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是联合国确定的“国际生物多样性日”。5月21日,结合开展5·22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专题宣传活动,云南省生态环境厅联合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和昆明动物研究所发布《云南省外来入侵物种名录(2019版)》(以下简称《名录》)。

  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高正文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外来入侵物种是指在当地的自然或者半自然生态系统中形成了自我再生能力、可能或者已经对生态环境、生产或者生活造成明显损害或者不利影响的外来物种。最近,联合国发布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指出,1970年以来每个国家入侵的外来物种数量增加了约70%,外来物种入侵已成为过去50年对全球生态系统产生严重影响的五大因素之一,而被关注、重视和防治程度又往往低于栖息地破坏、过度捕捞、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等其他因素。

  高正文强调,云南地处中国西南高原地带,特殊的地理位置,复杂的地形地貌,独特多样的气候环境,为不同生境需求的动植物提供了多样的生态环境,孕育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同时,云南与缅甸、老挝、越南接壤,边境线长4060公里,涵盖从热带到寒带各种生态系统类型,对外交流和进出口贸易历史悠久,边境地区人类活动频繁,对云南的自然生态系统和植被的干扰较大,使得云南成为我国外来物种入侵的“重灾区”。据马金双和李惠茹2018年编写的《中国外来入侵植物名录》记载,云南有外来入侵植物300余种。原环境保护部联合中国科学院发布的《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一批至第四批),云南已查明有紫茎泽兰、飞机草、薇甘菊、凤眼莲、非洲大蜗牛、克氏原螯虾、福寿螺、尼罗罗非鱼、巴西龟等入侵物种49种,占名单总数(71种)的69%。这些研究成果为我省开展外来入侵物种防控提供了很好的依据。但是,仍存在调查不充分,数据不全、不准确等问题。为系统评估云南省外来入侵物种种类及其危害,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和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昆明动物研究所等单位参照国家的评估方法组织编制了《名录》,并经国内外相关分类学专家审定。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所长孙航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名录》编制工作是在《云南省生物物种名录(2016版)》、《云南省生物物种红色名录(2017版)》的基础上,以云南省分布的外来入侵植物、动物为对象,采用《云南省生物多样性条例》关于“外来入侵物种”的定义,主要依据《中国入侵植物名录》(2013年、2018年)划定的入侵等级标准,通过现有资料和数据的整理整合,补充近年来的野外调查结果,建立云南省外来入侵物种数据库;通过综合分析和专家审核相结合的方法,系统整理和编制形成《名录》。并对云南省外来入侵植物的危害现状进行评述,如对生物多样性的危害、对农林渔牧业的危害、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对景观的危害、对生态环境的危害等,并提出相应防控方法及潜在的应用建议。

  孙航指出,所有入侵物种可划分为恶性入侵类、严重入侵类,局部入侵类、一般入侵类和有待观察类5类。恶性入侵类是指在省级层面上已经对经济和生态效益造成巨大损失和严重影响,如紫茎泽兰、小管福寿螺;严重入侵类是指在省级层面上对经济和生态效益造成较大的损失与影响,如牛膝菊、美洲大蠊;局部入侵类是指没有造成省级层面上大规模危害,如粉绿狐尾藻;一般入侵类是指生物学特性已经确定其危害性不明显,并且难以形成新的发展趋势的入侵生物,如欧洲千里光;有待观察类是指目前没有达到入侵的级别,尚处于归化状态,或了解不详细而目前无法确定未来发展趋势的物种,如珊瑚樱。

  高正文说介绍说,《名录》收录了境内发现的蕨类植物、种子植物、软体动物、甲壳动物、昆虫、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哺乳类等类群的外来入侵物种441种4变种(植物321种4变种、动物120种)。其中:

  Ⅰ级恶性入侵类:有33种(植物31种,动物2种),如:紫茎泽兰、飞机草、微甘菊、肿柄菊、凤眼蓝(水葫芦)、褐云玛瑙螺、小管福寿螺;

  Ⅱ级严重入侵类:有82种(植物42种,动物40种),如:仙人掌、巴西含羞草、野茼蒿、美洲大蠊(蟑螂)、草地贪夜蛾、红火蚁、克氏原螯虾(小龙虾)、大银鱼、牛蛙、红耳龟;

  Ⅲ级局部入侵类:有99种2变种(植物48种2变种,动物51种)如:山扁豆、牛茄子、北美车前、象草、双穗雀稗、马铃薯块茎蛾、米扁虫、莫桑比克罗非鱼、大锷龟;

  Ⅳ级一般入侵类:有68种(植物57种,动物11种),如:波斯菊、大麻、紫茉莉、西番莲、苦苣菜、万寿菊、咖啡豆象;

  Ⅴ级有待观察类:有159种2变种(植物143种2变种,动物16种),如:荞麦、合欢草、凤仙花、蓝桉、灰喜鹊、麝鼠。

  其中,对生态环境和经济发展影响程度较大的恶性入侵类和严重入侵类有115种,占全部入侵种类的26.1%。高正文专门还介绍了今年入侵云南、近期迅速蔓延我国南方11省的草地贪夜蛾有关情况。

  孙航说,云南省记录的外来入侵物种,有一半来自于美洲、欧洲、热带亚洲、中亚、西亚及地中海地区、非洲、澳洲及国内其他省区,其中对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影响程度较大的恶性和严重入侵类有115种,占26.1%。外来物种主要通过三种途径入侵:自然扩散,如紫茎泽兰随公路沿线扩散进入云南境内;无意引入,如美洲大蠊(蟑螂)随进出口商品贸易带入;有意引入,如马缨丹作为观赏植物引进、银鱼因水产养殖而引入。目前,主要通过物理、化学、生物以及综合治理方法来防治外来入侵物种。

  高正文指出,本次发布的《名录》是迄今为止最全面、最准确、最权威地反映云南外来入侵物种的基础性研究成果。为今后开展外来入侵物种宣传和教育、监测及预警、研究与防治等相关工作提供了科学依据,对加强我省生物安全管理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高正文介绍,今年 “国际生物多样性日”的主题是“我们的生物多样性,我们的食物,我们的健康”。他强调说,地球上交织分布着森林、草原、湿地、溪流、河口和海洋等各类生态系统,这些生态系统为所有生物的生存提供了必要的资源和环境支撑。对人类来说,生物多样性具有供给、调节、文化和支持四大功能,具体而言就是为人类提供食物药物和各种材料、调节空气、净化水土、提供艺术与文化美学享受、支持营养循环和传粉等。

  高正文说,生物多样性直接为人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也为农业发展提供了必需的种质资源。远古时期,人类靠狩猎和采集生活,所有的食物都来自野生生物资源。随着人类从游牧状态过渡到固定生活并且开始形成定居地点,人们开始采集诸如小麦和大麦之类的野生植物种子并学会了驯化选择植物,由此出现了农业。同时,以放养绵羊、山羊、牛类等为基础的畜牧业也逐步发展起来。目前,全球有6000多个粮食作物品种、有4000-5000个家畜品种,还有大量的野生近缘种为农业品种提供了重要的遗传资源保障。例如,野生稻对培育新的抗病性更强、产量更高、适应性更好的杂交水稻的贡献就充分说明了野生近缘种种质资源对粮食安全的重要性。

  高正文指出,人不仅要吃饱、吃好,还要健康地生活。生物多样性一方面为人类提供了干净的水、清洁的空气、肥沃的土壤和优良的生产生活环境;另一方面又为人类提供了预防疾病发生、减轻病痛和治疗疾病的药物,比如,《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和藏医药、傣医药、蒙医药、维吾尔医药四大民族医药都与生物多样性密不可分,其中有2500年悠久历史的傣药达上千种,大部分是热带雨林植物。研究表明,发展中国家居民依靠来自于自然资源的药物高达80%。现代医学很大程度上也必须依赖生物多样性,比如2000多年来,我国一直用黄花蒿治疗发烧,1972年其活性物质青蒿素被提取出来并被鉴定为强效抗疟药,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

  高正文强调,随着全球人口的剧增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为了解决食物和健康问题,人们通过砍伐森林、占用草原和湿地等生态环境来扩大种植面积,通过育种、品种改良来改善农作物和家畜的品质,通过施用大量的化肥、农药来增产稳产,通过改进栽培方式如农膜、大棚等技术甚至转基因来提高粮食产量,通过生产药品、保健品来治疗疾病或改善健康。这些方法和技术,在给人类带来福祉的同时,也给自然界带来了大麻烦。5月6日,联合国指出,目前约有100万种动植物物种面临灭绝威胁,其中许多物种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灭绝。当前物种灭绝的速度比过去1000万年的平均值高出成百上千倍,而且正在加速。生物多样性的锐减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粮食和健康安全。

  高正文指出,人是自然的产物,人类的食物和健康、生存和发展都离不开生物多样性。因此,保护生物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的家园,就是保护人类自己。下一步,将重点抓好以下工作:认真贯彻落实《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条例》和《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2012-2030年)》三年实施方案。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观测和评估,制定《云南省生物多样性白皮书》;建立健全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加强珍稀濒危和特有物种拯救、恢复和保护;加强种质资源保护,积极推动生物资源可持续利用;加强生物遗传资源保护,探索建立生物遗传资源获取与惠益分享管理制度,扩大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试点;加强生物安全管理,组织开展外来入侵物种防治;加强野外监测平台和基础信息数据库建设,建立云南省生物多样性大数据管理平台;继续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减贫示范,加强与周边国家开展跨境生物多样性保护合作;建立各类自然保护地和生态保护红线监管制度,严格加强自然保护地、生态保护红线和生物多样性的监督管理。认真筹备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按照国家有关要求,认真履行云南义务,配合做好会议筹备工作,确保大会安全顺利举办,使大会成为一届圆满成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缔约方大会。广泛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宣传教育。结合举办《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的机会,充分展示云南在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取得的经验和成果;着力提高机关干部、企事业职工、社会公众生物多样性保护意识、知识和技能,推动生物多样性在全省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环境保护等方面的主流化,不断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能力和水平。

  高正文最后强调,生物多样性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物质条件,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是生态安全和食物安全的重要保障,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国际社会普遍认为,谁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谁就拥有未来发展更多的选择权。云南是全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份,是我国的生物多样性宝库和西南生态安全屏障,加强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安全建设事关民族发展、国家利益。云南将以举办COP15为契机,进一步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为把云南建设成为中国最美丽省份和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作出新的努力和贡献!

  新闻发布会上,云南省生态环境厅有关处室的负责同志和昆明植物研究所、昆明动物研究所的有关专家就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问题回答了媒体提问。

  据了解,为纪念“5·22国际生物多样性日”,除新闻发布会外,云南省生态环境厅还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生物多样性保护宣传活动。

  (来源:云南省生态环境厅)