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宋某红与钱某因男女关系问题,宋某红邀约另外2名老乡到钱某家里,采用殴打、辱骂等方式,逼迫钱某写下8万元欠条,并当场向钱某索要2万多元。不仅如此,宋某红还拍下钱某的裸照进行威胁,要求钱某尽快补足剩余款项。近日,昆明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宋某红等3被告人分别犯敲诈勒索罪,各被判处3年徒刑,并各处罚金1.5万元。

  2019年3月2日下午3点左右,宋某红等人当场向钱某强行索要2万多元,逼迫钱某通过支付宝、网银的方式向宋某红转账6100元,并当场强行搜取被害人钱某存放于随身钱包内的现金750元。

  随后,宋某红等3人在逼迫索取剩余尾款未果的情况下,宋某红拍摄钱某的裸照,继续逼迫钱某借凑剩余尾款。

  当天下午5点左右,公安机关接钱某家属电话报警后,到现场将宋某红、宋某伟、王某肖抓获。

  公诉机关指控:宋某红等3被告人分别构成犯敲诈勒索罪。

  五华法院审理认为:宋某红、宋某伟、王某肖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他人钱财,数额达人民币8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3被告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属于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3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本案中被害人钱某具有过错,对3被告人可以从轻处罚。

  于是,五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宋某红、宋某伟、王某肖分别犯敲诈勒索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各处罚金1.5万元;赃款继续追缴。

  宣判后,3被告均不服,向昆明中院提起上诉。其中宋某红上诉称:被害人存在过错,她拍受害人的裸照是为了泄愤,并非为了勒索财物。本案应为犯罪中止,犯罪金额只应认定为21450元;本案应区分主从犯,其应认定为主犯;原审量刑过重,希望二审法院从轻判处。

  昆明中院审理认为:3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辱骂、拍裸照等威胁方式,敲诈勒索他人财物,且数额巨大,3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本案属于一般共同犯罪,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当,不宜对主从犯予以区分。3被告人所提应区分主从犯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3被告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属于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宋某红提出本案系犯罪中止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不予采纳。宋某红提出其是为了泄愤而拍裸照,并非为了敲诈勒索以及敲诈勒索的数额应认定为21450元的上诉理由,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于是,昆明中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柏立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