,云南省京剧院还与北京和上海两地的京剧院交流,学习演员通过视频进行唱段互动等线上京剧不停歇的“新玩法”。

  维持成本平衡的压力也让影院开启了“线下转线上,跨界

  他山之石

  前沿国有剧院暂停迎客但艺术不息

  疫情之下每个行业的每个人都是时代的亲历者,文化行业更需要坚持并且记录下时代。国有剧院作为演艺行业的主力军,在“抗疫救艺”期间的行动可以成为云南文化行业的借鉴范本。

  国家大剧院是亚洲最大的剧院综合体,中国最高表演艺术中心、国家级标志性文化设施。暂停营业期间,国家大剧院携旗下唱片厂牌NCPA Classics联合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拿索斯音乐集团、中国唱片集团五大国内外唱片公司,共同发布以抗击疫情为主题的线上公益系列作品“音乐的力量”,并发布原创歌曲《姐妹兄弟》等“同舟共济战疫情·国家大剧院在行动”系列文艺作品,展开“线上艺术放映厅专区”播放10部经典舞台艺术影像,邀请知名艺术家、乐评人开设艺术直播课,分享剧目创作演出的台前幕后,普及艺术小知识。

  上海大剧院是国内建成的首家国际性高等级综合剧院。受疫情影响,今年原定的700场演出已取消过半,取而代之的是检修硬件和重排档期等工作,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从2月起推出线上课堂“在线一刻”,浓缩近5年的课程精华。

  广州大剧院是目前华南地区最先进、最完善和最大的综合性表演艺术中心。在延迟和取消2020演出季后,线上“名家讲坛”与粉丝云见面,“看你怎么宅”“公益戏剧《等待戈多》”“云尚艺术下午茶”“线上读剧会”等板块连接起了艺术家和粉丝,培养了稳定的用户群体,也孵化出艺术创新和传播的新媒体途径。采访统筹 晋娜 记者 杨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