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当事人只需要承担4名非景区工作人员的相关费用呢?公共救援费用和有偿救援费用究竟该如何划分才合情合理合规呢?

  6月初,安徽黄山风景区对一名擅自进入景区未开发开放区域被困的游客进行了救援。近日,黄山风景区管委会要求王某某承担部分救援费用,这次救援因此成为《黄山风景名胜区有偿救援实施办法》实施以来的首例有偿救援行动。(6月23日《中国之声》)

  黄山是从去年开始实施有偿救援制度的。根据2018年1月1日起实施的《黄山市实施〈黄山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办法》规定,对违规逃票私自进入或不听劝阻擅自进入未开发开放区域,陷入困顿或危险状态等情形,求救的游客或驴友,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

  伴随着驴友因任性而遇险的事情频发,有偿救援也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当驴友陷入险境时,公共救援的确责无旁贷。但这种责任并不是无底线的兜底,如果当事人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比如出现逃票擅自进入、闯入未开发区域、未按指定路线游览等违规行为,那么其本人显然也该为自己的过错买单。如此才能体现出权责对等,才能保障公共资源的公平性质,同时也起震慑作用,倒逼每个驴友别任性胡来。

  有偿救援可以说是大势所趋,然而有偿救援的“账”该怎么算清还需要进一步讨论。此次黄山有偿救援非常值得肯定的一点,即本着“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理念,坚持先救援、后收费的原则。不难发现,唯有“救援第一,有偿第二”,有偿救援才能避免给人以“拿生命挟价”的观感、遭遇道德指责,有偿救援制度才不会异化。因此,先救援、后收费的原则理应成为有偿救援制度的基本内涵。

  此次有偿救援的不足同样显而易见。据悉,此次救援累计发生费用15227元,其中由当事人王某某承担的有偿救援费用3206元,主要为参与救援的4名非景区工作人员劳务、交通、误餐等费用。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当事人只需要承担4名非景区工作人员的相关费用呢?公共救援费用和有偿救援费用究竟该如何划分才合情合理合规呢?

  更具体的问题还有,有偿救援如何避免漫天要价?有偿救援费用超出了当事人的心理预期,以至于出现无法支付或拒绝支付的问题又该如何处理?如果在救助过程中出现另外的人员伤亡,当事人又该承担多大的责任?尽管此次有偿救援很圆满,并没有出现其他的纠纷,但考虑到救援驴友的风险性,此类细节问题无疑都是潜在的,需要一一捋清,作出完善的制度性回应,方能在执行过程中避免“肠梗阻”。 (刘孙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